IMG_9031

上周五TalkingData宣布获得了由麦顿资本领投,软银中国资本参与的B轮融资,金额和估值具体没有透露,但本次估值超过了之前被雅虎收购的Flurry。TalkingData CEO崔晓波,麦顿和软银的相关负责人随后向我们介绍了更多信息。

麦顿可能是一个创投圈较为陌生的名字,它主要关注后期的投资,而且之前的投资也是偏重传统零售业公司,所以之前在国内的曝光率并不是很高。A轮投资者北极光创投并没有加入本轮,据崔晓波介绍,主要是因为要少稀释一点公司股份,优化公司的组织结构,暂时没有更多的股份拿出来给战略投资者。

在创建三年之后就进入B轮可以说是很快的,崔晓波认为TalkingData具有壁垒,而两个投资方分别认为TalkingData对传统零售业具有重大潜力,以及TalkingData可能会最终做成一家平台级别的公司,这是他们两家投资的理由。

崔晓波说,首先,大数据的壁垒是很高的,一般的创业团队是不能进入的。进行机器学习和数据托管,SaaS的投入,在机房带宽等方面都需要大量的前期资金;另外,商业模式在他们出现之前也不清晰。一般的创业团队可能会致力于发展更加固实的,小切口的垂直领域数据分析,而TalkingData这样在水平方向发展的团队是比较少的。

再有就是时机上的问题。2011到2014年正是移动互联网成长最快的三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网民数量,行为以及移动生态的打造都是在这三年完成的。在2011年,工具类应用还占优势,2012年手机游戏已经异军突起,到了2013年已经形成游戏生态。现在往后都是巨头收购成功的创业公司,变成了巨头垄断的市场。TalkingData因为进入较早,目前已经覆盖了8-9亿台设备,1万个应用,这样的平台基本不会再出现了。可能有30-50家公司正在复制其模式,但距离他们都非常非常远。

第三,在做数据的公司坚持中立并不多。他认为可以后来居上追上友盟,一个是因为友盟自身的策略有问题,他们转型做广告了,很多渠道和广告商因此排斥他们。如果要做跟踪,只能找TalkingData这样的平台,因此中立性是不可替代的。(在我们今年早些时候的访谈中,他有过更加详细的描述)

崔晓波说,TalkingData一部分员工来自甲骨文出来创业的那些人,他们在企业合作,客户方面的积累就超过纯粹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团队。未来小的团队在细分领域还有一些空间,但是变现出口很有限。小团队最终会被BAT,要么干脆就是被TalkingData收购。

麦顿认为,他们在消费品领域已经做了十来年的投资,也会投资技术,科技,媒体领域对消费品的市场营销有帮助的公司,此前也投资过分众传媒。传统企业要如何利用好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不是说做了电商平台或微店,或者是开微信公众号就解决了问题。在客户沟通,应用方面的细节问题是很多的。一些连锁消费品企业也希望数据公司能够做解决方案给他们。

软银认为,大数据是未来全行业发展创新需要的基础工具。他们希望在这个领域能够投资到一个平台级别的企业。现在做这块业务的公司有很多,但很多公司做的不是平台的事情,TalkingData是他们当中最有潜力做成平台的企业之一,团队现在的打法和发展思路,不是看眼前的短期利益,而是有比较长远的战略和规划,有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之内发展的框架,要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打造一个平台。从软银中国基金的风格来看,之前投过阿里,分众传媒,PPTV等这些都是平台级别的企业。软银的理论是,如果行业是一棵树,那么投到的公司应该是树干,而不是树枝或者树叶,就算非平台团队的业务做得再大,也只是一片比较大的树叶而已。所以从投资逻辑的角度,软银看重的是TalkingData可能成为平台的潜力。

资金已经被用于国际化扩张

这些资金的用途会是怎样?其实早就已经定好。崔晓波称,TalkingData过去一年已经开始国际化进程,在海外做了大量的媒体投放,演讲,沙龙等推广活动。他们已经收购了一些针对美国本土客户的下游创业团队,并将其转化为在美国的分公司。但收购对象需要等一两个月才披露。在加速国际化之前,TalkingData做了十个月的谈判买下了.com域名,并依据国外用户的习惯对多数产品进行了改版,提供更直观和可视化的报表和统计服务。

崔晓波认为,中国团队在算法,运营模式等方面的探索都优于国外团队。在国外一些应用还依靠付费下载赚钱的时候,中国比较恶劣的运营环境成了应用盈利模式的试验场。另外,对数据统计服务的需求是全球通用的,并非跟当地文化有很强的关联。他还说,外国公司也不完全是高大上,很多国外的公司有抄袭他们的产品以及业务模式。

他说,目前,游戏运营分析,广告监测这些主力产品是国外用户用得比较多的,因此发展重点放在这方面收入最高的国家,即中,美,日三国。日韩两国用户习惯需要更加本地化的定制,因此未来将在这两国开设办公室专门做本地化工作。

注:因画幅所限,题图中有崔晓波(左一)和麦顿的负责人,未包含软银负责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