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记录#关于十八梯的几句稍显严肃的话

大家好我又来推广女票写的游记啦。我们在重庆住的最后几天是重温一下我们有回忆的几个地方,就包括她刚过来重庆时候去的十八梯。那么,首先是她写的游记:

浓情十八梯

--以下正文--

重庆是长江和嘉陵江两江交汇之处,被两江所划开的一座三角洲就被称为渝中半岛。岛是一座山,山上山下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重庆城也因此被分为上半城和下半城。上城有解放碑,有使领馆,有商业街,下城是码头,是棒棒军,是麻将桌。连接上城与下城之间的一小块地段,也就是十八梯。虽然拆迁工作已经开始数年,但这里至今仍是最后能挖掘到一点点重庆老城气息的影子的所在地。

重庆只给我们留下一点点历史,而这也不是因为法外开恩,而仅仅是因为政府很忙,无暇集中精力把这个垃圾堆搬走。宜居的重庆对这一小块历史遗留问题颇为不满,曾形容其为“从重庆‘母城’到城市‘毒瘤’”。不过,九龙城寨一样为香港官方不喜,我们并不能因为自己能从历史保留地随时返回温暖现代的家,就不能容忍生活在“原生态”里面的人也有自己改善生活的诉求。

现在,寸土寸金的渝中半岛已经被彻底改造。临近长江边上的房子,无敌江景,在房价便宜的重庆也算是卖的很贵的了。它们矗立在原先的下城,盖在已经不见踪影的贫民窟上面,那原来住在里面的人又去了哪里?

也许,我们昨天刚刚走出较场口地铁站,在隧道的洞穴里面看见的情景可窥一斑。在高温红色预警之下躲在隧道当中纳凉的那些人,随意地把几张报纸一摊,甚至什么都不铺就直接在地上;光着膀子,或者穿着背心,4个人席地而坐就可以打扑克。也许这些人在这里,而地铁并不驱赶,可能就是他们存在的最好的证明了。要知道,较场口这个地方隧道纳凉的传统可是历史悠久。震惊全国的“六五大隧道惨案”,就发生在40年代重庆作为战时陪都时间,而地点也就在较场口。现在正舒服惬意的坐着的这些穷人们,似乎在他们身上能穿越回历史,窥见那些老人们的影子。

残存在十八梯的一面面“拆”墙之间的,是整个重庆最被人忽视的一群人。也可以说是重庆厌恶他们。他们看起来有斗屋陋室,并以此作为要挟更多拆迁款的资本,他们自述的冤情用墨汁和粉笔写在残垣断壁,然后被人用白色石灰涂掉。在这里有着假药,江湖郎中,掏耳朵修脚的,这是人们能肉眼看见的部分,据说有人还在这里发现过暗娼,赌博,甚至吸毒等等罪恶的行为。然而,很多时候好的东西和坏的东西是共生的,想要把所有的罪恶都消除,那么附着其上的一些美好也将会随风而逝。这一取舍,往往由不得个人;喜欢一点美好的人,不趁早记录下来,也不行的。

十八梯的老房子,那是真老。它们与共和国同龄,或者时间更长,经过了无数次廉价建材的拼贴,还有从小卖铺顺来的饮料海报糊在墙上,作为惠而不费的保暖材料。重庆的天气,问题不在冷,而在潮。北方可以纸糊墙,重庆的纸贴在房子上,除了养蚊虫老鼠,更无他用。在这里纸其实还有很多,比如莆田系几十年前发家史上的文物——电线杆小广告,还有贴满了当地选民名单,希望大家行使手中民主权力的政府布告。

如果你想拍到传统和现代之间的强烈对比和反差,重庆似乎是国内最适合的几个地方之一。在这里,不管你从18梯的上面或者下面望去,都能看到两个摩天大楼群。再把他们跟,中间夹着的这些残破的,甚至是已经在拆迁的房屋以及砖瓦相比,就能做出冲击感非常强烈的画面。

作为森林覆盖率颇高的城市,重庆其实也并没有太多理由需要保护所有的古树名木和植被,所以我很替在18梯房子当中那些遮天蔽日向上生长的老树感到担忧。

走出梯坎,向着中兴路一直往上走,可以到达另外一些比较不错的地方——都是紧挨着的。比如说,有着金色的闪闪发光的洋葱头的重庆穆斯林大厦,晚间能够发出闪闪的金光。旁边有一座民族小学。最为奇特的是,在这个重庆最大的清真寺,重庆伊斯兰教协会等等的聚集区,其一楼赫然是一个7天连锁酒店,而且并不限制非穆斯林过来居住。7天提供的早餐餐厅在礼拜堂的入口同一个大厅。如果你有心来体会一下的话,一定会有很奇特的感觉。

在穆斯林大厦背后有一个露台停车场,这个停车场也是建在地势较高的地方,可以说是一个无敌的观景台,整个十八梯可以尽收眼底。旁边的渝亚大厦4层,是一个地理位置极佳的青年旅舍,我来重庆的第一站,以及以后的很多故事,都发生在这个地方。

(没有照片,照片都在女票的文章里呢-。-)

微信公众号 lifeissohappy

知乎专栏 http://bit.ly/1XnhLt1

新浪微博 @lishuhang

文章来自 喵。 – 知乎专栏 http://bit.ly/2brG5Fd
使用 IFTTT 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