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expectation, beyond desperation

《冰果》17话观后

我相信能把片子或者小说一直看到现在的同学一定会觉得自己有什么话要说,也早就有人看完就写出了大家的心声,因此轮到我的时候已经基本没啥可以补充的了。

请允许我先引用一段:

总有些人,再怎么努力你也追不上。
总有些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你多年的努力远远抛下。

而当这个令你绝望的人是你的朋友时,这种绝望就来得更令人痛苦。

里志说,期待这个词一定是要在彻底死心之后才能说出口的。
田名边说,期待诞生于绝望。
当一个人的才华耀眼到你甚至放弃去追赶,强大到你甚至提不起与之相争的念头,这种绝望便又更深了一层。
印象中,期待这个词从未在这个意义上如此沉重。
当回忆起奉太郎对田名边的侃侃而谈之后,里志再次说起“数据库是无法给出结论的”这句座右铭时,自嘲背后又透着多少无奈和悲哀。

进一步,当这个人拥有你可望而不可及的才华,自己却对此毫无自觉甚至不屑一顾时,这种绝望便又平添了一层无法言喻的酸楚与近乎愤怒的无奈。

而当这个人甚至背叛了你的期待 ——诚然,自顾自对他人产生期待或许是期待者自己的过错——这种绝望便终于万劫不复。via

里志是故事里主人公身边必须会有的配角。他梦想有一天也能像主角那样直接说出犯人是谁,但他根本无法做到,对这个他最好的朋友,他从来只能仰望。

然而在他仰望主人公的时候,我也在羡慕他——他乐观积极的面对人生,参与到蔷薇色的生活中,能够带热气氛的能力,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某个我没法战胜的家伙。

这种能力,或曰性格,似乎也很难在后天培养出来,就算有了,也总会觉察出什么地方不一样。

而喜欢独处的我,似乎也不具备那种令人沉迷的忧郁气质,或是雾气一样环绕的谜团。简而言之,我实在是一个一眼就能看穿的没有深度的家伙,连做配角的资格也没有,顶多算个路人甲吧。

我很清楚也有人对我羡慕嫉妒恨,我也清楚他们为什么会羡慕我并不看重的东西,我却帮不了他们——或者说,没什么可帮的。

我只能再一次承认,我做不了别人,我只能做我自己。再做什么也不能脱胎换骨的改变自己。

但是,努力做点事情,也许确实会改变一些其他的东西。我相信,那一定是我现在虽然觉得并不需要,但以后一定会帮助我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永远完不成的梦想,都有绝望之中的期待,同时又在自己浑然不知的时候——或者幸运的已经知道——自己被其他的某个人,这样的期待着。所以每个人都能从故事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所谓天道酬勤,那是天才以外普通人们的自我安慰。但是,那并不是说天才以外的努力全无意义。我愿再次引用梭罗的那句话:

人类在过着静静的绝望的生活。所谓听天由命,正是肯定的绝望……可是不做绝望的事,才是智慧的一种表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