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Annie首席执行官贝特兰德·施密特谈他是如何起家的

photo

App Annie2010年首发,起初是免费服务,2011年贝特兰德·施密特(Bertrand Schmitt)成立公司。App Annie提供三种主要服务,包括分析,商店统计,以及商业情报。这些产品为应用发布商提供在下载,评级,营收,点评等方面的数据,帮助他们了解他们自己和竞争对手应用的表现。App Annie最新从红杉资本领投的新一轮融资中获得了1500万美元,自创始以来总计已经融资2200万美元。

马修·戴维德(Matthieu David)(关注他的LinkedinTwitter),来自大学中国市场研究(Daxue China Market Research),是一家在北京和上海之间穿梭进行市场研究的机构。他在930日为动点科技采访了贝特兰德。

在本次采访中,App Annie的首席执行官谈起了App Annie的起步阶段,和他之前在其他公司的经历。他也讲了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在起步的非常原始的阶段,如何增加成功的机会。

Q: 您曾经在以下这些公司当中工作过:Gomez, Zandan, Neocom, Arkadia。你也曾经是Neocom 和Arkadi这两家公司的创始团队的一员,对吗?

A: 创始团队?不是在Neocom,而是在Arkadia。没错,我是联合创始人,对于其他的,我没有参加他们的创始团队。

Q: 所以App Annie是您所初创的第二家公司对吗?

A: 是的。

Q: 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呢?

A: 这是个好问题。它曾经叫App Nanny, 。有些人会觉得(从比喻意义上来说)这个服务会照顾好你的应用。但是我们觉得,它并不是足够有意思。所以我们改叫现在这个名字App Annie,让它变得更温暖和更个人化。

Q: 这也让它变得更加国际化了。

A: 是的,你说到点子上了。最开始这是由另外一家公司提出的一个项目。在此之后,我花了两到三个月时间,让它独立出来运作,变成一个真正独立的生意。

Q: 我翻遍了你在App Annie之前的经历。你曾经做过应用的数据分析,对吗?

A: 是的,在Zandan和Gomez。那个时候并不能说是应用,其实应用并不多,那个时候主要是移动互联网。在这里我们衡量的分析,也是关于如何衡量关于运营和信息技术的事情,是非常不同的。你要知道移动网站的速度和质量方面的一些表现。我们从世界不同的位置访问这些网站,来获取速度和性能的数据。

从2005年到2011年,我先后为Zandan和Gomez两家公司做这方面的工作。Zandan只是对移动互联网而言,那个时候这已经是一项很难的生意了。但另一家Gomez最先是从桌面互联网开始的,然后问我愿不愿意领导他们在移动方面的新分支。

Q: 他们是在中国吗?

A: 没有,Zandan是在法国,Gomez总部在美国,在波士顿。我们在中国有一个数量不小的工程师团队。说到人数,我们在美国有220个人,在中国有18个人。中国团队主要聚焦于工程,美国方面呢,是比较高级的工程,运营和市场营销的产品。75%的生意都是在美国做的。而且他们在波士顿起家,所以是一家非常美国化的公司。

是的,非常不一样,对于Gomez,我自己是在美国开始的生意,最终定位在中国。我的用户和客户大多数人也是美国人,所以我要来回跑。

Q: 我们多谈一些开始(App Annie)生意的问题吧?在它活下来的第一年当中,你们怎么样?你说App Annie是由另外一家公司孵化而来的。在最开始,你怎么让这一切运作起来了,你如何获得你的第一批客户?

A: 是的,我们是被另外一家公司孵化的。孵化这个词本身意味着不同的意思,但是我想这样很好,因为这只是一个80多人公司内部一个4-5人的团队。我们所有的设备都是在这个办公室当中,包括饮水机,咖啡机,休息区域,所以这是个很漂亮的办公室。不像我们(App Annie)现在的这个这么漂亮,但是却足够可爱,以至于我们能吸引到第一批人。

这样我们能够真正地仅仅聚焦在产品方面,对于公司的起步阶段来说这很重要。产品是免费的,然后我们一步一步的试图让第一批用户过来。

我并不是提倡从另外一家公司开始你的计划,你可以从头开始。但是我相信,一个孵化器让你感觉是一个更大的集团的一部分,然后给了你其他一些人力资源,在其他的时候可以来谈一谈,并不是只是和你的小团队一起。你可以感觉自己已经像是一家大公司了。我觉得,这让我们在某种方式上面更容易——比起我们在车库,或者在学生宿舍开始创业。我倒不是说那样是不对的,但是像我们这样稍微方便一点。在同时,我们开始用不同的方式来组织我们自己。我们去了一个新的办公室,因为旧的不再能够容纳下我们这么多人。在我们有大约15-20个人的时候我们就换了办公室。

Q: 那是什么时候?在六个月还是九个月以后?

A: 我记得我们在那里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们搬进新办公室是在2012年5月,所以我们用旧办公室用的时间比较长。

Q: 两年是吗?

A: 是啊,在某种含义上我们向外扩展空间,希望能够由我们自己来。一开始真的挺不错,但是接下来你就要以自己的标准来活下去,而不是以其他人的标准了。不过这更像是当我们有15个人的时候,我们就希望能够搬到外面去。

Q: 所以你的观点是,有一个孵化器来培养你们,而且专注于你们正在做的事情是有帮助的。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你们是在特定的指标上去讲聚焦吗?

A: 当时我们聚焦于希望让自己免费的产品做得更好,然后开始搭建我们的付费产品。只是盯着这一方面,而不照顾其他方面是一件好事。这很明显是一个不同的组织形式,但是我们相信,我们是和市场一同成长起来的。有些客户在一开始就很大,比如电子艺界(Electronic Arts);但是其他一些人是跟我们一同成长了。毫无疑问,是我们帮助发掘了这个市场。

一开始一切进展顺利。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提出更多的需求,事情开始变得复杂。他们对于你能够提供的东西进行评估,而且对此深有理解。

从某种方式上来说,我们的目标比较类似于,通过产业的增长,带来越来越发达和多样化的服务。

Q: 谁是你们最早的客户?

A: 是一家咨询公司,他们买这个服务是为了一个对冲基金。

Q: 在中国吗?

A: 这是一家在纽约的对冲基金,给他们做咨询工作的团队是在中国。所以这并不是典型案例。我们有更多的对冲基金,但是在头一年,这是我们的头一个和唯一的一个对冲基金。这确实不是什么典型的例子,但它很重要,而且依然是我们现在生意当中的很小一部分。一步一步的,它自己也变成了应用发布者,尤其是在游戏方面,而且在我们的客户当中是比较大的。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编译:书航)

英文采访原文:Betrand Schmitt, App Annie CEO Speaks about the Start of App Annie

打赏
  • 叫annie 会感觉他们是很亲切的人吗??哈哈哈~~但是我喜欢这个名字,感觉像是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