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罗尔的事,有几点想与 @可可苏玛 君商榷

前文:洗粉:你有什么资格唾骂罗尔 http://bit.ly/2fMjqsS

1. 唾骂罗尔的人,一般来说不会为他们的信息不准确而道歉,只要罗尔的目前生活水平大于或者约等于他本人现在的生活水平,他就觉得骂对了。

2. 鉴于求助媒体或者社会是一个杀敌一万,自损一万二的举措,目前——让我们按照你的新闻来源——背负东莞房贷,住单位宿舍,空有房产之名,还得养一台破车的罗尔应该:

1)哪怕倒贴钱也要卖掉车;养得起车(和停车位)难道不是生活富裕的表现?

2)将广州属于前妻的房产彻底过户,并让前妻签署确认书表明她不会为罗一笑捐半分钱(如果前妻同意捐款那对不起,还得等款项用尽);

3)以最极端方式解决东莞房产贷款问题,包括向银行透露违约意向,按银行指示看是不是能终止购房合同,并保留所有录音记录并于需要时公开

4)彻底处置名下所有存款,变卖一切家当(同样是哪怕倒贴钱)。公众要点是你没有东西这个结果,而不在乎你卖东西亏了多少。

这样他才能一定程度上免于被骂。但是,鉴于信息传播的代差,有的人只看到消息原文,有的人只看到第一层反转,他们没精力向下跟踪但是已经开始骂了。这就真没办法了。

3. 不特定人群的爱心慈善和募捐本来就是有风险的,披露信息不全面,本来就会引发一部分捐款者的先捐后骂,罗尔作为有经验的媒体人,理应明白这一点。因此,他的问题绝对不是说谎,更不是没穷到极端,而是“理应”预知自己行为的后果,不能以“我就是求转发,不要他们钱”作为托词

最重要的,小铜人转发说他自己要捐款时候,这时候群众捐款意向已经昭然若揭了,他还不体会到这样的后果,还没有发现事情几乎一定会失控。

现在面对一篇【点赞10万+】——这是前所未见的,一般这个指标说明转发已经上了千万级别——的文章,他才知道事情无法收场,不仅如此,今后他还可能因为收不到任何【可控】的捐款,而可能在众人目光盯视下,不得不走上上文第2条砸锅卖铁的道路。

4. 微信平台主动介入调解原因很明显,平台赞赏5万以内的限制被突破了,这是产品功能失败。不排除罗尔想到了限额所以才开了打赏,所以限制失灵腾讯要负一定责任。

5. 大V、媒体有可能明知道事情不那么简单,至少至少也知道有反转风险,但是他们跟着群众骂,因为他们各怀心事。

1)有些大V和媒体跟我一样,认为掌握话语权者手握社会公器,需要手动将自己的话语权调到平等地位,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正如小平同志讲“先富带后富”,在话语权上先富起来的人不能自己跑了啊。

2)另一些大V和媒体认为,罗尔本人滥用了自己的语言天赋。确实不是给所有人机会他都能讲个好故事,但罗尔曾在《女报》这份著名市井读物工作,让他深谙“知音体”的写作手法,知道如何打动人心,很难讲他没有在传播过程中偏私。

3)另一些大V和媒体认为,小铜人的作用不仅是捐款,他们还巧妙的躲避了微信诱导分享的初筛处罚——因为他们确实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人为慈善。再加上他们目标不是求打钱而是求信息传播,求转发——罗尔本人没有借助任何平台或个人求财——这又完美规避了意在管理此类行为的新《慈善法》,钻了刚出锅热乎的法律空子。人们应该存在合理怀疑,他们这些做法是高智商的有预谋行为,而不是偶然为之。

4)即使不是有意,女儿生病却想着为公众号涨粉这个表面现象也会让很多人感到不解。

5)最后,一些大V和媒体不考虑以上这些,而是群众喜欢听什么我就说什么,他们唯一的目的也是涨粉。具体我就不举例了,我私聊告诉你我说的谁。

6. 最后,有一点我觉得很重要——

谁在无脑?

谁转发了文章,捐了款,现在又暴跳如雷?

谁表示你如不是一无所有就不能募捐?

谁告诉你,不管你生活水平如何,总有比你活得惨的人?

谁强迫你参加比惨大会?

就是中国的“底层白人男性”。

你不能批判他们。你要试着了解他们,帮助他们争取自己的话语权,帮助他们想自己主张的合理性,帮他们补充逻辑链条,最重要的是,

把他们跟你拉到同一条战线,共同对付都不听我们呼声的那一群人。

不然你凭什么说自己挺川?前后矛盾呀。

文章来自 喵。 – 知乎专栏 http://bit.ly/2gSnpjK
使用 IFTTT 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