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谷歌离职的 Android 全球副总裁 Hugo Barra 将加盟小米,出任负责小米国际业务拓展,以及与谷歌 Android 的战略合作的副总裁。这个消息的震撼性质,在国外主要体现在前半部分的从谷歌离职,在国内则毫无疑问体现在后半部分的加入小米。——是的,没错,是小米!

有人评论说,”这比C罗加盟上海申花还扯。这个世界怎么了?”还有人说,“到小米来也是副总裁,那小米总裁就跟谷歌总裁一个级别了。”

尽管小米已经宣称达到了100亿美元的估值,仍然有众多的外国IT人对小米一无所知,以至于 TechCrunch 需要专门写文章来启蒙。但在小米的故乡中国,我们已经太了解这家公司的一切,以至于让我们审美疲劳。这就让我们对 Barra 的决定更加惊奇。

小米的特殊性不仅仅在于这是一家中国公司。小米还因为对Android系统的深度定制,而实际上在拥护谷歌统一 Android 生态圈的人士中享有恶名。对于正在下决心整治 Android 碎片化的谷歌来说,看到 MIUI 的感觉,也许应该像是看到西班牙老太太把耶稣壁画涂抹成了一只猴子的那种心情:

那么,为什么Barra最终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Barra 在 Google+ 上的离别留言中写道:

届时,我将帮助公司在全球范围推广优秀的产品,同时也会在世界各地扩张公司的业务。我真的非常期待这个全新的挑战,特别是因为我仍旧在Android生态系统圈中作战。

Barra 离不开 Android 生态圈。他进入谷歌以后火箭般的窜升都是围绕 Android 在公司内部战略地位的提升而带来的。 这种地位的提升是因为 Android 份额的提升,所谓量变引起质变,谷歌借助这样的市场份额,可以在现在最重要的移动领域与苹果自如的展开竞争。

但说到份额,什么样的份额可以绕得开中国呢?偏偏中国又是谷歌够不着的地方。国内行货机器统统没有谷歌服务,定制ROM充斥市场并将Android系统的碎片化问题放大。对谷歌来说,帮忙打败苹果的力量打着我军的旗号,但实际上连盟军都不算。

2013年二季度,小米凭借5%的出货量份额超越了苹果总的市场占有率则为6%,作为影响市场的单一力量来说,已经可以算是最强大梯队中的一支。进入小米之后,Barra 不管制定或者遵循怎样的方向,都是他以一己之力在谷歌以外影响Android生态的性价比最高的方式。

所以接下来,就要看 MIUI 的走向是要归顺谷歌,还是更加远离谷歌了。

MIUI 在不同场合宣称,“MIUI一直是Android生态环境的一部分,MIUI和Android 100%兼容。”但其实就算这句话是真的,也完全无法从小米与谷歌的双边关系角度做解读。

Android 采用的是 Apache 协议而非 GPL ,不要求商业厂商封装后还要保持同样的协议来开源,所以每一个修改者随时都可以将自己的修改版商业化,这是定制 ROM 存在的法理依据。只要你不像前段时间闹得过火的阿里云那样标榜自己是自主知识产权,没有谁——包括谷歌——能对你怎么样。

亚马逊对 Kindle Fire 系统的定制,在国外的Android定制中就去除了谷歌的所有服务,并将其与亚马逊帐号深度整合。在操作体验上,都不像是谷歌开发的系统的样子。面对有人批评 MIUI 加剧了 Android 的碎片化,我想小米只能回答: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目前,谷歌对 Android 生态圈的实际控制,以及它从 4.0 开始着手消除碎片化之所以能成功推进,与国外手机用户更加依赖谷歌服务有直接关系。手机厂商如果要保证出厂机器全都用上谷歌服务,就只能在遵循 Android 基本规范的基础上,再去遵循谷歌自己的规范,到4.0开始就变成完全一样的界面。

由于中国从官方角度完全封死了谷歌服务,使中国被迫成为深度定制 ROM 的全球中心,我们可能拥有世界最丰富的系统定制经验,这也让MIUI得以拥有一定的“国际声誉”,并还有全球化的用户社区支持开发,这在中国软件业是比较少见的现象。

综上所述,我不觉得 Barra 加入小米有助于改善小米和谷歌的关系。只有小米机器预装原生 Android 系统(即使受限制不能内置谷歌服务)才能根本上改善双方关系,但这是一幅你很难想象的画面。

假设小米真的要进军海外市场,倒是有可能在欧美机器上遵循谷歌规范,以保证谷歌不会“强烈抗议”。但目前,这种可能性还极低。

Barra 加入小米最有可能的用途是讲故事。小米如果要在未来寻求上市,找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是绝对不能少的。这让目前拥有期权的小米员工,对自己的身价可以有一个更高的估计。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