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那么单纯的他们

有一位mm的电话本里保存着最近几个朋友和家人从QQ发给她的号码。在一堆很正常的号码中间,有这么一条:

小姨 2008-xx-xx xx:xx:xx

手机打:l而舞久铃溜73酒ll舞

小姨 2008-xx-xx xx:xx:xx

音乐后有我想说的

这个记录让我大吃一惊。莫非她真以为打了这个号码就能听到音乐里有她小姨想说的话?哦,还有,她知道这个“号码”怎么读吗?……

且不说“响一声电话”和“骗钱短信”会骗到多少人,像这样低劣的QQ消息居然也能忽悠成功就让人觉得相当不合情理了。但是细细一想,这种事情发生在mm身上还是很说得过去的。碰巧这位mm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女孩,她对家人和她觉得信得过的朋友从来都是深信不疑,从来不觉得他们会欺骗她,伤害她。着实令人感动,但是QQ尾巴作为一种病毒,可是不会顾及什么血缘关系的。而且,这种尾巴碰巧喜欢那些平时在网吧上网,什么防护知识也不懂的人。

我们一位老师说,“我不同意‘存在就是合理的’这个观点。你说癌症这类绝症是存在的,它合理吗?但是我赞同一个东西存在的话,必然有它存在的原因。”我也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问题是,在面对那些垃圾短信受骗者的时候,我们往往觉得——他们怎么这么傻,连生存在这个社会的基本知识都不懂!那么下一步动作是什么?觉得他们活该。

君不见,被骗了上万生意款的业务员,被骗走几千血汗钱的农民,或者被骗走几千养老钱的大爷大妈,他们去报警,警察不想受理,一般直接说:你这种情况太多了,钱怕是追不回来了,就完事了。没准儿再加一句,我们要是天天都把时间花在帮你们找钱上面,还办不办公务了?你们得慢慢来嘛!要说被骗的人真是欲哭无泪,可是上网看看,——不用跑远了,就在咱们CB——还不都是说这些人没脑子的?“都这时代了居然还有人会被这种垃圾短信骗到?”

其实我们自己也会有被骗的时候。地震时候的捐款骗钱短信满天飞,QQ群里也是消息满天飞,每一条消息都说自己是唯一真实的,别的都是骗钱。为什么我们对地震骗钱短信就出离愤怒,而对“异性朋友怀孕找爸爸借钱”这样的短信就嗤之以鼻?抛开短信不谈,在论坛里,在博客圈里,在MSN上,就没有朋友跟你说可乐杀精洗厕所,什么东西一起吃有剧毒之类的话,再外加一堆复杂的化学元素术语和一堆复杂的反应方程式来证明?哦对了,还有美国某某大学的砖家作证呢。假如我们有一点点相信了,我们有什么资格嘲笑那些相信电视购物卖减肥药的家庭主妇们?

这次麤粉出事,网上的恐慌就很好的能说明一直在嘲笑他人无知的人,其实自己也很无知。我印象中某些传闻的出现顺序如下:一位自称在奶站工作的人指出,牛奶加尿素会让奶粉带xxx胺——另一位从乳品企业跳槽的人给老东家揭底,说不管牛奶质量坏到什么程度都可以做奶制品,还说最好的奶会去做酸奶——还有旧帖子被翻出来,说麦当劳肯德基的鸡肉都不能吃,还有图片,上面是一只长了6只翅膀的畸形肉鸡。等等。是真的吗?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很多一直在笑话别人傻的精英们,好像都害怕了。

面对那么单纯的他们,我们的同情心和品格会经受考验。懂得比那些单纯的人多一点不是什么拿来夸耀的资本。多多帮助身边的他们,给纯洁的受骗者们多一点理解,就算功德无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