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亲爱的访客朋友:2013年是cnBeta建站10周年。这一年CB迎来一次重大改版,并开始了新的一些项目的探索。感谢所有访客在此期间以及一直以来对我们工作的关注和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


2013年,在科技领域有两个名字将被人们永远记住。一个是1月份为反抗美国官方对其调查而自杀身亡的亚伦·斯沃茨,另外一个是今年春夏之交跑到俄罗斯大幅爆料,向人们揭露了美国国安局棱镜监控计划的爱德华·斯诺登。这两个人怀着同样的目的,向世界暴露出了令人震惊的信号。他们共同的希望,都是信息能够自由流动,而不是把持在少数权贵的手中。

信息的公开和自由流通,始终有一些手握重权的人会忌惮。因为信息不对称一直是人们赚钱和维持社会秩序的有效方式。由信息不对称所引发的金钱的不均,也是社会不平等的直接起源。这一年用来自嘲的“屌丝”一词依旧火热,而“高富帅”这个词的使用频率,却要让位给新贵“土豪”。在评价社会成功人士的因素中,金钱的作用更加纯粹。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帮人们哪怕只有一点点微弱抵抗社会不平等的,依然是信息和互联网技术。暂且不说在物价飞涨的时刻,所有产品中最能够体现性价比和投资优势的就是数码产品;就连我们的钱包本身,也被余额宝等金融产品来了一个彻底的改造,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保值储蓄。

但是创造这些信息产品的人们,也就是所谓的IT民工,本身也顶着双重压力:一方面,他们很可能是这个国家,甚至这个星球上最累的一种工种之一,另外一方面,却可能是由绝对平均数来算,赚得最多的群体之一。基层IT从业者工资远过温饱线,却还要在累死的边缘挣扎;他们得到的是普通人眼里羡慕不已的好工作,他们被称为不用风吹日晒的白领,和快递哥比起来,猛然发现自己还算是社会的上层阶级;可是一查人均收入,一查房价和物价,觉得自己又给国家拖了后腿。

在cnBeta,同是天涯沦落人的IT民工们,会一次又一次被各种廉价的煽情广告短片骗出眼泪,却不知道还有那么多上不了网的人。中国网民数量在报告当中年年增长,但那些人依旧存在。他们依旧认为吃大米白面的苦逼只是矫情,对自己更大的苦难只感到麻木。

更值得我们警惕的是IT人内部的分层。科技从业者的上层已经蜕变成社会的新富阶级,他们吃香喝辣,有着特殊的癖好,和占领华尔街那年他们所攻击的那些金融财阀毫无二致。奢侈品店开到了硅谷,中关村的人也成了高级商场的常客。从来没有这么一个时刻,在社会阶层的光谱里,IT人跟公务员可以这么像:自己其实也挺累的,却被别人说成生在福中不知福;阶层内部的分化和差距也一样大得惊人。

在硅谷,阶级矛盾已然爆发。硅谷是最能体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个词的地方。2013年已经接连爆发了公交司机罢工,打砸谷歌班车等一系列事件。在国内,一些乱晒空气净化器等福利的IT企业也让社会对科技类工作的好印象日渐巩固。硅谷的今天,难不成就是中关村的明天?

在硅谷,我们教科书中所说的“生产力极大解放的社会”正在缓慢地到来,他们对于低技术工人的需求。正在逐步被机器人替代。没有技术能力的劳动力,甚至无法成为硅谷创造的社交产品的有效消费者,就连广告主也不认为他们是合适的目标人群。他们的存在,对于那些硅谷企业来说,总有一天将会彻底失去意义。他们将会成为没有必要被保留,需要被剔除出社会的角色。这种倾向是极其危险的。当科技发展无法造福全体人类的时候,它就已经偏离了本来应有的方向。

随着越来越多的秘密被揭开,走过2013年的世界已经不再一样。我们明白了更多东西,也更知道自己在这个现代社会中应当担任的角色。如果你我都是靠技术吃饭的人,请不要让科技成为服务一小撮人的工具。科技的发展,信息的公开,都需要为了你我大家的幸福而去做。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能脱离我们所生长的地球这个根基而存在。

我们可以拿着这样的担忧和憧憬,要求老板给我们这些“被压迫者”涨工资。但在我们自己方面,我们能做到的是看到微信约炮,被骗钱骗手机费这种新闻的时候,不要只说一句“人傻钱多速来”了事;也不要对我们身边的亲戚朋友熊孩子们不懂电脑的样子感到不耐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科技资源、信息资源持有相对较多的一方,在自己已经依靠其充分获利之后,能够尽己所能回报社会,可以从我们每一个人开始做起。

唯愿我们共同努力,让科技进步和信息自由的光辉真正照耀每一个人。

LJ执笔
cnBeta 编辑团队全体成员
2014.1.1

题图:盖茨基金会首页

2014年cnBeta新年献词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