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北京现场报道】OurCrowd CEO Jonathan Medved :畅谈股权众筹新趋势

IMG_5247

2014年TechCrunch国际创新峰会·北京站活动8月11日早10:00在北京朝阳规划艺术馆隆重开幕。动点科技和TechCrunch中国作为大会主办方,对本次活动进行全程报道。

OurCrowd CEO Medved被认为是对以色列科技创业帮助最大的美国人之一,他参与合伙创办的OurCrowd用众筹的方式帮助以色列的创业公司,是以色列重要的科技进步的推手。

在股权众筹服务OurCrowd申请项目时,投资者获得所投资对象的有限合伙权,并享有优先权和防稀释等权利。OurCrowd会派人进入融资的创业团队的董事会,成为普通合伙人(GP);OurCrowd还会使用自筹资金以及其他风投资金混合投资,还包括收费管理等方式。

Medved介绍说,以色列在创投环境的很多方面排名都是非常高的,研发开支占GDP的百分比是非常高的。以色列高科技公司今年大概获得了30亿美金的投资,分布于700多个不同的公司中。以色列只有800万人,但在华尔街有多家公司立足。

以色列去年产生了80多个公司的合资并购,世界500强公司都来到以色列,买了很多的初创公司。思科买了13个,facebook、Google买了5个。这些合资并购的平均单价不高,去年的起步价是800万。Waze公司是被Google收入的,主要是开发应用程序。还有做动漫的公司varonis,还有一个是医疗科技公司。最近的一个案例,Mobileye成为以色列公司在华尔街进行的最大规模的IPO,第一天就达到了80亿美元的市值。

此外,对初创公司进行团队融资(也就是股权众筹)方兴未艾,这类似于风投和私募。十年以来已经有10亿美元的融资,增量非常大。

Medved指出了股权众筹和一般预售类众筹的最大不同:Oculus融资了240万,之后它以20亿卖给facebook。“在得到第一笔融资以后,创始人暴富,你只得到了一个T恤。如果是要冒风险帮助你进行初创,我是不是可以同时跟你一起暴富呢?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进行组团融资。”他说。OurCrowd和AngelList都是这类融资的典型组织者。不过两家都还没有来到中国。

Medved表示,这种新的融资方式受到现行政策的监管压力。在美国受劳工法的影响,在其他地方则面临着避免受贿,以及投资者如何获得更好的保护等问题。参与分散股份的投资者,就算所占份额极其细微(起始投资金额是1万美金),本人都需要较为殷实的家底作为保证。

作为单独的个人投资人的共同代理人,Medved帮助他们一起通过风投进行天使投资,他们会帮助做专业的尽职调查,也会很好的保护个人投资者的权益。他介绍说,OurCrowd拥有专业的管理流程,会进一步核实业务和交易项,保证自己的权利。投资者拥有足够的自由度,不需要任何附加承诺。

目前OurCrowd主要是选择清洁技术、大数据、电商等领域进行投资,选择几个公司进行不同的战略组合,在不同阶段进行投资。其中一些利用该平台进行筹资的创业团队有:

ReWalk公司是假肢设备的全球领先者。在获得初始投资后,它就上市了。
VARIGATE利用智能手机进行灌溉,他们可以节省30-40%的水费。
SIGHT可以改变疟疾的检测方式,只需要几分钟时间就可以检测疟疾。
Highcon,可以对电线进行折叠、裁减,应用高速的激光和3D打印上。
nextpeer是全球著名的游戏公司,已经有1亿用户。
BILLGUARD是防止信用卡诈骗的应用。

“我们选择了这些公司,希望寻找一些具有创意的团队,也要找到一些负责任的公司。我们愿意在更多的阶段进行融资,包括早期阶段和最后的阶段,并不会局限于某个特定阶段。我们和全球知名的天使投资人建立良好的关系。还有一个指导项目,他们不久就会加入我们的董事会。”Medved说道。

Medved总结称,以色列和中国都是古老文明的国家,关系友好,彼此熟悉,拥有悠久的合作历史,所以自然也可以在创新方面合作。以色列和中国都想打造硅谷之外的新的模式,希望以传统经验为基础,愿意通力合作,推陈出新。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