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uing My Ride

我希望珍惜每一个晴朗的日子,用自己的镜头把这些晴空万里下的美景记录下来。这样等到天空不是那么晴朗的时候,这些照片就更加显出其珍贵——就比如今天。

在老城区依然有这些颜色鲜明的房子。另外一方面,上书拆字的门面房的同一栋楼,曾经我在那里参加过高考。如今整个院子都在施工当中,一座全新的商住楼即将拔地而起。

这街上有一些楼的年龄已经超过三四十年。在我还小的时候,那些楼刚起来十多年,也算是新房子。现在我觉得,如果城市需要拆卸拆一些老房子,重新盖起更高的楼房,那么也许拆现在楼龄十几年的房子似乎我更能接受一点。我觉得,那些楼龄四十多年以上的房子太老了,已经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但是如果是现在当官的话,他们可能会觉得那个房子是在他们小的时候盖起来的,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新楼了,所以拆起来似乎就不会有太多的心理压力。

公交车上也有电视广告。不过这广告的手法已经有6-7年都是同样的简单粗暴。坐在车里,路上不断的有老人进进出出。最后一站是一个钢铁厂,为了方便大型货车来往,场站的门口是一片极其宽广的空地。也正因如此,我能拍到非常广阔的天空。

家中的菜园还是一如既往地提供各种新鲜蔬菜和水果。拿在手里,对比明显,似乎看起来比吃起来还要过瘾。我们在正午的阳光下把蔬菜分送给亲友和邻居。

前天晚上,我走进储物间把尘封了半年的自行车扛了出来。但是走遍新城区居然找不到给自行车打气的地方,第二天我只好骑着轮胎半瘪的自行车回家。但这并不打扰我路过新区最美丽的地方。

市民广场的这个可以喷水的装置实在是让我着迷。即使是在工作日中午,整个广场上面几乎空无一人的时候,这些装置也依然是开着的。走在这些小区里,总让我想到,在我很小的时候看着自己的房子,再看一看资本主义水深火热的状况,心里就想,我们的国家什么时候也能到达这种程度呢?

其实新城区和老城区的区别,已经有点儿像是资本主义国家和我天朝的区别了。前者是“好山好水好寂寞”,后者是“好脏好乱好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