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归零路程:我的2013年

我的2013年是在混乱和挫折当中度过的,夹杂着种种起伏。总的来说,觉得今年自己的运气不是很好。应该是痛苦的时候大于快乐和幸福的时候,压力比以前大。虽然有了生平第一次恋爱,但是实在不敢说,因为这个就能够盖过一切悲伤,不愉快以及种种其他。

预演,学习和所有时刻的真正来临

当海浪拍过沙滩,当飞鸟划过天空,是否没有一点痕迹留下?我觉得不应该。我们可能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改变,但是很显然,对于一个刚刚开始成熟的人来说,我遭遇的改变要大于其他人。走完必经之路的人,他们未来的人生可能无悲无喜的平静度过就可以了;但是对我而言,真的是完成了很多很多的启蒙,刷新了很多很多次三观,让我知道事情远远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

在这一年,个人的心理上遇到很多危机的时刻。每当危机到来的时候,我都竭尽自己的全力去拼。现在想一想的话,就算竭尽全力了结果也不一定很好。但是我不会因此就否定自己的努力。以一个弱者的角度,我觉得我更愿意领会和感同身受其他弱者所遭遇的那种无力感,当危机来临的时候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可能自己这边还有一种“为了要成为负得起责任的人,我一定要努力”这样的愿望,但是努力的对象却不一定有那个耐心等待。也许扶上马送一程,就是最后的温柔。

深深的感谢,由此永植于心。

我觉得就算一个人再没用,他也应该能够走进谁的心里,能够真正的解决那个人最根本最终极的需求,成为永远放不下的羁绊。也应该会有只要认定了一个人,只要那个人没有存心背叛,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能两个人一起想办法好好解决,憧憬未来的人存在。慢慢的等待不如自己成熟的人成熟起来,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能量的储备,但我相信这样的人是存在的。相信是你能授予他人最大的力量。在等待的过程中,自己相信自己则是重中之重。

丢东西

这一年我丢了太多东西。既指实物,也指实物之外。每丢一次东西,都损害了其上附着的某一部分灵魂,记忆或者感情。至少可以说,丢东西是因为我没有用心,用心才不会搞砸,才不会弄丢。可是我在竭力办好每一件事的时候,确实是疲态凸显。而且,自己既有使不上劲的绝望,也有不想用力的懒惰,听起来其实觉得这个人挺没救的样子。

大概是七八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那个时候,感觉没有任何人能平息自己的心,因为不断的丢东西,钱不知道花到了哪里,情感的维持也是一塌糊涂,搞得自己在夏日的雨中固执的淋湿自己,一边大哭不已。我想,那天我爸在电话里本来也是想狠狠的训我一顿的,但是他听到我那样歇斯底里的绝望地发泄的时候,还会反过来安慰我,所以自己真是给身边人添了不少的麻烦。

自己对困难的惯性认识,也反映在对工作悲观和保守的预期上。我觉得按照对自己的了解,明年能完成自己所说的计划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自己还是没听出来报告给别人的时候,隐藏了历数困难的意思。

这一年,我所面对的,是一个自己都面临着巨大压力和沉重负担的姑娘。她对自己的情况和未来有充分清醒的预期,而我只是“遵从我心”,一边大大咧咧的利用手头所有的各种资源而不自知。如果不能在对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提供帮助,就绝不能说是称职的伴侣。我只是觉得对方无比充分地满足了我自己——因为自己对爱和承诺的要求何其低也——却没有提供对她有效的贡献。对于什么事情可以真正的帮上忙,我既认识不到,也掌握不了,更无法做到。任何人,都会面对一个毫无经验,只会麻烦别人的初学者感到疲累,而她相比之下,已经献出了最大限度的温柔。

学会控制情绪

2013年我因为爱来到上海和广州,奔波迁徙,初尝甜头的我觉得,自己有条件的时候,还为了其他因素放弃爱情是不可想像的。努力的目标也就是为了自己的家庭,在双方定下来的地方,拥有所需要的一切,过得越来越好。突然一下,所有的这些就要抽离,感觉包括自己到底要往何处去,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全都没有了方向。这个方向必须由我自己重新找回来,对自己有一个更长远的规划,真正的知道自己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真正的知道当自己愿望清单里的那些事情都做完了之后,我还剩什么东西可以做,现在已经定好的事情,则要抓紧去做完。

好在我现在说这些已经平静多了。比其他人幸运很多的是,我拥有一个超级漫长的缓冲期,给自己适应未来的生活。我没有一下子被连根拔起,从而只得和以前一样,把头深深埋进被子里面,靠欺骗自己来缓解心中之痛。也许是我追赶的速度太慢,也许是我们可能确实不太适合,我这一年,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经历一次假想自己接下来要一个人过的绝境,直到好多次的预演变成现实。这种超级缓冲让我现在已经大致平静,而不是会愤怒和狂暴到直接上去掐脖子。这既是她对我的关照,也是对她自己的保护。

我经常开玩笑说自己的智商被碾压。其实我认真检讨的话,自己性格的暗影还是深深的伤害了彼此,我觉得是最大的一个绊脚石。我这一年无数次被指责,自己做的事情缺乏日常生活的常识,而且又脏又乱,不长记性什么的。这些基本负面的评价让我也慢慢觉得自己很没用,而且确实会自证预言。但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人家该需要安慰的时候,我上去一盆冷水就泼下来;人家只说三个字求安慰的时候,我着急到不知如何是好,最终人家失望的挂掉了电话;积累到一定程度,又愤怒的觉得,凭什么你说的就是对的我就一无是处,于是明知道自己做法不好,非要由着性子来,这时候她感觉最多的不是生气,而是害怕自己的人身安全了。

这段经历所暴露出来的,是否真的反过来证明我“注定孤独终老”呢?我觉得,大多数时候正确答案只有一个,错误的却成千上万。不是小时候就练习走正确的道路,形成条件反射,长大了就真的很难改。但即便如此,我也愿意给2013年的自己颁授勋章。我的收获,主要在三个方面。

1. 自理能力的提升和生活品质意识的浮现。我记得大概是10月,我在和老友倾谈的时候,还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把日子过得更好。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只要尽力让所爱的人过的好也就够了,自己感受如何无所谓,只要看到对方高兴,我跟着就高兴。他呢,很担心我这样,让我尽力去了解为什么要对自己好一点><。我用这一年的前半年学会了做饭,后半年,学会了为什么自己要给自己做饭(为啥我非得构思菜谱,下楼买菜,花两个小时做饭刷锅)。

2. 情绪的自我调节管理,而非单纯的逃避现实。很快,我觉得自己就能做到对任何事情,哪怕是自己真正关心的事情,都可以拿得起,放得下。该前进的时候,不给自己心理负担,该放下的时候,也不长期留恋。

3. 学会了畅快的哭泣。这是真的,从中学时代到最近几年,我就算再伤心,也哭不出来。现在流泪和释放压力已经自然了很多。

不算休息的休息,该结束了

我知道自己很笨。说句实在话,自己的智商随着一天天的重复劳动和机械化的工作,我觉得正在不断退化当中,跟10-11两年,根本没法比。甚至07那年我也曾经一个人翻译过一整本的哈利波特7。

写报道和专栏可能是一种锻炼自己思维的方法,但也不一定。有时候觉得自己过于追求口语化的一种说法,思考只是流于形式,而且自己看的更多是新闻,以及咀嚼别人的观点基础上作出自己的判断,还是缺乏一个禅思或者自省的过程。

更重要的是,转行看起来又是遥遥无期了。

我长期积累的任务清单,在年底即将加上一项,就是读一些经典的著作。因为它可以提纯不同的文化当中共有的一些东西,可以让你跟其他人拥有同样的记忆,此外,我觉得更多的还会带来一种情怀。这种情怀,有无数在不同年月看过的不同的人来做背书。

回想起来,自己做计划最勤奋的一段时期就是上大学的时候,当时是把自己一天24小时的时间都排满了,然后给自己的手机上了不同的铃声,一直提醒自己干这干那,但是效果不是很好。现在对自己的自制力低下也是无可奈何,只是把自己要做的任务清单放在那里,然后一个一个地去做完。但是这样的话,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截止期限,总是搞得自己平时浪费时间,到了紧要关头觉得时间不够用,每天都生活的非常赶。时间管理问题到现在依然没有克服,我想把这个能力,作为2014年结束时送给自己的一份礼物。

我从离开网易以来到现在,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只是为了完善自己和充分休息。但实际上,第一次恋爱带来的巨大压力,也让我没有休息成。不管怎样,这就像失眠以后面对起床铃声一样——不算休息的休息该结束了。2013年,怀着痛苦和自己心底的一点点成长,终于走完。

题图:据说,这是一个美国女设计师手绘的杯子,现在我用作茶碗和饭碗。它的颜色在色弱的我看来极其苍白,我不知道其他人看了是什么样的。这个文字嘛,一想到和红米的“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重了,就觉得有点毁小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