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n Shanghai

上海的冬天,真的比北方冷得多。

搬家以后,第一天晚上睡觉,竟会从梦中冻醒,起来发现早晨5点多,身体裹成一个蚕蛹,身体外面2厘米的地方就冰冷冰冷的,再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直到昨天晚上,尝试着把被子裹成木乃伊状,才算没有散失绝大部分的热量。

写字的时候,手指都不听使唤。用手机打字的时候,手指抖到会按错按键的程度。这样的寒冷,让大脑思维几近停转,写东西都很难写的下去。晚上没人看着,自己就消极怠工,陷进被窝里,尽管被窝也不怎么暖和。

昨天去超市,买完米和鸡蛋,在电热毯的柜台前转了一个来回,双人的最低150多块钱,却始终下不去手,只是买了10块钱的绒面热水袋,还很小很小。每次逛超市和上网都要精打细算,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差不多半年。我甚至还有过为了等待全家的面包降价,在店外转了一个小时等着的经历——全家到了下午1点以后面包3件打八折。

算起来我以零收入的情况,已经在上海呆了几个星期了。靠着自己前一阵子攒下来的钱还能撑一阵,但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害怕自己一下变得一无所有。我生命中第一次有这样的体会,正是在我辗转告别北京,坐着京沪高铁来到上海的第一天晚上。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住宿的地方,但和预想的不同,那里并非拎包入住,而是货真价实的租房,要签合同才能拥有自己的一小片独立空间,就连之前在青年旅舍那一点不属于自己的热闹也没有了。

我实在觉得自己语言贫乏,不知怎样才能形容我第一天晚上在那个叫做“精致小家”的几平米的空间内,和衣而卧在空荡荡的床垫上的感觉。房间是冰冷的,关空调没多久,热气就会很快散去——现在我也没敢开空调,怕费电。房间里没有对外的窗,只有一个小窗对着走廊,空气流通不是很好,关了灯就不知道白天还是黑夜。

那时,我最直接的想法是——这个城市不欢迎我。似乎身边的一切,像是张开一双手,要把我推开一样。

其实我真正的人生考验现在才刚刚开始。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找工作,学会自己喂饱自己,学会如何有效的利用时间,以及在相隔千里的两人之间,维系情感的纽带。以上这些,都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

我发现自己突然有很多话想说,不知不觉也经历了很多。如果三四个月就已经如此漫长而复杂,如同过山车一般,那七年真的就不能用痒来形容,而是两辈子那么久。

我听过有人说,遇见对的人,什么都不用想,就好像一切都很自然而然的发生一样,就算多年后还是如初见时那样,仿佛时间一直美好的停留着。我只能说,也许有那种情况,但那不是我的经验。自己必须在磨合的过程中不断成长,在变强大的同时,一点一点把复杂的事情变简单。

再说,现在只不过是两手空空的自己,其实没有任何可抱怨的吧。

以后,我应该也会让房间变得温暖,让新朋友们来自己家里做客,期待属于两个人的夜晚和周末——这不是理想目标什么的那么简单,而是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 鬼怪式

     无论多么艰苦的现在都将是记忆和过去。所以,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