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ing of something everlasting

曾有人欣喜的向这个世界宣告,看到了眼前展开的无限的可能。

不过这可能有好也有坏,有欣喜也有悲伤,欣喜来的多么出其不意,悲伤就可以多么突如其来。

我曾说过,我不愿看到一期一会,相聚越是如烟花般绚丽,离别就积压越多感伤。我只愿每一段美好都不要戛然而止,即使冒着变调的风险,也要继续吹奏邂逅之曲直到最后——因为我宁愿冒这个风险。

然而我太过微小,握不住那么多不同方向牵引我的线,最终只能抓住一根而已。即使这样,也足够让人安心。

不管世界如何变幻,我只愿留一样东西永远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