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照方变通措施遭广电镇压,iCNTV 再现“布拉格之春”

shutterstock_165940943

关于智能电视的监管与反监管的攻防战进行到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不要脸的阶段。

广电总局于8月20日上午约谈国内七大互联网电视牌照方,约谈内容涉及目前互联网公司推出的智能电视UI。总局表示,只有牌照方的UI才是合规合法的,暗指未来互联网电视产品必须安装牌照方UI。小米、乐视因版权问题被重点批评,华数也被点名批评,原因是天猫魔盒存在发售违规和服务器存在不良内容问题。

近两个月,广电总局下达了关于互联网电视的一系列监管措施,设计互联网电视版权管理、视频网站以App形式入驻智能电视等多个层面问题。广电总局规定,电视盒子产品不得设立视频网站专区,视频网站不能设立内容平台,只能向播控平台和内容平台提供内容。

乐视被传被广电总局暂停了和所有牌照方的合作,随后紧急辟谣。但两次被点名批评过后,乐视被大量负面新闻冲击。乐视网(SZ300104)在8月21日临时停牌,当天有消息称乐视TV、盒子集成的iCNTV和华数TV播控平台接口已经被关停,用户要求退款980元服务费的呼声激烈,部分用户已经拨打315热线要求乐视退款,“乐视TV及其乐视模式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这次披露的内容对乐视是“致命性”打击。乐视连发两条长微博,继续紧急澄清。在停牌期间,消息未对股价带来冲击。

乐视向用户收费的增值业务模式,是机顶盒项目赖以生存和盈利的主要手段。每年980元的年费在第一年,必须和电视捆绑销售。我们的办公室里面有一台乐视TV,根据我们目前实测的情况来看,似乎一切还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谁也说不准以后会怎么样。

周末,网络开始流传一篇名为《十问广电总局》的文章。文章以乐视网的角度,言辞激烈的从十个方面质问广电总局,称其对乐视TVUI违规违法批评不当。《投资快报》援引网友评论称“乐视到生死存亡局面了,开始发飙了”。

iCNTV 的暧昧:牌照方不能有慈悲之心

7月中旬,广电总局约见七家牌照方高层,措辞空前严厉:“后续哪家不按总局要求做,就收回牌照,不带好头,就处理,如果七家都违规,就暂停互联网电视业务。”

小米和乐视的UI是基于安卓平台设计,直接对广电所推的TVOS构成了挑战,——不过也可以认为广电不在乎TVOS怎么样,而特别在乎当年那个“可管可控”的死命令,——所以广电干脆就以约谈的形式来告诉参与者:你们不能这样做。

……这就好像是一群小孩子在一起玩游戏,其中一个孩子王看见自己眼看要输了,就上去一把把牌局给搅乱,说这局不算,我们重来。

不过乐视和小米都是依托未来电视也就是iCNTV进行版权内容的对接,这就使得未来电视在其中的角色显得颇为耐人寻味。之前我也搞不清楚,未来电视跟广电同源,尤其是央视也是广电总局最大的利益相关方,为什么它会在广电与互联网企业的博弈之中,态度表现得如此暧昧

可是现在看这种态势,我不得不承认在未来电视的那些人当中,似乎确实有一些,对于广电总局的态度是看不惯的。

在半个月前举办的TC北京峰会上,企业级应用的圆桌论坛中,TalkingData的蒋奇也告诉我,他们的其中一个大客户就是央视,并且指出央视对于接受新技术和新媒体,一直都持比较开放的态度。

如果没有未来电视的话,可能小米和乐视的发展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事实是作为牌照方,未来电视对两个盒子大开便利之门,让它们成为人们心目当中真正的互联网电视应该有的样子。小米和乐视两家也希望寄托盒子这种产品,不断的扩散包括游戏在内的其他功能,把它变成一种家庭娱乐中枢。

这梦想随着广电总局的几道金牌,可能面临着应声破碎的危险;而这也宣布未来电视的这种宽松且自由的牌照授权制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从今以后,牌照方不仅是简单地提供许可,还同时应该担负起监管方的责任,否则广电总局将随时收回牌照;但是如果说广电收回的是中央电视台的新媒体牌照的话,那无论如何都会有讽刺的意义,也是一个非常难看的局面。

这种情况非常像6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让社会主义具有更加“人道的”姿态,随后这种改革被苏军和华约成员国的坦克无情的碾碎。

“吃透政策”的百视通:以游戏机突围

与未来电视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百视通显然已经找到了在广电现有政策之下,进行盈利最大化,同时能够和谐共生的方法。

在电视机顶盒方面,百视通表现得像是个温顺的小媳妇。他们毫不打折扣的推广TVOS,同时自己发布的广告战略,也可以和任何一个机顶盒系统相兼容。他们最近投资了移动广告策略公司艾德思奇,并且毫不讳言地指出,未来将会使用其广告投放和分析技术,来优化在自己平台上的广告投放,这包括贴片广告,开机启动时的画面,在节目单旁边显示的广告等等传统广告位置。百视通希望这些广告能够做成互动形式,也就是根据用户的地理位置,收看时间,年龄等等因素进行优化,在用户看到这个广告的时候,可以按一下遥控器上的按键,直接驱动购买。

百视通的COO陈浩源也在我们的TC北京峰会上向大家描述了这样的愿景。既然电视就只是电视,那么对于电视以外的那些娱乐内容——实际是互联网内容,百视通也并非毫无考虑,它选择了跟微软的Xbox合作,为其提供互动内容支持,并且与微软共同展开促销。

游戏机在本质上,现在已经和电视机顶盒没有什么区别,都可以运行一些第三方的,互联网上提供的互动内容。充其量,也就是中老年人会买电视机,但不会买名为游戏机的设备,即使能做的工作都一样;但这样的人群迟早也会让位给完全懂得个中滋味的年轻人。

但是在中国,不知为何,两者的管理部门就是不一样。前一段时间,国务院刚刚收回广电对游戏内容的批准权,改由文化部单一进行管理。回到当年《魔兽世界》进入中国时审批的那段时间,文化部和广电总局合并前的新闻出版总署两家互相展开争斗,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广电被收回游戏机方面的审批权,这意味着至少在最近一段时间之内,游戏机上可以附着的娱乐内容,就像是电视机顶盒一样,却又不用受到广电的掣肘。

可以说,百视通面临的唯一困难就是Xbox卖的太贵了。但是他们的思路是完全正确的。包括阿里在内的一些巨头,已经在研究基于安卓的游戏机产品。也许,如果小米和乐视的机顶盒政策受到广电总局的重创,那么这些一开始就把赌注放在游戏机方面的厂商,可能会守候并抢夺胜利果实,占领这个曾经由小米和乐视教育的市场。

题图:Shutterstock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