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t Home Sep. 2013

醒来之后不到一秒钟,我就把前面做的梦的内容忘记了。既然我知道梦只是人为了填补脑袋里面内容不一致的地方而随机填入的内容,我也不会为此太过焦虑。

在家里一个星期的计划已过一半。发现自己的这份工作还真是没有休息日。家里人问起星期六到底有没有休息时间,我只能说“算是休息”。

连续两天我都睡在家里爸妈睡的大床上。打开窗一看,绝佳的窗外风景。然后我必须在15分钟响一次的铃声最后一次响起之前,完成新一天所有的准备。

赤峰是一个非常简单易懂的城市,在早上六点钟能够想起的鞭炮声,你只能把它解读为有人家结婚了。而我这次回家就是为了参加我表哥的婚礼。

周末的两天赤峰晴空万里。到周一,天空重新变得灰蒙蒙的。也开始起风了。

 

有一路公交车直接从我的这个家通向那个家。在新城区和老城区,各走过一半的路线。我只是想尽可能的利用这两天的好天气,多出去拍一些相片。

 

赤峰学院附中分校这么长一串名字就透露了学校悠久且复杂的历史。教学楼原来属于赤峰师专第二附中,后来变成学院后,这个中学一度独立出来改叫“竞泽中学”,取“物竞天择”之意,不过它自己却并非“适者”,主要作为高考生复读学校存在,后来又回到了学院旗下。今年年初,因为有河北考生在学院附中“高考移民”,这所学校从明年开始就失去了组织学生高考的资格

 

百合花园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建起来了,是最早的一批现代化装修的小区之一。我还记得这个小区的标识跟一个洗衣粉的商标是一样的。

哈达西街和松洲桥是沟通新旧城区的交通要道,赤峰最受欢迎的公交线路之一“7路”和我坐的车共享这部分路线。

 

黄金大厦和赤峰商厦一带可以说积攒了一堆“历史建筑”,但老楼重新粉刷成七天酒店,这却是新鲜事。去年开始,七天、如家、格林豪泰都进入了这个标准间每天只要30元的小地方。

赤峰商厦对过的建行楼后面是丽景酒店,我哥的婚礼就是在这家酒店办的。当天婚宴上很多菜都明显地不新鲜,大虾甚至都不能吃,在调解之下酒店抹去了600块钱的零头。

 

没有被摄入镜头的民族宾馆曾经是赤峰地标性建筑,几年前由奶白色变成了巧克力色(赤峰旧楼翻新不知为何偏爱这种色调),现在我经过的时候大堂都拆的只剩下瓦砾。

 

我一部分关于电脑最初的美好记忆来自这家小区院内的打字复印店。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家刚搬进来不久,我在这里的电脑上打开Windows 98,玩一个潜水艇排雷的单机小游戏。玩法很简单,左右键加空格键。满屏幕赏心悦目的蓝色让我陶醉于现在想来很无厘头的科技感中。

对了,我家里的电脑当时是Windows 95,所以98能变色的标题栏当时都能吸引我盯上半天。

 

这是那路公交车的B面。记得去年9月我回家,正赶上举国上下抗议日本宣布钓鱼岛国有化,在邮局旁边的商铺大屏幕上打出了很滑稽的漫画,看来还是要踏平东京啊。:) 现在已经变成大屏手机299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