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事情上了网都删不掉

我来给那些夸奖Chromebook和云计算,觉得自带硬盘总有一天会被扔到垃圾堆的同学们泼一盆冷水。

去年年底,台湾雅虎部落格和无名小站进入了关闭的最后倒计时阶段。十二月份,所有的博客文章变成只读模式。而再过非常短暂的时间,这些文章就会被连根拔除,没有任何地方会收留。

随手一搜,我看到当中包括一个六十岁老头子的家庭收藏,一个已经工作的职业中年的棒球梦想,一个闲着没事儿想写写自己看过的肥皂剧的女士,还有初为人父记录孩子成长的爸爸。如果他们不会在历时半年的搬家期限当中来回转移自己的文章,那么这些内容将会永远被淹没在互联网的尘埃中,而无法被人发现。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停止服务之后这些内容还会在搜索引擎上存留一小段时间,还可以通过快照来临时回顾一下。随着网站无法访问的时间延长,或者跳到一个统一的提示页面,搜索缓存刷新,残渣也会随风而逝。

在中国大陆,短命的内容托管服务更多。尽管他们都会提供那些一键搬家什么的功能,尽管你可以争辩说,在死期将至的时候并不活跃的用户其实也已经放弃这个服务了。然而那些内容的孤本毕竟还躺在那里。除了作者本身,没有足够多的人手来替他们搬运。

这还是之前的情况。在视频和图片托管服务出现之后,惨剧发生的就更加频繁了。我记得我在vlog上面储存了通过电视卡录制的大约十个小时左右的视频文件,都是零几年的电视节目。几乎是一夜之间,我发现我再也找不回它们。连一个给我下载回本地的缓冲期都没有。六间房(6.cn)曾经是网络红人胡戈的一系列视频的首发地。然而现在首发时候的那个页面已经无法找到,六间房网站虽然还在,但已经转型为一个美女视频直播网站。

我们似乎有一个错觉:互联网上的东西永远无法删除。一旦在网上发表了某些公开的内容,这些内容就将会被存储下来,并且绝对不会再丢失。可能会在原本的网站上被删除,但却会被很多次的转载并在不同的角落被保存。所以,似乎删除某篇文章以禁止其流传是徒劳的。

我们有的时候也可以在一篇文章来源网站是付费才能浏览的时候,只要以其中的某些字句作为关键字搜索,总能找到一些网站会免费的全文张贴剩下的内容。

但那只是针对大家都感兴趣的一部分信息而已。大多数人写在BlogCNMSN Spacesyo2donews博客,无名小站上的东西,如果不是在固定期限内保存,就已经找不到了。

总有一些东西,最终会丢得很干净。特别是当那些东西对我们自己很重要,但是对这个社会上的其他人却不那么重要的时候。

它们太低微,低微到搜索引擎都不愿意检索。它们太私密,少女心锁进加密的日记本,希望封存成时间胶囊,谁知却成了再也找不到的漂流瓶。

我们该说雅虎,微软,BlogCN等等都是混蛋,起诉他们赔我资料么?不可能,谁让你用着免费的服务。就像之前所重复过的一样,“如果一个用户没有为产品付款,那么用户本身就是产品”。免费网站在条款中,绝大部分都会写明他们不会对用户的内容安全承担无限责任,相反的是,用户可能必须承担无限的义务,比如自动默认那些网站可以任意采用进行改编——要不然的话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在网络电台上听到来自糗事百科的杂烩节目。

但是。考虑到这些免费服务的使用者当中,必定还包含一些不那么了解电脑,和不那么了解免费机制的人——他们可能是老人,孩子,农民,家庭主妇——他们把文章写在一个免费的博客服务,或者打开摄像头上传录像的时候,可能不会有什么服务会傻到提示他们“如果我们的网站倒闭了,你的东西说没就没了”。他们对网络服务有着“天生的信任”,也因此将会承受最大的遗憾。

的确,有些信息一旦到了网上,不管什么人想删除都删不掉。但那些信息一定是对于他人有价值的,不管那个价值是奉为圭臬的收藏价值,还是火前留名的娱乐价值。但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本身,其实对其他任何人都没有那么重要的借鉴和参考意义。它只对我们自己有意义。

这样的信息,实在是不应该仅仅保存到一个随时可能关闭或者中断的免费托管服务上面,更不能盲目的信任大公司:谁告诉你雅虎、微软或谷歌就靠谱了?

与此相反,我觉得随着个人数据安全被重视起来,有第三方为个人数据提供价格合理的长期备份服务,并签订协议来做“数据保险”,也许是一条不错的生财之道呢。

网易科技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