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gIt散记:一场公关实战

如果一直都不知道所谓的 “公共关系学”到底要做什么样的具体工作,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去参加一个公关活动。如果你察觉到某个会议不只是大家碰头会面,吃好喝好这么简单,如果你能在会议进行的过程中嗅到商业的气味,恭喜你,你已经知道什么叫公关了。

《京妓半小时》昨天播出的关于网络打手的节目中提到,现在的网民就像看电影然后忙着挑出穿帮镜头的影迷一样,在每一个细枝末节的地方都不放过,都能看出这背后隐藏的公关气息。不过事实似乎不完全如此。应该说只有每天频繁接触媒体,并且对媒体传播的新闻足够感兴趣,到了能够有兴趣去跟踪一番的程度,才可能对软性公关产生足够的警惕。如果把所有表面美好的活动背后的商业味道都找出来,其实是一件很扫兴的事。这就好像你在环境优美的公园漫步,突然有一个人拉你过去,硬要指给你看狗屎在那里。好在周五的这次PlogIt聚会不需要你动脑去思考哪儿是公关的痕迹,所谓Party人从不打算隐瞒自己的主张嘛,这宣传意味太直接了,都没意思了。当然,这也使得一心想要真心听讲的观众有所不满。

作为一个好歹在网上小宣传了一下,有几个小名人参加的会,PlogIt选择在一个小餐吧举行,去的人并不多,已经算是比较寒酸了。这个餐吧藏在盈科中心的停车场后面,一条羊肠小径曲曲折折,又没有明显的指路牌,Google Maps又定位不准,结果同来的Cooku就走错路了。加之他们貌似还挺有贵族气质,散会以后跟着主办方去吃饭,听他们抱怨会场的纠缠不休——据说他们碰掉了嘉宾签到的那张桌子的漆。从一开始这个聚会就似乎故意要显得很贵族。

嘉宾首先要在入口处签到,找到自己的推荐人下面写有自己名字的地方打个勾,再去那边的屏幕上按一下自己的名字。这种明知故问的步骤只能被看作是炫耀惠普的触摸屏。可惜屏幕实际上是单点触摸,而且定位不是很准,有时候要用力按才能按下,还很容易按错。于是我领了I love windows 7的贴纸,还有一张要写自己心愿的明信片,进入会场。

和我一样,很多嘉宾就是专门找吃的,在场子左侧的食品台供参会者自取小点心和饮料,最受欢迎的饮料是橙汁,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海鲜,肉很咸,中间还穿了一颗小番茄,用竹签串到一起。对与会的普通听众,会议主办方基本是任其自生自灭的,于是大家就都去吃东西。主办方和公关人员像走马灯一样把嘉宾轮流互相介绍,Jason明显被拽着过去见文怡,公关一看这俩人同步率极低也没话找话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聚到一起了啊,啊哈哈……然后Jason就很拽的一摇头:哥去那边吃点东西。

他土遁鸟。

文怡的粉丝还是相当多的,这次她也能邀请一些博客读者来参会,应该说他们最想见文怡,但是主办方还硬是拉着文怡和其他嘉宾,来回进行枯燥到不行的社交,粉丝的机会很少。而另一方面,普通参会者都冲着演讲者去热心的搭讪,彼此之间不认识的基本就无视了。我站在Jason旁边,直接有人认出是Jason就直接绕过我跟Jason握手言欢,好像我是一堵墙。所以我后来也加入了伪粉丝的行列,去堵其他演讲者了。

所以如果真的有粉丝有机会来参加这个会,可能也会感到寂寞吧,尤其是当粉丝本人没有头衔,没有闪光的名片,只是凭着赤诚的热心想认识偶像的时候。但是,彼此理解就好。这毕竟只是一次公关活动。

7点整会议准时开始(准时很不容易)。会议开头放了一段介绍动画,里面首先回顾历史,广播——一台古董收音机,电视——一台古董电视机,互联网——一个蓝莹莹的IE图标。博客圈里的人恐怕真没几个喜欢IE的……不过谁让微软是赞助商呢。不知为何,我此刻想起了Opera和Firefox一众针对微软浏览器选择菜单经久不息的扯皮……

随后在演示互联网的搜索功能时候出现了必应的界面。这也正常,植入式广告至少对参会者而言太小儿科了。谁知最后才知道这也就是整场活动最高明的PR手段了,惠普在后来的强行插入几乎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而且总能挑那些成功引发众人不快的时间点上出现。

包小姐演讲完毕,座席左后方一位大叔缓缓起身,问道:

你能推荐一个能装下惠普笔记本的包吗?

全场黑线

然后讲啊讲,文怡讲完了,那位大叔又缓缓起身,问道:

#$$^#@惠普笔记本$^@#^@%&#%*?

文怡说:你要是赞助我一台惠普电脑,我立刻回答你

全场再次黑线

然后所有演讲者都讲完了,主持人G老师上台。是来宣布今天活动圆满结束的吧?台下开始动手收拾东西,G老师却说:下面是自,由,讨,论,时间。基本没什么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上台“自由讨论”,耽误大家赶公车地铁回家,当时可是差不多10点了,家远的都够呛能赶上末班车了。可是,G老师饱含深情地说:其实呢,有一个小姑娘本来没被邀请的,她眼泪汪汪的求主办方一定要上台讲讲,今天我们就占用大家宝贵的时间让她讲两句吧,“就不计时了。”台下不少人的哈欠随着这句话倾泻而出。

那就讲吧,哥对梨花带雨含情脉脉的软妹子最没抵抗力了。然后妹子上台,长得倒也真是不赖(就与会所有人员平均值而言),哪知道一开口开始讲起她未来心目中的科技发展趋势,一出口就是几个英文词连珠炮发射,还是排比的,什么multimedia、multitouch、multi啥啥,这抽象的后现代超电磁炮雷倒众人。问题是你为啥偏偏对惠普的多点触摸等技术那么痴迷呢?

于是全场再再次黑线

她也真能讲,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未来科技好像只在她脑袋里面有模型,别人都看不见,她楞能讲上10分钟,底下工作人员不得不举牌示意,她跟其他嘉宾高度一致,假装没看见。大家就只好在底下等。谁都不想提前走,尤其对文怡的粉丝来说更如此,他们就希望能在会后堵住文怡好好交流一下呢。于是大家的不满就在底下发酵。可是G老师上台之后又说了很简单的一句话,把大家按回座位:

下面有请活动赞助商微软代表讲话。

……

要说主办方不了解网络那是瞎话,但是他们的确不了解博客聚会该怎么开。PlogIt的老祖宗是台湾的Punch Party,人家严格限制嘉宾的演讲时间和内容厚度,PPT不能超过20张,时间限制在7分钟,7分钟一到,铃声大作,全场观众起哄把主讲人轰下台。但是新浪花大价钱请来的嘉宾,敢让观众起哄来把他轰下台吗?所以注定这就是又一个了无生气的“资深”论坛,这是毫无疑问的。

而且会议本身也会自我阉割。Jason的演讲内容本来打算很劲爆,后来也做了处理,某些欲说还休的地方,就干脆不说了。有些人跑题了,“那个”了半天,刚要进入正题,时间到了。到了也不管,就自顾自地讲下去。有些人演讲的主题太偏,台上台下没几个人懂,为了尊重嘉宾起见还要安排托儿来自问自答。总之我觉得时间上没有把握住属于他们意料之外的情况,是最大的失误。会议后劲不足,G老师想要挽留住听众的急躁劲儿越到后来越明显。

几乎所有演讲者都超时了——其中顶数Icebin超时最厉害,他用了宝贵的7分钟里的4分钟来播放一个手机进化历史的短片,根本没动嘴皮子,之后才开始论述他的操作系统进化论(其实挺好听的)。那超时了怎么办呢?铃声跟Punch Party一模一样,只是声音小到听不见。现场观众也没有人配合起哄,很乖很听话,演讲者撒个娇“人家不要超时了啦~”铃声立马消失。在这种情况下会议比原定计划超时了半个小时,这样一来后面的公关稿就没时间念了,G老师赶鸭子上架的硬是逼着全场把公关稿听完。

——假如有人跟我举例说明那女孩子确实不是公关人员,我会承认错误,不过至少现在我认为那女孩就是一托儿,而且是广告你就好好做广告,放个宣传片啥的我都能接受,你再用甜美可爱的语言来包装它还是广告,而且比单纯的广告听起来更难受。

会场号称使用新浪围脖来互动。不过现场很少有能正常发送围脖消息到大屏幕上的。我后来也去现场的电脑登陆围脖,发了两条消息,明显被绿坝和谐了。因为我发的是“这托儿也太明显了吧”这样的消息。也是因为现场很少有人互动,G老师亲自上阵,每当新演讲者上台G老师就用手机围脖一条。G老师顶贴不用马甲,勇气可嘉……

会议结束是10点钟。大家还是冒着赶不上公车的风险热情地抓住最后时机提问,各位演讲者也出乎意料的没有摆架子,非常谦和的回答大家的问题。我和旁边的哥们跟淫(误)科技的Icebin聊了很多。全体与会者退场基本是10点半以后了。

只是真正现场参加的人毕竟是少数,那些公关成分感知到多少,每个人到底收获了什么,都不能一概而论。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媒体到场,也不属于新闻发布,这次活动相对做的很粗糙。尽管我能理解,但我还是要说,假如主办方能更对得起观众一点,大家肯定会更高兴,以后这些被挑选出来的普通网民也许会因为plogit的好印象成为惠普和微软的义务宣传员。但你要让大家听完十几分钟不知所云的电波系未来畅想,再去听微软的嘉宾致辞,最后还想让大家喜欢惠普和微软,可就有点难度了吧。希望惠普送的笔记本清洁套装能管点儿用。

我想,那个坐在左后方的乱入男,这么卖力的宣传惠普笔记本,他的光辉形象一定会被大家记住的。哈哈。

plogit图片库,高清偷拍美女大图赏:
http://cid-aa0fea0a668512f1.skydrive.live.com/browse.aspx/PUBLIC PHOTOS/LIFE/200912/091218/PlogIt

plogit简介
http://www.kenengba.com/post/2057.html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