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28 10-06-09

在接下来的圆桌讨论环节,我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希望能够听到美中创业者之间的回答有什么样的区别。当然答案也很有趣。

命名:不用绞尽脑汁找重复

三个美国团队的名称都具有一定的含义,而且他们并没有绞尽脑汁去想一个很特别的名字,或者是干脆自造词。Helios是希腊神话中太阳神的名字。Fabule是一个法语词汇,同时也和照明(Fabrication)一词有亲属关系。而约什的一个创业伙伴在头脑风暴时说,她觉得自己很喜欢LightUp这个名字,于是就叫它了。这个名字寓意他们的产品点亮孩子们的发散思维。

既然三个名字都不是很特别,那么就不可避免地会遇到重复使用的问题。怎样提高自己的应用在搜索引擎上的排名?其实三家并没有特别担心这个问题,在五月份的路演受到了很多知名互联网媒体的报道,因此搜索权重在这一个月大幅提升。所以即使你选了一个稍微大众化的名字,只要前方没有特别知名的品牌给你抢道路,你就可以放心的使用它。如果你的产品做得足够有名气,搜索排名将会自然地增长。

李秋杰说,曾经有过默默无闻的公司在他们首度报道之后,最终凭借曝光获得融资机会的例子。而现在的科技博客更多的像一个媒体联盟,只要一家出现了,那么之后寻求其他媒体的报道也不会太困难。只要产品足够优秀,一家媒体的报道就意味着其他媒体的跟进,能够成名也就不成问题了。

Kickstarter是最容易想到的集资方式

经过前面的讨论,Kickstarter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众筹机构之一,不管是在网站常驻用户参与的热情。还是用户本身的质量上都具有显而易见的优势。那么这是不是一家想要在海外快速扩张影响力的公司所能做的最好选择?

阿曼达说,在他们同时毕业的孵化器校友当中,有一家公司制作通过远程控制可以智能联系的性玩具。受限于Kickstarter的条款,他们没有办法在网站上发起募资活动,只能选择其它的分销渠道。肯尼表示,他们的团队除了在网上发起集资之外,还获得了一些初始资金。他们也不会拒绝来自正常渠道的种子轮和后轮的融资。

几位嘉宾都认同,在Kickstarter上参与寻找可投资新项目的人,对于他们所看重的项目充满热情。他们将会是产品的早期参与者,同时,这些人在自己的朋友圈当中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周围的亲朋好友会围绕他们,去问有没有任何新奇好玩的东西可以用。这样就方便他们将产品的概念扩展给其他人。

和投资人见面

西里尔是三个Haxlr8r创始团队所遇到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投资人。约什讲述的故事很有代表性,Haxlr8r发出最初邀请的时候,他们投递了自己团队的简历,几个星期后接到了面试的通知。面试是在网上通过Skype聊天进行的。他们需要简单阐述自己团队的构成,软件的基本想法,团队的融洽程度,能够分工合作的程度,以及是否有能力和决心来处理复杂突变的情况。他们一开始有些紧张,不过当进入正题之后便找到了节奏。

在他们创业的路上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约什说的可能和我们每个人想的一样。在融资项目即将上线的时候,都担心这个项目会不会最终有人问津,整个融资过程是否会功亏一篑。然而如果连自己都对产品不自信,那么又要指望什么人去相信你呢?在对模式的自信以及对市场的谦卑之间要找到一个平衡点。

颜其峰说,在他们的媒体实验室下辖的孵化器中,团队基本上采取“自生自灭”的办法,他们的点子想出来以后,需要自己解决找投资和与市场对接的问题。市场也将为他们的选择做最终的裁定。

颜其峰特别谈到国内投资者和普通人的保守投资心态。他说,国内有一个复制Kickstarter模式的网站叫点名时间,但是好像中国人并不太认同这种模式,不愿意掏腰包出钱做创新。“遇到老板,一般都会问你,研发做得怎么样了?如果你研发出来成品看着好了,我再给你多投钱。国内的投资者就喜欢做锦上添花的事情,很少做雪中送炭的事。我想联发科这样的解决方案,因为是Turn-key的,符合了那些老板的保险心态,所以非常容易获得订单。”

13-10-28 10-05-14

符合国际趣味

部分中国开发者开发的产品可能不太会在国际市场上受欢迎。他们也许太执着于在前人的成功基础之上钻研,但却很难自己创造一个易于被人们接受的新形象。肯尼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去以获得利润为创建一个公司的目的。做事情首先要从自身的兴趣出发,你无法预测人们会喜欢什么东西,但是如果他至少符合你自身的兴趣,肯定也会有一定人跟你的兴趣相投,他们也会喜欢这样的产品。而如果你一直坚持做下去,可能就会有其他人过来模仿你了。

嘉宾表示,说到盈利模式的时候,“产品2.0”是新一种类型的产品。这并不是简单的做一个单独的产品卖钱,而是做软件和硬件相结合的工具,硬件只是作为一个基础,其上的软件平台更重要。基于该软件平台创造的持续营收才是盈利的关键。

不管是在获得投资的过程中,还是在发起募资的过程中,如果能够谈及一些产品层面之上的,理念性的东西,可能会让自己的团队更受欢迎。这其中包括要改变世界的想法,价值观阐述,以及在制作过程中的社会责任体现。

阿曼达的团队曾经撰写博客,描述他们在广东挑选代工厂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对工人条件较差的一些厂子,然后他们拒绝在那里下单。阿曼达表示,如果选择了工厂,但是工厂的技术人员专业水平不高,你就没有办法对他们执行有针对性的帮助。工厂给工人的待遇较高,教学相长,则有可能会提高工人的素质,当然也有助于保证产品水平的高质量和稳定。所以工厂员工待遇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于他们未来产品质量的一种暗示。

硬件版的快速迭代

软件可以一天出个不同的更新来消灭一些已知的问题。互联网服务更可以无缝的瞬间解决。但是如果对硬件的话,成本就非常高。没有办法通过试错来达到寻求最佳方案的目的。

肯尼说,每一款产品都有他们不同的制造周期和制造瓶颈,所以对平均的产品制造周期无法做比较。但是他们的团队基本上都能在比较短的时期,比如30天之内做出可以量产的原型。

阿曼达补充说,就他们一直无法突破的灯具部件熔化的问题来说,解决这个问题让他们在实验室之内做了大量不同的原型。在产品可以量产之前,只要经过严密的测试,绝大多数问题可以在实验室当中解决。而这当中很紧要的是,能够确保最终为你的产品代工的厂家,是在产品设计的一开始就切入合作的。这样就不会出现试验过程当中一切顺利,但是在量产过程当中却卡壳的问题。

国内一些比较知名的硬件都遭遇了跳票的尴尬。颜其峰表示,在他们的手表项目刚开始制作的时候,酷派曾经和他们签署协议。他们需要保证产品的工期,如果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全部出货将被罚款。那么是否适合用这种方法来约束代工企业?阿曼达说,被迫延期往往并不是因为在一个单独的问题延长了很长时间,而是由不同的小问题组成的。一个小问题可能会让工期延误1到2天,这1到2天,所有其他的工作都要停下来等待。

一旦遭遇不可抗力导致跳票,唯一正确的做法是将自己制作产品的全过程,以及延期的因素尽可能简洁明了的解释给目标用户。在筹资平台上的用户足够理性,他们也跟着你的产品一起成长,因此及时与用户保持沟通和更新最新情况,能够让他们完全了解你现在所具备的处境。事实上跳票在Kickstarter是家常便饭,一些比较大的国外项目同样遭遇延期。诚实都是应对这些问题的关键。

初始定价较高,带有集资性质

定价策略也是创业过程中不得不提到的一个方面。各家公司的产品初始定价分别为:Fabule 120美元;Helios 199美元;LightUp的最小配件套装39美元。WatchMe定价由酷派决定,基本和目前市面上的手表产品看齐,而不会太高。

创始人们提到,因为他们现在的销售都带有集资的目的。所以产品在初始期的价格不会很低。一般来说,第一批正式零售价会最高,定一个相对低点的早期价格来吸引Kickstarter用户筹资,但整体的议价空间还是很大。由于他们的硬件是开源的,随着销量的扩充,价格会有所下降。而且他们也没有办法在创业之初就针对不同国家制定不同的销售策略。

对于软件来说,由于其边际成本为零,可以通过人海战术来吸引发展中国家的普通用户购买,但对于硬件依然要有所顾虑。这使得他们的产品在发展中国家市场的用户,必然有一定经济基础并且与国际接轨。这些用户与他们的沟通成本也不是很高。他们也明白对不同新兴市场定位的意义所在,所以在产品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还是会积极采取扩张策略。

科技创业不应提倡“白手起家”

我们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来自美国的创业团队可以在接受一次Skype采访之后,说来就来,直接从大洋彼岸飞到深圳。而中国的创业者,少有人能做到这点,有的甚至身无分文。这会对他们的创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我们很幸运能够拥有一个比较好的初始环境,让我们有一点自己的积累来开始创业过程。”阿曼达说,“创业过程即使有其他人的资金参与,你自己没有一点钱也是不可以的,恐怕还是要一点一点从头攒起。”

“也许你为了一张往旧金山的机票,先攒够至少1000美元不过分吧?”肯尼开玩笑说,创业的关键在于能够找到在不同时刻可以帮助你的人,以及合适的伙伴,这就需要你能够在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遇见他们,而找到伙伴以后,又要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这个时候你要考虑日常营运和场地等方面的费用。这些费用毕竟不能只靠他人赞助,否则对自己的产品就没有发言权了。

说到他们目前正在努力的产品。这是否会成为他们一项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答案现在还不能确定。也许未来发现新兴的趋势会改变他们的创业方向,但是有很大的可能,他们未来的产品还会冠以现在公司的名字。

两个半小时的充实讨论,让我们能够近距离接触到一些美国创业者。感受到他们与我们共享的观念,以及自身的特殊条件。也许并不是特别多的中国创业者都具有跟他们类似的条件。但这并不影响新的机会从中国诞生。在拥有基本的资金条件之后,自己的想法和观念是最重要的。如果资金和想法碰巧落在不同的人手中,做一架沟通彼此的桥梁,也许是更值得我们去做的任务。

13-10-28 10-07-07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