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珊瑚虫案的几个“为什么”

随着几天前深圳南山法院的一锤定音,珊瑚虫软件的作者陈寿福(Soff)一身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罚金120万元。珊瑚虫案因为其影响巨大,一直受到众多网友的关注。一个原本还是腾讯“亲密战友”的软件开发者,突然遭到原来“合作伙伴”的修理,最终落得这样凄凉的下场,让每一个曾经用过珊瑚虫的人们,都不由得想到一句今年开始流行的话来:
——这是为什么呢?
腾讯为什么要修理Soff?
在珊瑚虫(以及其他一些修改版QQ)安装的过程中,用户可以选择去掉QQ空间、手机短信、QQ游戏等几乎所有增值业务模块,以加快启动速度,减少系统空间占用。用户可以选择不显示QQ秀,以及破解只有会员才能享受的某些功能。在珊瑚虫QQ的面板上会多出一个珊瑚虫自己的自定义面板,上面主要是提供珊瑚虫机器人服务,以及珊瑚虫网站的更新。还有,QQ查找好友面板右下角的文字广告是为了推介QQ交友等服务,而珊瑚虫将其替换成了自己网站的链接。
珊瑚虫对QQ程序的改动,绝对不是替换一个广告那么简单。珊瑚虫把腾讯真正赚钱的地方基本上挖了个干净。现在的腾讯,主要通过卖QQ增值服务来赚钱,而这些增值服务全都在QQ客户端有一个入口。QQ客户端之于腾讯正如开始菜单之于Windows,腾讯一切雄心勃勃的圈钱计划都是从这里开始的。珊瑚虫等可以轻松做到把增值服务砍得片甲不留,腾讯能同意吗?
紧接着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最先遭殃的是珊瑚虫,而且还连着被告两次?不妨看一看其他的QQ修改版。没有任何一款修改版能做到有珊瑚虫这么高的知名度。飘云就算第二出名的了,不过人家小心行得万年船,始终不敢动半点盈利的念头,属于业余爱好。珊瑚虫案子一发,很听话的自觉开源了。其他打包党们力量太过弱小,形不成气候;至于LumaQQ和Pidgin之类的就更不用考虑了——这个考虑标准是什么?是使用QQ的最广大的那类人群,也就是除了QQ别的什么都不会用的电脑初学者们。
在珊瑚虫还能名正言顺的活着的时候,各大下载站——甚至也包括腾讯自己的科技频道——把珊瑚虫列为推荐软件,和正式版QQ并排,电脑初学者们大概会以为珊瑚虫和QQ是不同的两款软件。腾讯一直没有严打外挂形式的QQ修改版,也与此有关吧。别看外挂只不过是到程序文件夹里解压缩那么简单,使用QQ的绝大多数人可是只知道双击以后一路“下一步”的,使用外挂已经被他们认作是一项只有老鸟才做得来的伟大工作。很多男生以“修电脑”为契机展开钓MM的攻势,其实MM们的电脑会有什么严重的问题呢?男生们做的大概就是帮着装珊瑚虫这样的事情吧。
正因为如此,腾讯产品经理对cnBeta记者说,合法外挂“在用户开发过程中必须将QQ在线升级(用户端)的数据端口与腾讯在线升级链接”。这句话被访客调侃成“(做爱做的事时)在进出过程中,必须按照我的感受来调整频率”。惟其如此,才能保证用户用的是腾讯家的软件,能够使用腾讯的全部增值服务。
罚金为什么会高达120万?
只有当利益受到非常严重的损害的时候,腾讯才会用法律手段来对付软件修改者。动用法律武器也需要资本,谁都不会闲着没事把打官司当饭吃。那么珊瑚虫给腾讯造成了什么样的损失呢?有文章说,据财报显示,腾讯的广告收益占总收益超过25%(最新数字应该只有13%);在高峰期最高有30%用户使用珊瑚虫(这个数字的来源不明),所以腾讯的收入因为珊瑚虫减少了25%×30%=8%(或者13%×30%=3.9%)。这种算法是不准确的。因为QQ广告不仅出现在QQ客户端里,还出现在QQ各种游戏产品、QQ秀、QQ空间等增值业务,以及无线业务上面。被屏蔽的广告如今只是腾讯营收的极小一部分,珊瑚虫并没有通过取消聊天窗口的广告伤害到主要广告业务的利益。
比较合乎逻辑的说法是,法院认为珊瑚虫通过屏蔽广告获得的任何收益,都属于不正当的利益,因此评判标准是珊瑚虫得到了多少钱,而不是腾讯损失了多少钱。根据起诉书中的陈述,控方认为陈寿福给腾讯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是从ZCOM收取的广告费105万元,加上从265收取的广告费12万元,以及其他零散的收入累积而成。因此也有人撰文指出,腾讯早在2006年就告赢过珊瑚虫,当时赔了10万多元,那之前已经定案的违法所得也算进这回的审理中,是不合适的。
庭审过程中,Soff为什么认罪?
去年12月19日案件第一次庭审。根据珊瑚虫网站的记载,法官问Soff是否认罪,“能看出来他(陈寿福)浑身都在发抖,身体不停地前后摇晃,双手紧紧捏着起诉书,沉默很久后,低声说:‘我认为……(停顿5秒),构成犯罪。’”这条消息虽然极富感染力,后来却被现场“内线”证实为假。不过Soff到底还是认罪了,宣判当天“陈寿福对检察院指控无异议,当庭表示认罪。陈寿福辩护律师仍然为其做了无罪辩护”。
一个头脑正常的人,只要他认为自己做的事情不是犯罪,都不会这么痛痛快快地认罪的。那么Soff为什么和大家的期望相反,突然认罪了呢?
在制作珊瑚虫之外,陈寿福真正的职业是一名教师。他的百度空间还记录着他作为教师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他应该算是一名文弱书生,对违法犯罪有着本能的恐惧。他对珊瑚虫侵权的严重性也没有特别清醒的认识,要不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做的。正如某评论所言,“陈寿福就技术方面,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但其是一个法盲,其内心深处依然认为其获得商业利益是不道德的。”
回顾深圳警方逮捕陈寿福时电视台的报道,我们看见画面中的Soff头也剃了,衣服也换了,坐在那里沉默颓废的说,自己真的错了,愿意接受刑事处罚。这完全是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屈服的表现。他完全被击垮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完全没有防备之力。就像《古拉格群岛》中叙述的那样,大家明知道所谓的“逮捕”并没有什么确切的理由,但就是让人不寒而栗,不由自主的接受荒诞的事实。
这种不正常的精神状态让Soff只能做一种准备,就是完全接受可能的任何命运,采取一种逆来顺受的态度,认罪了就是认罪了,也不自觉的放弃了为自己辩护的机会。这应该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种解释。“许霆案”中许霆反常地出语惊人,让一直力挺的网友们大感尴尬,恐怕也是这样的缘故吧。
为什么大部分网友同情Soff?
截止25日,在参与网易科技调查的近6万网友中,93%的网友不满意一审判决。在网易的3000余条网友评论中,陈寿福得到了多数网友的支持,有网友呼吁“腾讯需要容人的心态!给自由软件一点空间”。甚至有网友期望出现“二审判无罪”。
为什么网友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Soff?我们向来有着同情弱者的习惯。陈寿福虽然据称代表着265等公司,但实际上他就是一个人在战斗,这是一个人和一个公司的较量,而且这个公司还碰巧是行业的垄断性巨头。如果没有网友的支持,Soff将彻底没有翻身的希望。他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使用自己软件的人身上。从这个角度说,网民支持Soff,是一种舆论监督的力量,有助于各方力量趋向平衡,避免引起不公平的现象。
腾讯的口碑向来就不好,因为它赚钱多少有点不择手段,而且主要针对青少年的商业开发模式也不断招致社会的批评。现在,Soff的被捕又让人觉得腾讯有过河拆桥的意思。腾讯以后多半还是会我行我素下去,它的现有模式也不会因为社会的谴责而改变,但至少它会注意到我们对珊瑚虫案的态度。它会明白这对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事情还有另外一面。网络调查既不花钱又不费力,又不用为自己的话承担责任。故而网友再支持,充其量就是口头上骂一骂而已。假如真的认为判决不公,网友捐款来帮Soff交罚金应该能做到吧?但是现在,忙着给有关腾讯的每一篇新闻都打上负5分的人们,未必能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行动。捐钱和看广告,不都是要自己付出点代价吗?那支持Soff不就落得和支持QQ同样肉痛了吗?那还支持个什么劲啊。和全国近三亿活跃QQ用户来说,我们所有人的反抗(包括抵制)都显得无比苍白。
该问的“为什么”还有很多。尽管我们已经能够梳理出珊瑚虫案的大致脉络,但是对这个事件的思考和讨论还远没有结束。
腾讯为什么要打击修改版QQ?
在珊瑚虫等修改版QQ安装过程中,用户可以选择去掉QQ空间、QQ游戏等几乎所有增值业务模块。用户可以不显示QQ秀,以及破解会员独享的某些功能。珊瑚虫QQ会多出一个提供珊瑚虫机器人等服务的面板。还有,珊瑚虫把“查找好友”面板右下角推介QQ交友等服务的文字广告换成了自己网站的链接。
珊瑚虫对QQ程序的改动不是替换一个广告那么简单。现在的腾讯主要通过卖增值服务来赚钱,而这些服务全都在QQ客户端有一个入口。QQ客户端之于腾讯正如开始菜单之于Windows,腾讯一切雄心勃勃的圈钱计划都是从这里开始的。珊瑚虫等可以轻松做到把增值服务砍得片甲不留,腾讯能同意吗?
因此腾讯产品经理对cnBeta记者说,合法外挂“在用户开发过程中必须将QQ在线升级(用户端)的数据端口与腾讯在线升级链接”。这句话被访客调侃成“(做爱做的事时)在进出过程中,必须按照我的感受来调整频率”。惟其如此,才能保证用户用的是腾讯家的软件,能够使用腾讯的全部增值服务。
为什么最先遭殃的是珊瑚虫,而且还连着被告两次?
不妨看一看其他的QQ修改版。没有其他任何一款修改版的知名度能有珊瑚虫这么高。飘云就算第二出名的了,不过人家小心行得万年船,珊瑚虫案一发,就很听话地开源了。大多数QQ用户都是除了QQ别的什么都不会用的电脑初学者,他们可能还不知道珊瑚虫和飘云之外的其他修改版,至于Pidgin之类的就更不用考虑了。
在珊瑚虫还名正言顺地活着的时候,甚至腾讯科技的下载站都把珊瑚虫列为推荐软件,和正式版QQ并排。电脑初学者们大概会以为珊瑚虫和QQ是两款独立的软件。腾讯一直没有严打外挂形式的QQ修改版,也与此有关吧。别看外挂只不过是到程序文件夹里解压缩那么简单,多数QQ用户可是只知道双击后一路“下一步”的,使用外挂可是一项老鸟才会的伟大工作。很多男生以“修电脑”为契机钓MM,其实大多是MM不会用而不是电脑坏了,男生们做的大概就是装珊瑚虫这类事吧。
为什么大部分网友同情Soff?
截止25日,在参与网易科技调查的近6万网友中,93%的网友不满意一审判决。在网易的3000余条网友评论中,陈寿福得到了多数网友的支持,有网友呼吁“腾讯需要容人的心态!给自由软件一点空间”。甚至有网友期望出现“二审判无罪”。网友的呼声是和很多专家、知名人士的观点背道而驰的。也许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是仔细看评论员们抨击Soff的文章,他们的理由都是那么的站不住脚。
我们向来有同情弱者的习惯。陈寿福虽然据称代表着265等公司,但实际上他就是一个人在战斗,这是一个人和一个公司的较量,而且这个公司还碰巧是行业的垄断性巨头。如果没有网友的支持,Soff将彻底没有翻身的希望。他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使用自己软件的人身上。这时居然有人说:Soff与腾讯相比是弱者,但是与广大普通网民相比就不是弱者了。奇怪,Soff是和网民打官司还是在和腾讯打官司?他本来就是全国普通网民的一份子,或者说是一个代表人物。网民在他的遭遇中,完全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至少有一半以上用户是看中珊瑚虫的显示IP地址的功能。洪波说“这是一种侵犯用户隐私的行为”,腾讯“其大是大非还是做得非常好的”。如果确实侵犯他人隐私,那么公安部门应该不会坐视不管;但实际上公安部门本身还把显IP的QQ作为破案用的工具,并且毫不避讳的在媒体上公布这种“高科技侦查手段”。腾讯自己就不尊重用户的隐私,还曾有消息说腾讯拟开发包月获取他人是否上线这种隐私信息的收费业务。如果一件事,自己能做但做不到,那就不要用这件事指责别人,把自己管好了再说。
陈寿福一直在做珊瑚虫,被捕时他胆战心惊的样子,难道说真的是撞了南墙才回头吗?如果明摆着告诉他这样做会换来三年徒刑,给他一个胆他也不干。我们在判定腾讯是否支持Soff的时候,应该意识到“法不禁止即可行”的原理。因为没有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他就当然可以以为自己能这样做。他以为自己签署的“悔过书”没有指明的地方,可以有自己的解释,却没想到最终解释权还是归腾讯所有。Soff因为没有在“悔过书”中指明的义务莫名其妙地成了“言而无信的小人”。我都替Soff觉得憋屈得慌。
而且腾讯在案件进展中还当着媒体的面说了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话,很多对珊瑚虫的批评反过来用在自己身上倒蛮合适,这已经有懂法律的人士做过分析;而这些话语送达到网络鞭长莫及的角落,效果胜过网民的千言万语。尤其令人不能理解的是还出现了电视台和报纸充当腾讯帮手的事情,“文章内容由腾讯公司提供,我们只是发表……”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也无怪乎人们本能的同情处于劣势的陈寿福了。
腾讯的口碑向来就不好,因为它赚钱多少有点不择手段,而且主要针对青少年圈钱的商业模式也不断招致社会的批评。由于珊瑚虫的出现,使用QQ协议的用户增加了很多,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Soff的被捕,总让人觉得腾讯是在过河拆桥。腾讯对待第三方技术开发人员的态度,完全可以从珊瑚虫案中看出来。我们假设Soff是一个趋利行事的人,假如哪边给他钱多他去哪边,那么腾讯将其收编不是不可能吧?腾讯对他有没什么深仇大恨。而且他在编程方面的才能,他为推广QQ作出的贡献,完全值得腾讯动用高薪。但是现实是没有假设的。
Soff也不是一点不对也没有。他通过修改有版权的软件营利,这个事实是改变不了的。但是腾讯在维权方面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正常限度,从而更加凸显出Soff的相对弱小,激起了全国网民的深切同情。腾讯以后多半还是会我行我素下去,它的现有模式也不会因为社会的谴责而改变,但至少它会注意到众人对珊瑚虫案的态度。它会明白这对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事情还有另外一面。网络调查既不花钱又不费力,又不用为自己的话承担责任。故而网友再支持,充其量就是口头上骂一骂而已。假如真的认为判决不公,网友捐款来帮Soff交罚金应该能做到吧?但是现在,忙着给有关腾讯的每一篇新闻都打上负5分的人们,未必能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行动。捐钱和看广告,不都是要自己付出点代价吗?那支持Soff不就落得和支持QQ同样肉痛了吗?那还支持个什么劲啊。和全国近三亿活跃QQ用户来说,我们所有人的反抗(包括抵制)都显得无比苍白。
该问的“为什么”还有很多。尽管我们已经能够梳理出珊瑚虫案的大致脉络,但是对这个事件的思考和讨论还远没有结束。过了这么长时间,各方观点都表述的差不多了,希望每一个人——每一个使用过珊瑚虫,并从中得到好处的人,都会得到属于自己的见解,都会从中学到自己该学的东西。
你可以和我上床,只需要遵循以下几点就可以了:
1、不能碰我的衣服
2、我的胸罩和内裤不可以擅自脱掉
3、不得试图把跟我学习到的做爱技巧实战到别的女人身上。不得未经我的同意抚摸我的身体。
4、在进出过程中,必须按照我的感受来调整频率。
如果符合以上四个条件的,我认为这个爱是可以做的!
要想拥有腾讯合法的修改版权可以,完全不用像传闻中说的那样给腾讯什么钱的!只要遵循以下几点就可以了:
1.不得修改腾讯的版本号码,不可以擅自更改添加自己的版本名字!
2.腾讯广告不得擅自修改删除(但可以可开发由用户调控的QQ迷你首页)
3.不得在开发用户的安装包内捆有其他广告宣传内容以谋利的行为,不得未经用户同意擅自修改用户主页以及注册表的行为!
4.在用户开发过程中必须将QQ在线升级(用户端)的数据端口与腾讯在线升级链接!
如果符合以上四个条件的,显示IP的开发团体腾讯认为是没有必要打击的!
珊瑚虫案一审判决,腾讯为何被指责?
近日,一则来自互联网的消息称,珊瑚虫版QQ软件的开发者——陈福寿被检方公诉案已经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宣判,陈福寿本人被一审判决有期徒刑三年,处罚金120万元,并追缴其非法所得118万元,共计238万余元。消息一出,互联网的各方声音就纷纷出现,不过这些声音大多是力挺陈福寿的无罪,甚至大骂腾讯卑鄙的,更有一些互联网及平面媒体都为陈福寿被判有罪鸣不平。笔者认为,对于陈福寿的这种同情,完全是源自于国内互联网暴力背景下的错位感情。
腾讯到底错在何处?为什么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却反遭指责和攻击?腾讯作为腾讯QQ的合法著作权人,理应享有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的所有权益。而当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护也再正常不过。很显然,腾讯在这场闹剧中,没有任何不符合道德的行为。不过,还是有一些珊瑚虫QQ的拥护者说,腾讯通过自身的强大经济手段,干预了司法公正,但是,这种无端的猜测,也正是中国互联网中呈现的一种“怀疑一切”的表征罢了。
而这次闹剧的另外一个当事人——陈福寿呢,他真的是被冤枉的吗?根据陈福寿本人所拥有的珊瑚虫工作室的其他幕后人员及辩护律师声称,陈福寿完全是被错误的抓捕,并被起诉的,而且找出了一系列证据,来佐证他们的说法。但是,他们的证据又有多少可信之处呢?
首先,陈福寿的辩护律师称“陈寿福主观上完全不具备犯罪故意!陈寿福开发珊瑚虫QQ,腾讯公司是许可、支持、引导和受益的!”并且提供了三条详细的依据。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不如我们来逐条分析一下,看看是否真的如律师所言。
1、2004到2007年,腾讯官方网站一直提供珊瑚虫QQ的下载,直到现在,仍然能够从各大搜索引擎找到相应的网页快照。
相关方面出示了由公证处公证的电脑页面截图,里面确实是腾讯科技软件下载频道提供了珊瑚虫QQ软件下载。但是,根据知情人透露,由于腾讯涉足门户网站较晚,2007年的腾讯科技频道的下载服务,完全是由ZOL中关村在线负责内容更新和维护,腾讯仅仅是购买了ZOL中关村在线的提供内容而已。那么也就是说,腾讯对于自己网站内提供了非法软件一事,并无主观故意,这也根本无法说明腾讯对珊瑚虫QQ的开发行为有任何的支持或默许。
2、“腾讯QQ2005正式版新品发布会”曾邀请陈寿福作为嘉宾参加,会中腾讯公司工作人员要求陈寿福给腾讯公司写一份有关腾讯QQ的功能建议书,同时希望陈寿福就腾讯公司应当为腾讯QQ软件提供什么样的接口,以方便于为第三方软件(包括珊瑚虫QQ软件)的开发提供便利提出建议。
这个理由,实在十分牵强,腾讯邀请陈福寿参加产品发布会,怎么会就成了许可他侵权的依据了呢?我想陈福寿也仅仅是作为一个技术爱好者的身份参加该会议的吧?如果按照这样的理由,某个用户参加了微软的产品发布会,回去之后是不是就可以认为微软认可了我继续使用盗版?
3、腾讯公司产品部门人员一直与陈寿福保持联系,讨论相关技术问题。
律师竟然要将一些技术人员的个人行为,称之为公司的官方许可行为,实在是让懂法律的人大跌眼镜。
从上面律师所提供的三点证据来分析,丝毫看不出腾讯有任何官方且明确的许可陈福寿开发珊瑚虫QQ的影子。
其次,陈福寿的代理律师提供的第二条理由是“陈寿福独立开发的珊瑚虫插件,与腾讯QQ是两种产品,并非修改腾讯QQ而来,其收益也是来源于网民对珊瑚虫插件的认可,并非违法所得!”,并且还辩称:“陈寿福开发的珊瑚虫插件虽然必须与腾讯QQ共同使用,但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产品。腾讯QQ相当于电视机,珊瑚虫插件相当于DVD机,DVD机必须与电视机配合使用,难道可以说DVD机是由电视机修改而来?这个道理显而易见!”
如果陈福寿开发珊瑚虫QQ是在完全没有腾讯QQ的前提下开发出来的,那我只能惊叹其是个技术天才,但是很显然,事实绝非如此。使用过珊瑚虫QQ软件的人都知道,珊瑚虫QQ重新打包了腾讯QQ的最新版软件,而且内置了多个流氓软件插件,并默认安装。而根据检方侦破的记录来看,珊瑚虫QQ中的这些流氓软件,给陈福寿本人带来了巨额的经济收入,并且也是法院一审判决中要求追缴的非法所得的很大一部分。而辩护律师拿出电视机和DVD机的关系来作比喻,更是滑稽可笑。
最后,陈福寿的辩护律师还强调:“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国内权威的知识产权界法律专家召开专家论证会,给出明确法律意见书即,陈寿福不构成刑事犯罪 !”我想这位律师也许是忘记了,法律才是案件审理裁判的唯一依据,而不是所谓的专家言论吧?
从上面的一些分析中,我们不难发现,作为陈福寿的辩护律师,其声称的无罪理由完全是一种狡辩罢了。这些辩辞终究无法掩饰在谎言下面隐藏的巨大经济利益。我想很多支持陈福寿的人,甚至不知道陈福寿及其珊瑚虫工作室,利用逆向工程、纂改腾讯QQ软件,捆绑流氓软件,到底获得了多少经济利益吧?如果你仅仅认为他们赚取的是养家糊口的辛苦钱,那么可真的是大错特错,否则法院也不会莫须有的认定追缴非法所得118万元之巨了。
究其陈福寿之所以走到今天,金钱的诱惑起了决定性的因素,正是这种通过自身技术牟取不法利益的邪念,才是改变了珊瑚虫QQ性质的根本原因。其行为和性质,与此前的“熊猫烧香”病毒制造者如出一辙。很显然,在法律面前,陈福寿的犯罪行为事实清晰,接受法律严惩也是无可厚非的。
面对这样一场闹剧,我们冷静思考一下,我们的网民不应该因为腾讯公司曾经乃至现在的一些不道德的做法,就去偏袒触犯法律的陈福寿。否则,我们将永远无法建立在互联网环境下的良好秩序,构建一个企业与用户良性和谐发展的新局面。陈福寿一案对于促进互联网及软件行业的版权维护意识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这是不可否认的。同时,从此类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我们也找到了用户最终战胜流氓软件的一些良好的契机。
无限交流论坛坛主 王玮
另据截稿时获悉,珊瑚虫QQ作者已经提起上诉,称适用法律错误依据,证据事实解释不清。既然Soff是打算上诉的,这就更说明了他之前的认罪多半是出于心理上的恐惧。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