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树

过去一两个月我往返于大江南北,在纬度高低的地区次第飞过,除了从羽绒服到T恤衫的飞跃之外,也不断来回感受着秋天和冬天交替的景象。 10月某天,在奥体中心场馆旁一块人工绿地上,几棵金黄的银杏树直指天空,瘦 … Continue reading 银杏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