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国外媒体,它们的名字本身就是敏感词,提了就死。另有一些国外媒体,很变态的不许别人转载他们的报道。比如《金融时报》说了,转述也不行,概括总结也不行,转了就等着收律师函。

因此它们的名字全都变成了“据国外媒体报道”。

哎呀,看到这个就不要感叹网媒不注重版权,多么多么无良了。试着去理解网编的苦衷吧。课本教你说标注来源是对著作权人的尊重,但是现实告诉你的完全是另一套规则。不吃现实这套规则的人会死得很惨。

如果你傻了吧唧的好心好意标注来源了,又因此收到律师函,那么你的存在就是一个最大的笑话。老好人不适合在新闻“圈”(juan)混。

另一方面,如果大家都很忠诚老实,你说不让我转我就不转了,连提都不提你,那么过不了多久,《金融时报》等媒体兴许就会知趣的取消古怪的禁令。但是如果是顽固不化如默多克者那又另当别论。

除了国字号网站,网络媒体没有自采新闻权,用报社的稿子,限制又越来越多,怎么办呢?只好“据国外媒体报道”了。要是像国外那样放一条活路,允许自己找点儿记者也好,现在把网站的新闻来源都掐死了,要是不想花大价钱跟报社和通讯社谈判,中小新闻站还哪里活得下去?

所以说就像以前提高新闻纸定价,征收印花税一样,如果你遵纪守法的运营新闻网站,那就必须有一定的资本门槛。穷人不能办报出书,也不能开网站。为了反这个资本门槛,确保信息自由,才会出现“据国外媒体报道”这样的事。

既然你没有交钱,那就随时准备好当被告吧。《新京报》算是比较活跃的,前一阵子起诉tom和浙江在线,不过人家是放长线,钓大鱼,觉得差不多养肥了,够自己啃一阵子了才动筷子。一旦起诉,所有网媒风声鹤唳,都不再侵权了,就没法吃第二顿了。任何一个被侵权的大媒体都有正当理由在任何时候起诉你,只是要盘算什么时候下手利益最大化。所以各位站长基本都是闭眼等着挨宰,没啥针对性的好办法。唯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就是“不要做第一个侵权的,尽量转载别的网站编译的,别天天想着整啥独家”。

版权可能是新的新闻业者遇到的理想和现实的碰撞之一,以后比这严重的碰撞还多的是。碰碰车碰到最后都禁不住让人想,自己这几年新闻学概论啥的是不是白学了?其实没有经过新闻学学习的人会把新闻业务当工作,学习过的人有可能会把它当事业。说白了,新闻学的专业知识就是给你一种理想,让你去追。毕竟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颠倒黑白,唯独记者不可以。就算以后自己在行动上确实颠倒黑白了,这点基础知识也会让你感到不那么安逸,不觉得这样的堕落是理所应当的。

说白了,这就叫“良心”。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