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克隆者”:我们对抄袭/山寨问题的双重标准

QQ20140723-10

在昨天的小米发布会之前,我们的合作伙伴 TechCrunch 作者 Matt Burns 在描述小米手环即将发布的消息时,将其描述为 Supercloner ——我们的译者很给面子的只是翻译成了“山寨者”,——并且向Fitbit(也包括Jawbone啥的)敲响警钟:小米打算抢走你们还没有插入的发展中市场,价格便宜量又足,铁蹄过处,寸草不生!

嗯?这种“狗日的……”调调我总觉得好像在哪儿听过。不过,当初这一绰号的主人,现在正通过大量投资和收购初创公司,来证明自己没有了那么外露的锋芒。兴许,雷军也期待着自己有钱养老之后,不再Clone,赚回生前身后名的日子早些到来。

之前,在美国卖出17美元一个的,像图钉一样插在耳机插孔上的智能按键 Pressy,到了小米的手里变成了5块钱人民币一个的“米键”。世界人民震惊了。所以 Matt Burns 的恐惧完全有迹可循。

不过,在文章下面的评论可不太友好。TechCrunch 不算是那种特别招评论的科技博客,出现十几条也算是讨论比较热烈的了,但却是一边倒的批评Matt,认为如果小米做别家做过的东西是Clone,那特斯拉和苹果都是更Super的Cloner,世界上没有公司可以幸免。

QQ20140723-1

“水军”这个词在我脑袋里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虽然这十几条评论跟硅谷和Pressy之前的反应南辕北辙,但“洋水军”什么的毕竟还是诛心之论。

幸运的是,昨天发布会之后,Fitbit他们似乎可以松一口气了。

小米手环好像长得跟任何一个现有产品都有些微的区别——至少是我印象当中,没有特别明显的跟某一个手环,有远房亲戚一般的血缘关系。但是除了外表不一样之外,它里面的功能也是完全复刻了现在手环所有的主流功能,包括基本健康指数检测,提示手机的来电,以及为手机解锁。未来可能会支持小米生态圈中的电视,路由器等其它设备的遥控。

怪只怪歪果仁太矫情?小米的 Clone 何止硬件外观而已

这次发布会上,小米手环在“One More Thing…”环节亮相。小米是第一个把乔布斯的招牌演讲模式搬运回中国的企业,自雷军之后,锤子,魅族,1+,IUNI,还有橘子绿豆啥的,发布会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有字体和演讲者可能不太一样。不过我不太清楚为啥这点没有被批评为中国手机厂商都是水果的Supercloner,是因为发布会样式雷同不会导致经济损失吗?

QQ20140723-6

照这么说,同样不会导致经济损失的,还包括产品的登陆页设计。中国特色的登陆页是左边一个大大的产品包装盒(哪怕这软件从没有实体版本),右边是大字标题,版本号,放一个大大的“立即下载”按钮。结果,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的介绍,现在都变成了纯白色页面,居中一行细黑体大字,下面是一个硕大的产品效果图,然后是一张张特大号的细部图片,旁边配的都是“大快所有人心的大好事”这样故意半文不白的“水果体”。而显然,小米是这种介绍页面的代表。

QQ20140723-4 QQ20140723-5

在发布会之前的宣传造势,同样不会造成经济损失,但会让涉及到的厂商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如果对手写的是“追求极致”,自己就来一个“极致与生俱来”。

还可以再进一步。在这次发布会的主角是小米手机4,但这手机的“钢板的艺术之旅”让人想到了魅族,“可换外壳,之前曾经想到过竹子外壳”让人想到了1+,“99元碎屏险”让人想到了锤子。但是,这几样都不能说是独占的知识产权吧?所以,只会让当事厂商更加恶心。

小米发布会引爆了微博上的一字流。一加CEO刘作虎说:“靠”;魅族CEO黄章说:“好”;荣耀的刘江峰说:“爽”。莫非大家都被恶心的说不出连贯的话来了?

QQ20140723-7 QQ20140723-8 QQ20140723-9

在对待Clone这事的抵抗力方面,中国企业家的顽强意志,正有如面对雾霾毫无压力的中国人民一样,老外看了也只有瞠目结舌的份。想来,小米要国际化,走出中国,那对于硅谷生态圈,岂不是物种入侵的节奏吗!

为什么有人抄袭Pressy却没有人抄袭“智能手机”

要怎样才能算分得清“抄袭”与“合理借鉴”之间的区别呢?有意见认为,区别就是把 Pressy 的耳机插孔按钮改成吸在墙壁上的按钮。Flic 被作为“启发式创新”的例证来教育那些让硅谷颤抖的中国公司。

然而,如果认为 Pressy 做了插在耳机插孔的按钮别家就不能做,这不就相当于 Fitbit 做了没有显示器的配戴在手腕上的手环,其他家就只能做智能脚环或者智能项圈么?

也许大家都应该去聘请像三星律师那样的人才,据说Galaxy这种圆不圆扁不扁的机体设计,拍板的不是设计部门而是法务部门,就是为了完全跟苹果至今以来申请的所有外观专利反其道而行之,让苹果的律师吹胡子瞪眼,就是找不到任何可以说三星侵权的地方,所以他们的一套外壳就这么用了好几年。

而正如我刚才说过的一样,小米手环看起来在外观上,的确找不出什么借鉴过度的,可以指摘的地方。哪怕是小米平板被拿来同iPad Mini作比较,但也没人真的拿这种比较说事儿,大家再怎么做,平板也就是那个样子了。

20111026034314782

这就是问题所在——小米完全可以说,Pressy 智能按钮已经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品类,就像苹果 iPhone 当年所做的那样。苹果可以为iPhone申请数千甚至上万个专利,但如果它——或者之前任何一家公司——试图申请一种“以标准化的操作系统搭配第三方开发的软件,实现随意扩展功能”的手机专利,则很难获得通过——这是对“智能手机”这个品类的概括。

如果成为一个全新的产品类别,设立了行业标准,确实很难想象这种标准垄断于一家公司之手。对于关系大量用户的产品或服务,比如巧克力,棒冰,光盘,通信协议,办法要么是吸引主要发明者的企业标准成为行业标准,要么是成立行业联盟共同厘定行业标准。

Pressy 如果被设定为一个全新的品类,那对于现在使用人群尚少的现状,完全可以申请全方位的专利,让别的企业不能做这个产品。但如果Pressy这类按钮最终进化为CPU一样的,人手必备,不用不行的产品,那它就会被说成市场垄断或者“专利流氓”,引起众怒了。最终它将不得不变通来妥协,就像可口可乐虽有秘方,但最终把自己定义为“碳酸饮料”而不是一个全新的品类,允许百事和其他仿制品进入市场。还有印度等发展中国家,都在等待大药厂的抗癌或缓解艾滋病药物的专利过期。

只因为是中国的新兴企业 vs 硅谷的弱势初创公司?

成为通用产品,一方面将自己写入历史,推上神坛,另一方面也失去了自己用知识产权换取实际利益的机会。谷歌一直抗拒自己(“谷歌一下”)被收录进韦伯斯特词典,主要因为自己变成通用词之后,会少了很多打官司的机会。

而且,已经做成通用产品的企业,一样可以指摘别人是专利流氓。就像苹果在中国对小i机器人的版权方所做的指控那样,他们认为在中国所申请的“聊天机器人”专利是大而无当的,涵盖了太多可能的未来发展范围,申请裁定这个专利无效。当然最终是以失败而告终,小i的专利在中国继续有效。

我曾经分析过小i所提交的专利文件,认为他提交的专利完全没有问题。的确Siri,Cortana甚至Google Now都可能被小i索取授权费——但这样只是让小i在中国化身成为另一个高通而已。我认为,如果没有这个专利,我会以为“聊天机器人”是一个实体的,泛着金属光泽的阿西莫一样的机器人,向我们打招呼。小i规定了这个聊天机器人是一段程序,这是该专利的精华。

你看,有的时候我们会说中国公司的抄袭无耻,显示了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另外一些时候我们又说大公司“专利流氓”,显示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过了头。这当中的度在哪里?可能我们是根据个案分析的,并不存在一个整齐划一的标准。

而且,我们存在一种天生的“在鸡蛋和石头当中选择站在鸡蛋一边”的同情弱者的趋势。当然了,大家选择保护弱者我觉得是可取的,因为弱者代表着进化当中的多样性。如果没有基因突变,可能人类会在现有环境中变得全是青年才俊,但一点点的外部环境变化就会引发整体的不适应,因为没有备用的基因变异可选而导致灭绝。

我们评价小米的行为,可能它做的完全一样,只是对象不同。如果是对国内公司,因为大家手段都一样,你不这么做就是自寻死路,所以可以谅解?如果是对硅谷的初创公司,人家没钱也没有执行力,但拥有原创的创意,所以被扼杀在摇篮之中就是不可原谅?

要知道,我也可以在饭桌上想起10000个念头,只不过我的执行力和钱比Pressy们还要少。对这种人有个称呼叫Wantrepreneur,没人说一定要给他们时间和钱,还要让其他对手暂停发展,等着他做起来,大家再重启竞争。

我们同情和支持弱者,绝对不是因为弱者永远是对的,更不是因为有些弱者擅长讲故事,另一些则不太擅长。

我说小米以狼性模式进入中国以外的市场,类似于物种入侵,也就是其他大洲的生物进入一个没有天敌的新大陆,并在那里不受限制的繁殖,扼杀其他所有的生物。但是,物种入侵绝对不能说是大自然的bug,因为自然并没有立场,被搞成什么样子它都能接受。灭顶之灾只是对被入侵者而言的,站在胜利者的立场上,这就是征服世界。

在拥有13亿人口,其中半数以上是网民,每年700万大学毕业生,一个国家的内部市场容量等于除该国外全球所有地区的市场容量之和,创业人数和公司数可能几倍于硅谷,十几倍于特拉维夫或班加罗尔的地方,谁还会等一个“执行力不够”的公司成长起来?这样凶猛的环境只能激发人性中最恶的那一部分,看到世界其他地方都没有的忙碌,疲惫,加班,功亏一篑,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以及丑恶,卑劣和游走于犯罪边缘。

如果中国互联网和世界永远隔绝,外面出一个东西,就C2C回国内,老死不相往来,那还凑合;但中国迟早要走向世界,全球互联网企业也无数次向中国叩门。所谓入乡随俗吧,中国公司到了国外,要遵守国外的规矩,要按照国外定义“抄袭”和其他事情的行规来行事;同样,外国公司到了中国,也得遵守中国的规矩,只说Supercloner根本无济于事。而接受现状,才是改变现状的前提,双方建立共识之后,才有实现融合的可能。

如果你想看到一个既守规矩,又讲人情,出得谈判桌又入得饭桌的全球竞争机制,看到一个能够把中国和中国以外的世界融合起来的明天,所有人都应该从认同现状开始做起。

题图:Shutterstock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