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十年,人生一叶

2014年8月,我这个博客有据可查的第一篇内容就有10年的历史了。不过那是没有公开的邮件记录,对外公开的第一篇应该是这首讲单恋的诗。这并不是我记忆里我最早写的博客文章,但03年写的几篇我确实已经找不到了。

截止目前,这个博客有900篇文章,其中106篇是私密内容。它们无比翔实地记录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心路历程。

本来我以为已经很久没有对自己做过年终总结了,可是大概我自己每一年年底都是这么想的,结果我发现自己从2007年以来到现在,每一年年底都写过自己那时候的总结。

2007年以前

09年的时候,我看到高中同学合影还能有点儿触动,现在已经完全断绝。

没必要觉得自己不装高中同学情就很遗憾。高中我确实有很要好的同学,但绝不算是快乐的日子,只算是一种苦难到麻木的生命体验。

这不影响我把那个时候依然在我身边,有意无意帮助我,别让我自己陷得太深的好朋友们看作此生的珍宝。

2007年

那个时候,说白了就是我喜欢A,B喜欢我。不过,就像以后很多时候我说自己感情有关的事情一样,我都在夸大其辞地陈述,再虚化一点事实,混入一些想像。简单地说,那个时候,我在别人眼中没那么好,别人也不如我想的那么好。现在呢,也是。

那个时候我其实很多时间花在记流水账上。我记得上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跟我说过,如果想要锻炼自己写作的能力,那记流水账是个办法。现在我觉得,虽然确实能让我的文笔好一点,但是内心的空虚并不是流水账可以弥补的,如果内心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缺乏活力的源泉,再多东西也只不过就是流水账。这个习惯我现在已经基本上没有坚持了,但是拍照流水账如故,现在我看到过去的每一张照片都让我回想起过去的情景。也许我时间足够的话,把那些事情都整理一下,也可以写出自传体的小说什么的。

2008年

奥运会结束之后,天津外国语学院的汉文化传播学院——也就是我当时所在的地方——为奥运会当中拍摄的一些图片做了EXIF说明的编写工作。这是一个不能再细的外包活,最终能够体现在什么地方,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这个工作也没有发表任何的证书,也不会成为你在奥组委工作什么的记录,充其量就是个外包,但是,当时我还是把它写在了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份简历上。我不觉得大家那个时候的热情被欺骗了。说实在的,大学总要经历一点有自己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参与的事情,即使其他几个人在过后的日子里并不能一直陪伴你左右。

2009年

说来也奇怪,我连续喜欢上的几个女孩子都是有一段比较暗黑的历史或现状的,可是最后才弄明白人家能走到今天根本不需要你的拯救或同情,反倒是你自己比较值得别人同情一点。

我跟这个女生以及她的(现在已经升格为)未婚夫,现在关系都还不错,哦对了,还有她的妹妹。也许小时候缺朋友的我,今天能得到如此知己相对,也被无数张好人卡堵死了进一步发展的大门,童年的怨念是否算是如愿以偿了呢……

还有就是,那时候自己已经流窜于京津之间了。接下来就是波澜壮阔的人生。

2010年

疯狂看动漫的一年。那个时候,我对自己隔壁床的室友,一个新番雷达说,如果你是女生我一定追你。这么多年过去了,回想一下,此话依然成立。可惜,我们俩性取向完全正常,也都没有变性的打算。

那一年的关键字列表让我一秒钟就复活了好多记忆。我很多现在一直坚持下来的习惯,和常伴身边的东西,都是源自那一年。那一年,基本和大学生活说了再见的我,也彻底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感状况,为今后第一次真正的恋爱打下了基础。

但是,我刚出来还是很任性,还是很幼稚。我还坚持着给所有人写信骚扰,以至于三年后,我依然难以改掉“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示好,自以为对方也很喜欢”这个可恶的毛病。

2011年

我已经和同事相处很融洽了。小时候“没有朋友”的诅咒,我依然在拼命补偿中。我觉得在网易科技的经历让自己无比骄傲,真的可以有这么nice的一个团队,也让我对自己可以做成很多事情都有了信心(当然今年很多事情则是让我觉得自己少了很多信心)。

年底过后不久,我和大学时候各种单恋暗恋表白不成的乱七八糟的关系一口气全都说了拜拜,然后重新正常的跟她们来往。所谓“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那一年,我给自己定下的几个清晰明确的目标,开始逐渐固化成心底的怨念。每一年回头看,都完不成。2011年也是这几年间相对而言,自己收获最多的一年。

2012年

斩断各种关系和自我调养的过程依然在继续。在家乡,我的老朋友们对我充满了担心。

尽管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爱情长跑,却并没有给我带来轻松愉快的感觉,我的表现就像现实生活中跑步一样糟糕。跑两步就要停下来喘一喘。

年底,我漂流到上海,真正是举目无亲。当然,我拿出自己在青旅时候的适应性,硬是自己调整了过来。但这可比不上接下来的一年,自己对自己要求的重大改变。

2013年的总结,将另有文章写出。真是有很多话要说啊。

凭借着自己的本机备份,以及独立域名的备份,我现在拼命地维护着自己过去这么长时间的记忆。图片我是早就知道会灭失的,但宝贵的文字,确实是留存了下来。

这是我活在世界上的证明,看着过去,会更给现在的我以鞭策。我想看到再过一个365天的自己,与现在有多么大的不同;而我是一个智商低的人,是一个没有自制力的人,只好用这种并不聪明的办法,让自己每天积累一点,然后形成前世轮回一般的条件反射,直到有那么一年,我痛痛快快地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全都给做了。

我会继续把博客写下去。

题图:2013年,广州住所的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