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直销遇阻:既得利益者的饭碗保卫战

继亚利桑那州和德克萨斯州后,美国新泽西州也通过法令,从2014年4月起禁止特斯拉电动汽车的网上直销。在特斯拉同美国汽车经销商组织(NADA)的谈判陷入僵局后,NADA的威力可谓立竿见影。

特斯拉卖汽车走的是“小米路线”,希望减少代购环节,直接在网上销售。不过美国绝大多数州都颁布了特许经销法,规定汽车制造商必须通过经销商销售汽车,不能直销。

我们都知道亚马逊如何革了出版行业的命,也知道小米在国内如何将这种硬件无中间渠道的直销模式写入教科书。国内国外都不缺这样的例子,但是在汽车行业遇到的阻力则是史无前例。

美国现在的汽车分销商每年销售1000多万台汽车,贡献了各州税收收入的超过20%,提供了了8%的零售业就业岗位。NADA有近百年的历史,在全美各州政府扎根很深,当地许多组织有利益关系。

具体到新泽西州的个案,《Business Insider》报道称新泽西州的汽车经销商协会向当地政治家和政党捐助了696749美元的政治游说捐款,而特斯拉这边的游说费用为0。

不管是亚马逊面对的图书出版市场,还是iTunes面对的唱片销售市场,或者是小米面对的中国手机市场,没有一家公司像特斯拉这样,遇到的是汽车工业这样的关乎国计民生,拥有百年历史,且关系盘根错节的老牌行业。横在汽车改革家穆斯克面前的最大障碍,不是技术,不是资金,而是历史遗留,政府压力和民众就业问题。

在新科技革命的冲击下,所有现在关乎国计民生的行业,都有被颠覆的可能。新能源出来,石油工业就会着急;新媒体出来,“第四权”就会着急;无人机出来,邮政和交通运输就会着急。而特斯拉遇到的阻力,将是目前这些支柱产业在迎来颠覆时刻时反应的一次预演。

相信大家还对汽车之城底特律的政府破产有印象。某种意义上来说,破产的原因就是在汽车工业不景气的时候,已经成为“既得利益者”的工会死死不愿让步,在企业遭受困境的情况下仍不同意裁员减薪止血,最终引发工厂撤资,全体失业;而失业金领取者的大幅增长,将成本转嫁给政府,终致入不敷出。

最终,对所有人来说,政府破产都是最坏的结局:公共服务减少,犯罪率上升,有能力迁移的人们离开城市,使得街道越发萧条,恢复经济景气更加困难。而这一切,都源于在旧制度和未被新科技颠覆的产业下的“既得利益者”,面对科技进步带来的挑战,不肯让步,不肯承认自己落后于时代。

在硅谷,过去的一年因为基层劳动者的抗议而并不那么风平浪静。旧金山湾区交通系统罢工,和多次出现的谷歌班车遭拦截事件,都是被新科技夺取饭碗,看到明显的收入差异,阶级固化而绝望的人群的反抗;英国伦敦地铁部分线路的售票员发起罢工,则是为了抗议添加自动售检票系统,裁撤售票员岗位。但这些事件都收到了当局和民众的谴责,反对声音称他们因循守旧和短视,不顾长远利益。

可是这些人怎么可以不短视和顾全大局呢?顾全大局就意味着他们彻底被牺牲和淘汰。1月份,广州火车站意图解雇“临时工”,即劳务派遣工的风波被央视曝光。镜头里,一位单身妈妈做了将近十年的售票员,对着镜头哭诉说,她除了售票,别的什么都不会。如果没了工作,连房子都要被收回,就山穷水尽了。

被新科技弄到失业的老工人们可不可怜?特斯拉又冤不冤?两头都有理,本来应该是政府来善后,可是政府在做什么?在忙着收取利益集团的游说费用,替他们辩护,把事情弄得更加糟糕。

既然各方都有各方的立场,那就请大家往各自的方向,好好努力吧。颠覆一个旧世界本来就不是什么容易差事,最终形成的新世界,一定是各方利益平衡和妥协的结果,哪怕代价再惨重,也没办法。

腾讯科技

题图:NADA logo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