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UC王朝:朗玛往事(上)

UCEmpire

一则朗玛信息收购三九健康网运营方的新闻,把我的思绪拉回了从前。

我有一个八位的QQ号,现在大多数人的QQ号都是十位。我拿到这个八位的QQ号,大概是在十一二年前。2002-2003年,那个时候QQ的最高峰在线人数撑死也就三百万,而现在已经是三亿。

那个时候,腾讯QQ做了一项现在打死他都不会做的事情——对注册QQ号收费。这个举动持续时间虽短,但是却刺激了几个QQ克隆体的出现,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朗玛UC。

这是一个持续了十几年的故事的开端。这个故事的主角有贵州朗玛公司,也有它强大而无法逾越的对手腾讯。这是两家公司草创时期命运交织的故事。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都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的今天,十几年前就像是互联网的史前时代一样。当年叱咤风云的公司,绝大多数都在类似彗星撞地球一样的物种大灭绝中销声匿迹;活下来的里面,腾讯羽化为至尊的凤凰,而朗玛也存活了下来,成为一只不死小强。

“车库”里萌芽

1996年,25岁的王伟研究生毕业,进入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在其下属子公司中讯邮电工业技术服务中心任部门经理。1998年,王伟与几位同事辞职到贵阳创业,成立朗玛信息技术公司。之所以选择贵阳,是因为王伟在普天集团时与贵州电信有业务往来。

贵州电信给王伟和他手下的弟兄们安排了机房旁边一个小房间,作为他们免费的创业场所。巧合的是,1997年开始创业的丁磊,也是在广州电信的机房里开始网易的事业的,机房似乎就是那个年代中国特色的“车库”。

在“车库”里,王伟他们做的第一个产品叫做“统一消息系统”,英文简称UMS。简单地说,它就是统一的管理电话语音/短信,WWW/WAP和传真这三种不同的通信载体,让消息可以统一的发送到这三个平台的业务。我们知道,现在4G已经将语音通话并入互联网数据传送,短信也正被微信取代,传真更是成了极少用到的古董。“三网融合”最终是由互联网包办了一切。

050617_nt_cp_jp_7.jpg

UMS系统图解

UMS是一个过渡性的产品,但在当时却可以赚大钱。当时,中国UMS市场硝烟弥漫。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与思科、微软、亚信等大企业的竞争中,“朗玛统一消息系统”在UMS领域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70%。

史前时代的信息产品营销,在现代创业者看来也是“酷到没朋友”:公司必须对着官僚和老板们做一次“鉴定会”才行。在承办“朗玛统一消息系统”鉴定会时,“车库老板”的慷慨救了他们。“公司账上只有70万元,拿出了40多万做鉴定会的预算,但贵州电信免收场地费用,给公司省下了近20万元会务费用。”

虽然卖UMS在业内成功了,但王伟团队发现卖软件的生意“有一档没一档”,大家感觉筋疲力尽。团队商量着转型为增值服务提供商。

此时,正赶上第一次互联网泡沫伴着新世纪的钟声而来。朗玛被多家投资机构“忽悠”着有了上市的念头。“一家公司找来,我不信,可当五家公司找来,我不由得相信,自己的公司可以上市了。”王伟回忆说。

随着泡沫破灭,上市也就被搁置了。王伟也注意到UMS是一个不可持续的过渡性产品,他随即开始准备做即时通讯——这可不是灵光一闪。王伟觉得他和马化腾一开始属于“互相借鉴”。王伟说,当时马化腾也在做类似UMS的东西,“但是卖不过朗玛,所以才去做了QQ”。

2001年1月,没有准备商业计划书或者PPT的王伟,用一个上午时间对着黑板比划,说服了IDG对公司进行第一次200万美元的注资。当时依然还时兴门户,朗玛除了王伟嘴里的一个IM概念,其实什么都没有。不过,“IDG这样的风险投资人,把钱投给谁凭的完全是一种感觉。它看重的是人,你的团队。”王伟说。“事后他们告诉我说,即使你们做不成这个,也能做成别的事。”

2002年7月,第一个版本的UC上线。此时,腾讯正在经历戏剧性的艰难时刻,马化腾尚未找到盈利点,原本打算100万把QQ卖给“车库老板”——深圳电信局,但对方只出60万,没有谈妥。

腾讯心想,怎么也得用QQ赚点钱才行。史无前例的QQ收费注册因此来临,UC迎来了所谓“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

王朝崛起

作为QQ的免费替代品,朗玛UC的优点不少,最主要的是它跟QQ的界面做的最像,功能也最为全面和相似,是一个足够好的替代品。

在当时,网吧是人们接触互联网的主要渠道,不少网吧跟着QQ一起安装了朗玛UC。而UC号也跟QQ号一样成为抢注的对象。

QQ的许多会员功能,如建立团体/同学录(类似QQ群),好友分组上传,高级查找,在UC都可以免费用。当时有报道写道,众多网民的真实想法是“虽然QQ功能很多,但大多只有会员才能用上,与其在QQ做最底层的用户,不如到UC那里做不交钱的会员。”

面对竞争,QQ重新开放免费号码发放。UC失去了最大的优势,惟有在功能上创新以留住客户。最大的创新是两个在现在看来比较基本的功能,但在当时却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这分别是两台电脑之间传输文件,和进行语音通话。

在当时,在两个不同内网之间的电脑不能直接通信,所以如果给远方的朋友发送文件,或者发起语音对讲的时候,会经常看到“请求被对方防火墙所阻止”的提示。UC率先突破这一技术难关,设立了在广域网当中穿透防火墙进行文件传送以及语音呼叫的功能。QQ没过多久就跟进了这一功能。

UC花一年半研制的语音技术,能够成功地做到在当时传输速率只有100多K的ADSL网络当中,顺畅的传送高压缩,低比特率的语音。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人们用QQ文字聊天,但是同时也会打开UC做语音连接。如果这个功能能够在当时的网游当中优化一下的话,也许后面就没有YY什么事了。

不过,腾讯在QQ2004版本当中购买了来自瑞典GIPS的VoIP语音技术。虽然没有自主研发,但是对用户来说区别不大。

2014-07-07_14-27-06

 

UC早期软件界面

在聊天体验方面,UC也有独特的创新,它设计了聊天场景功能。UC把聊天窗口的背景图片替换,做成了一个类似于在线商店的选项。用户不可以直接上载自己电脑当中的图片作为背景,但可以在商店当中选择装扮自己的聊天场景。MSN后一次升级就允许用户上传电脑中的背景图片作为窗口皮肤,但只有本机可以使用。这个功能并没有腾讯后来居上加入的QQ秀那么流行。

此外,UC也先于QQ做了各种动态表情,以及把来自MSN的联机对战游戏功能移植过来。QQ在那个时候的一个版本,也可以在聊天窗口当中直接进行游戏,不过后来这一产品形态就被单独的QQ游戏大厅所取代了。

2003年11月,UC注册用户达到8000万人,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30万人,“三个月内增长了两倍。快速的发展开始让QQ担心,也引来了资本市场对UC的关注。”同期,QQ注册用户2亿人,同时在线用户接近300万人。

王伟认为,自己和腾讯成功的原因都是“专注”,门户网站和电信“不懂即时通讯产品是什么,不知道从哪儿下手;而且它们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而我只做这一件事。”

“很难说三年之后谁强谁弱”

2004年,运营两年多的UC以协议价3600万美元被新浪收购。这并不是无奈之举,而是带着急流勇退的味道,从后人的眼光看来,是一次非常成功的退出。

王伟兴奋不已——那可是2004年的3600万美元。

“我为老一辈企业家感到可惜,包括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他们非常优秀,但是财富排不到年轻人前面,比如丁磊,张朝阳,甚至可能还不如我。他们从事的行业不可能创造互联网这样的财富神话。”

“我现在是新浪的高级员工。”王伟说。跟他一样,原UC项目组人员都成为了新浪员工。朗玛的5位创始人有4位进入了新浪。“我原来的钱可以买一辆宾利,现在可以买10辆。”

王伟对新浪寄予厚望,他认为,新浪的综合实力在这些公司里是“最强”的,因而也最容易帮助他实现把UC做大的梦想。他觉得新浪保证了他们团队的独立性之外,也给了他们必要的条件来迎战腾讯。“公司对我很尊重。现在UC是一个独立的法人公司,我是总经理,直接对汪延负责。”“马化腾可能比较害怕我们被新浪收购:这样我们肯定死不了了。”

尽管当时他承认自己和腾讯差距太大,但他还是说:“很难说3年之后谁强谁弱。”“现在,UC的当务之急不是发展用户,而是更多地创新。”

2004年中国有即时通讯用户6272万人,当年预计2005年将达到8267万人,2006年将达到10334万人。2004年中国即时通讯市场QQ的占有率为65%,有710万用户的MSN占20%。

2005年5月,微软MSN正式设立了中国运营团队。这一年,搜狐将“搜狐我找你”过渡到“搜Q”,雅虎中国正式推出新版“雅虎通6.0中文版”,网易也强势推广“泡泡2004”,263出了“E话通”,淘宝发布了“淘宝旺旺”,盛大也推出了自己的IM软件并定名为“圈圈”,号称第四大门户的TOM推出了TOM-Skype。

这个时候,UC在干什么呢?

uc2005

汪延在新浪UC2005发布会上

UC将自己定位为联络沟通,工作之外的第三种用途——娱乐,所谓“联络用QQ、上班用MSN、开心在UC”。UC此时主打的是聊天室功能,有《绝对现场》,《静距离》,《千娇百美》,“网络歌曲排行榜”等栏目。

“网络歌曲排行榜”引领了2005年的全民娱乐潮流。UC把大量录制和翻唱歌曲的音乐爱好者建立的小网站聚集到他们的聊天室中,其中就包括经纪人郑立创办的163888。他发掘了杨臣刚、香香、东来东往等网络歌手,《老鼠爱大米》,《猪之歌》,《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这些歌曲火遍大江南北。后来,郑立因为已经蜕变成裸聊网站的分贝网而被逮捕。

2005年,似乎UC还算风生水起,可是接下来一下子就没有了它的消息。这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周四刊登下篇,敬请期待)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