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创业,中国还缺什么?动点科技TNT沙龙走进深圳(上)

IMG_2996 (1280x960)

在我们十月份完成对硬件孵化器Haxlr8r采访之后,他们毕业的团队当中的几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凭借着一个简简单单的点子,他们可以经过自己的努力,将想法变成现实,并且可以在世界级的众筹网站Kickstarter之上获得超额的成功。这些团队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他们如何看待自己身为一个来到中国的国外投资者,和中国本土投资者之间的异同?

带着这样的问题,我重新邀请了Haxlr8r当中的三个团队——智能灯具Fabule,联网Arduino板团队Spark,以及智能自行车组件Helios,时隔一个月在深圳大学科技楼二号报告厅给大家做一次分享。

在我们上次所采访的三个团队当中,Spark正在深圳的工厂检测他们第一批产品的出货,所以没有办法出席。但是取而代之过来的另外一只队伍LightUp也同样获得了成功。这个团队为比较低年级的儿童制作电路板之间互相搭配的玩具,这些玩具可以实现简单的传感器和相互反应,以及一些电路效果,还可以将这些硬件通过Arduino联系起来进行编程。

我们也邀请了雷锋网的高级编辑李秋杰,根据他们之前报道过的一些公司,分享国内硬件创业的一些典型案例。为我们进行活动联络以及提供场地支持的湖南大学媒体实验室(深圳)负责人颜其峰,以及深圳大学计算机系的老师也一同出席了本次活动。

我们的活动吸引了深圳大学校内的一些感兴趣的学生,深大创客团体的成员,以及深圳一些硬件创业公司成员前来参加。

嘉宾展示

对几位美国嘉宾来说,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拜访深大,所以在校园里面迷了路。下午2:30,Fabule的联合创始人阿曼达(Amanda)和布鲁诺(Bruno)走进会场。紧接着,Helios的肯尼(Kenny)和塞纳(Senna),以及LightUp的约什(Josh)相继赶到。我们的活动,就在这种“滚动上场”的节奏中展开。

在活动现场,阿曼达和肯尼都重新介绍了一遍他们的产品(具体可以参见动点之前对FabuleHelios的采访)。

13-10-28 01-37-35

阿曼达展示了一张照片。这是他们的联合创始人布鲁诺,在和深圳本地代工厂的技术人员一起探讨硬件加工当中遇到的问题。她拿来了一个零件,对现场观众说:“这是一个安装在灯泡附近的散热罩。原本缺乏这方面设计经验的时候,我们设计出来的原型机,靠近灯头的部分很容易因为过热而融化。我们咨询了深圳本地的加工团队,他们对此相当有经验。我们在跟师傅的交流当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只有在中国的工厂当中,才能找到这些对于实际生产有深刻经验和领会的人,你才能够保证自己的产品尽善尽美。”

阿曼达提及,目前他们通过Kickstarter获得的用户当中,有三分之一都参与了其灯具产品的开发者社区,并且积极的创造一些与该灯具兼容的应用来扩展功能。一般来说,在社区当中有一个著名的二八定理,即20%的人创造了80%的内容。根据Kickstarter所获得的开发者所占比例,当然是远远高于“二八定律”的,阿曼达说,通过众筹网站去寻找第一批用户是非常合适的,因为这是一个极客高度集中的地区,他们也比较愿意玩和接触新品,所以Kickstarter对于面向消费者的软件第一次募集资金是非常有效的。

13-10-28 01-38-57塞纳在向我们分享Helios自行车的远景目标时说,目前已经开始出货的自行车车把只是他们生产的系列产品当中的第一款,他们最终的愿望是要打造出一辆智能自行车的整车,然后借此来改变全世界的交通状况。他提到,“之所以选择自行车市场,是因为全球在使用自行车的人数是非常庞大的,自行车工业总产值已经达到7700亿美元,这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市场。而在自行车领域,尚未出现像特斯拉一样搅动汽车领域的搅局者。”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在自行车领域像特斯拉一样的变革性公司。

当肯尼演示用软件控制车灯颜色的时候,台下传来一阵惊呼。肯尼紧接着把样品给观众传看。

13-10-28 01-39-44约什是一位华裔,但是他不会讲中文。他在今年一月份接受了Haxlr8r创始人西里尔(Cyril)的远程访谈,之后就来到深圳待到五月份,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五月开始,他到旧金山对产品进行巡讲和寻求报道,七月底回到深圳监督产品出货。他们的产品在Kickstarter上寻求5万美元的融资,结果超额募得12万美元。

LightUp套件包含的传感器基本上和Arduino所蕴含的传感器是兼容的。这就使得孩子们可以很简单地做出各种声控,甚至更高级的动作。他们与之配套的iPhone应用程序当中也有一个很奇特的功能,因为他们所有的配件上面都有一个很明显的颜色标签,所以只要孩子们将这些电器元件连在一起,使用手机应用给这个电路拍一张照片,应用就会自动识别那些颜色标签,判断孩子们组织的电路是否有问题。约什说,购买他们产品的目标用户不仅是学生家长,也包含那些想要学习点基础编程知识的大人们。

约什说,尽管这些公司师出同门,但是当他们五月回去美国接受各种采访的时候却是分头作战。这些公司在孵化成功之后,都是作为独立的产品去寻求采访报道的,虽然在一些特定的展示场合他们会作为一个整体出席。

中国项目

13-10-28 01-41-23颜其峰代表湖南大学媒体实验室(深圳)上台作发言。作为诺基亚中国实验室的后续,湖南大学媒体实验室和学校以及厂家紧密合作,利用学生的创新精神,做出了一系列将智能化、自动化技术应用到尚未完全信息化的生活领域的产品。他们给西藏的寺庙和僧侣制作了电脑自动讲经机,为社保部门制作了能够动态陪护老人并能和老人交流的电子宠物,为独生子女家庭定制了可以智能语音识别并人机交互的娃娃。

颜其峰说,他们希望用设计来填平概念和产品之间的鸿沟,用孵化器来填平教育与创业之间的鸿沟,也希望能身体力行的做出一些优秀的设计方案。

13-10-28 01-45-47而本次他们要向现场观众重点分享的,则是他们为智能手机制造商酷派量身定制的智能手表。开发代号为WatchMe的智能手表项目的负责人是正在读研二的学生。他在阐述自己产品的主旨时说,这是他们打算做的人体全身智能化装备WearMe的一个部分。在制作上,采用以现有手表为基础,添加智能元素的原则,而不是做成手表大小的手机。因此他们的顾问团队当中包括有着长期手表制作经验的制造商,这为他们的产品带来了相对更长的待机时间和更耐用的性质。由于他们的产品方案已经交给酷派,目前他们也没有办法透露产品的出货量。但表示该产品已经进入一个稳定的生产周期。

他还提到一个例子,他曾经见过一个使用山寨诺基亚高级手机Vertu的人。这款山寨的手机并没有原本手机所具备的功能,只是外观上很相似。他说那个人之所以使用假名牌手机的原因,是看中了这款手机作为奢侈品的向外展示的本质。但是即使是这款手机的正品,其作为一部智能手机的技术含量也并不很高。这就说明,奢侈品厂家在竭尽全力地让用户们每日使用的产品具有高贵的气质,但同时他们也想融入一些科技元素到自己的产品当中。现在市场上比较欠缺一个厂家,能够给这些奢侈品提供定制性的融入高科技的方案,而他们就希望在这方面做一些努力。

13-10-28 01-42-11雷锋网已经在深圳做了很多年。由于深圳长期以来的硬件开发传统,他们对于深圳的大大小小的公司非常熟悉,而且他们的办公室曾经一度就位于Haxlr8r的楼下。自八月份开始,他们每个月举办一次创客马拉松活动。李秋杰介绍说,前来参加他们创客马拉松的用户当中,约有一半是已经正在做创业项目,希望能够借活动机会宣传一下自身产品的,另外一半只是为了过来玩。

他说,在这个创业者群体当中,偶尔也会有一些团队让他受到触动。一个人制作了一种可以将音箱和随身听播放器嵌进去的衣服。他做这个产品的需求是因为他在自己跑步的时候,总是要带着一大堆零件才能听音乐,感到很不方便,于是就把这些东西做成整合在外套里。他在一次媒体分享会上提出了自己的产品,但是却遭到现场一些人的负面评论。他并没有因此放弃,仍然在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东西。

还有一些情况下,中国的创业者也会想办法去Kickstarter,而怎样就自己做的东西给老外讲故事也是一门学问。有一位创业者制作的是一个空气质量传感器。在中国这个东西也许非常有用,但是因为在国外,可能不是有特别多的人会关心他们身边的空气质量,因此他在讲故事方面遇到了一点麻烦。但是这个东西最终还是募资成功了。李秋杰说,有些老外虽然并不一定抱着实用的目的去看待产品,但是却觉得他做的这个东西很有趣,只是为了单纯的支持他的梦想而去投资。这也反映出国外的众筹网站环境非常好,国内一些开发者想要到该网站举行募资,甚至不惜动用自己在香港或者海外的朋友的身份,因为在该网站中国人不能直接注册。

Q:我是一个对此方面感兴趣的业余爱好者,如果要做可穿戴的医疗设备,现在需要注意什么问题?

A:(颜其峰)我的看法是,目前这个领域还是比较小众的,因为它的门槛比较高。如果涉及到比较精确的医疗数据的采集,比如心电图,需要有关部门的批准。要获得卫生部的批文大约需要一年以上,然后你要去三甲医院推销,又要花很久。如果要获得FDA认证可能要花更长时间。所以现在的医疗硬件,一般都是从最基本的计步和卡路里等方面做起,这样可以直接销售给普通人。

我觉得在国内做智能硬件,其中一个好处是,如果硬件厂商只会选择在美国本土采集所有材料,他们有可能不知道中国还有更加物美价廉的解决方案。比如一个德州仪器的芯片,每片售价大约折合1.8美元。同样的售价,如果购买联发科的芯片方案,传输速率将会超过德仪芯片的四到五倍。

(待续,请期待下半部分)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