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到线下的恐怖气息

@keso 写了一篇《上网二十年》:

今天,如果你说我们都曾经、正在并将继续受益于Google,很多人会感到茫然,年轻一代并不清楚Android和Google的关系。

一边是跨国巨头的退场,另一边则是本土巨头羽翼渐丰,BAT正逐渐显现出未来巨头的模样。一边是互联网迸发出越来越巨大的商业能量,另一边则是扎得越来越紧的言论篱笆。如果说,互联网曾经是一个理想国,那么现在,中国互联网就是中国,它的好,它的坏,它的希望,它的绝望,如实呈现,甚至更加极端。

……我看得到互联网在中国的巨大发展,但我20年前所感受到的世界触手可及的那种奇妙感觉却越来越少,越来越弱,中国互联网发展得越来越像个繁华的孤岛。

然后下面一条评论:

放了半天屁最后还是抨击ZF的言论控制嘛!一个在互联网浪潮里面扑腾了很久但是却始终没有学会游泳的loser!什么叫孤岛?难道放任google公然涉黄发布反政府言论,放任fb上面各种不负责任的制度性攻击和挑拨就不是孤岛了?你口里的这座孤岛,涵盖了13亿人口,包含了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对于普通百姓而言,生活的便捷与愉悦的体验远远大于你说的那写不当吃,不当喝的政治口号!

在哪里都有这样的人,我感到很恐惧,他们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他们自觉自愿的把我们当成敌人,不管我们是否自己愿意。

就像知乎政治正确其中之一是反穆,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两大群体当中最极端的那一批人正在逐渐增多,对立情绪也越发明显,在互相都只想着neng死对方而后快的时候,回想到底是谁先谁后的意义并不大。只知道他们会把线上无处发泄的怒火延伸到线下,最普遍的方式是把仇人的信息人肉出来,然后当事人本人以及家人可能都不得安宁。

当记者安娜·莫尔兰(Anna Merlan)为美国新闻博客Jezebel撰文,深挖有关声名狼藉的4chan论坛内幕时,她可能不会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莫尔兰将4chan描述成“暴民的网络之家”,对此4chan上部分用户深感愤怒。有些人甚至公开贴出莫尔兰的家庭地址,并鼓励更多人给她送奇怪的东西,从怪味披萨饼到特警队等。

尽管特警队始终未能实现,但许多食物被送到莫尔兰的家庭住址(幸好是她以前的住址),包括配有三个奶酪、三个香肠、三块烤肉、三个意大利腊肠、辣椒酱、半个洋葱以及半个菠萝的披萨饼。

显然,莫尔兰受到“人肉搜索”威胁。她在Jezebel上透露了自己的经历,承认网络虐待者的动机就是为了“证明他们知道我住在哪儿,以此来恐吓我!”(via 被“人肉”了?别担心,记者应该这样保护自己

如果只是拉黑就能解决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如果有人因为你在网上发表的言论不符合他的心意,就要拿着刀过来砍死你,这才是切切实实的威胁。不管是穆斯林,反穆斯林,五毛,美分,理客中,小粉红,洗地党,带路党,喜欢川普的或者喜欢希拉里的,爱谁谁都好,只要延伸到线下,这威胁就是切实的威胁。

我感受到了网络戾气积累的明确威胁,这真的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在我们身边凝结成实际的警报,而有可能线下寻仇的标志性事件会触发当局的应激性反应,导致对网络言论更加严格,却不见得有什么效果的管控。

跑到国外也不是个办法,美国一样是大公司树立一个个孤岛,现在还坚持不用Google、Facebook、Apple等服务的不啻于网上难民。而且国外治安还没有国内好。

要不, @keso ,就让我们一起沉湎于对过去的回忆中别出来了,感觉那时代也不太可能再回来了。

微信公众号 lifeissohappy知乎专栏 http://bit.ly/1XnhLt1新浪微博 @lishuhang[推荐]走着走着就到了:我和队nv友piao的欢乐旅行笔记!知乎专栏 http://bit.ly/2dnZzdW微信公众号 zouzhezouzhejiudaole

文章来自 喵。 – 知乎专栏 http://bit.ly/2dmxo1F
使用 IFTTT 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