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呀,那些被画出来的叫梦想的东西

5年前我的梦是这样的。

那时候还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会很快降临。

5年过去了,很多事发生了改变,当初梦想的东西早就在手中,现在的梦想却怎么也画不出来了。

因为比起之前的梦想,这个不太好画。

我画没有生命的物体非常好,但一直画不好人脸,就好像我擅长和没有生命的物体打交道,但一直无法了解人心。

—-

这5年中间,有一次我想继续画出自己的梦。

那一次我去muji买了一个空白的拼图画板,还有各种各样色彩的水彩笔。

我要画的偏巧就是一张人脸。我打算等自己画的足够熟练了再以最好的姿态画上去,晾干以后给那个人。

我应该永远也等不到把这样的图画拼图亲手交给她的时候了。更不用提到现在我还没有动笔。

—-

此前我还是亲手做过礼物的。拿着笔和纸高高兴兴地画出来,剪裁,粘贴,用胶带一条一条缠上去权当“塑封”。

结果被拒收了。因为做得特别丑,说的好听一点是小学手工课水平的东西。

自己事后看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丑,只能是当垃圾扔掉的东西。给点面子的话可能当面收下,随后就塞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在那之后我去买的画板,心想如果不是最完美的画出来的话,就一笔都不要动。所以到现在那画板也还是空白。

—-

也好在没有动笔,这张画板现在依然是空白。这上面应该是一张怎样的脸孔?我现在还不清楚。

等我会画人了,也知道该画什么了,我的梦想才不要像某个大V的梦想一样,变成推销用的宣传品。我要好好地守护那样的梦想,就在一份这样的画板上面。

这对我来说是仪式一样的东西。完成它的背后意味着很多额外的——没有必要的——工作。而且我自己做的什么事情,充其量只对我自己有意义罢了。别人才不会关心的,大家不都是只看结果,不管过程的吗?

但我有着这样的执念,我必须在这拼图上完成一幅画,然后把它打乱交给某个女孩子,让她亲手拼起来——这画板上将会有她最美丽的样子,并且这是我可以给她的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