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

刚过完十五,就谈论跟清明沾边的事情,好像早了点。不过,在这个星期给一些事物和一些人唱挽歌,还算是一个合适的时候。预言一个事物的成长和兴旺,即使后来并不如所想的那么顺利,那也是令人高兴的;预言一个事物的死亡,或者盖棺定论,万一后来并不如所想的那么悲观,就容易得罪人。但是,我们依然能经常在媒体上看到一群记者和评论家不甚忌讳的对处于弱势,看样子回天无术的人和事高唱挽歌,大概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如果预言命中,那算我们赶巧;如果不幸被盖棺者绝处逢生,我们的讽刺也是当年他前进的动力嘛。反正,怎么着都不吃亏。

大家的第一只挽歌是献给雅虎的。一年前微软要收购,雅虎还未显颓相,大家也都认为微软只是意思意思。短短的一年,微软再一次踏入雅虎门槛,人们惊讶的发现雅虎早就是老态龙钟,步履蹒跚,好像不被收购就会彻底消失。几乎是一夜之间,人们对雅虎的态度就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大概是抱着类似隔岸观火的态度吧,评论员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探讨并购成功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哪知道,雅虎居然不听话了,甩过脸对微软说了一个“不”字。这下大家都不干了,明明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非要从中作梗,突生变数,这Jerry还真是“不识抬举”。在cnBeta上你很容易就能看见一篇篇有棱有角的评论,说雅虎这是一种怎样的漫天要价,自毁前程的愚蠢行为。

第二只挽歌献给HD DVD。东芝自己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告HD项目的完结。而这个发布会几天之前,NHK就忍不住放出了消息。再往前推一点,华纳兄弟宣布撤离HD阵营的消息一出,舆论就开始早早的给HD DVD准备棺材。这种舆论环境的营造,随着HD正式退出而渐入佳境,媒体终于明白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道理,异口同声的为HD叹息一声,为HD的购买者,真正买单的消费者“冤大头”们唏嘘一下。这种团结一心把HD往死里整,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行为,就有CB的一位访客看不下去了,在一篇文章后面痛心疾首的评论道:媒体不能这么带着倾向性!

真是落井下石。似乎有些媒体对于HDDVD的落败狂喜不已。连篇发相关新闻也就算了,还顺带着发一些花边消息,不忘对落水Go再痛贬一番。至于这么欣喜若狂吗?蓝光赢了,还是改变不了专利费的问题.只不过从两家竞争变成了一家独大,作为消费者,我看不出这样的事对我有什么好处。在OS上,大家都喊着反垄断,换了高清光盘,大家就又喜欢一家独大,真奇怪。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不能说媒体和舆论的一边倒的时候,雅虎和HD DVD的颓势立马就产生了。就在消息传出的前夜,人们心里可能还对两者抱有某种希望,但是突然,媒体告诉你,这种希望破灭了,于是你跟着大家一起唱挽歌。我们难道不能说,是媒体在已经摇摇欲坠的雅虎和HD DVD身上加了最后一根稻草吗?

都说三人成虎,舆论众口一词的评说,会造就一个“拟态环境”,这个环境被让人们期望尽可能的反映社会现实,但实际上拟态环境和现实环境不一定重合,有时候还能通过这之间的偏差,对真实环境翻过来产生影响。比如说十一二岁的小男生小女生,根本不懂爱情,班里同学都说俩人早恋,俩人一听,可能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干脆一咬牙,真就在一起了。往严重了说,社会舆论是可以压死人的,当然也能压倒一个企业。假如这个社会的所有人对你都不抱希望了,这情况比死还难受。几个月前的HD DVD和现在的雅虎,面临的都是这样的处境。而这样处境的造成,不能归罪于某一个单独的刀笔吏,因为一个媒体坚持力挺弱者,自身并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实际上对社会也不见得有好处。优胜劣汰是自然竞争的过程,媒体非常愿意为尽早淘汰弱者出一把力,自己也可以从中赚取受众的关注。所以墙倒众人推是一个群体的行为,是包括媒体在内的全社会的既有倾向。雅虎和东芝要怪,就怪这个社会不给弱者机会吧——或者是不给“被公认的弱者”以机会。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