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家的大年夜

我奶奶家这一支是非常大的一个家族。因为我奶奶一共生了八个孩子,一女七男。他们相继成家立业,他们的孩子也相继成家立业。

以下叙述恕我完全无法分辨堂表叔伯什么这个那个的,虽说在这么个大家族中,我本应该知道这些。

我大姑生了我大姐,然后隔了好几年又生了我哥。我爸排行老六。我七叔生了我弟弟。我,我哥和我弟弟我们三个出生的时间相隔不超过三个月,所以平时不管怎么玩都是在一起。

我大姐跟大哥二哥二姐三姐等等(忘了有几个了),他们的年龄是差不多的,虽然辈分我早就弄不清楚了,但是我就按照年龄算。我就知道,吃饭的时候分四个桌子,奶奶和她的八个孩子坐在一个桌子上,奶奶的孩子们的爱人们在一个桌子上,我大姐这一个年龄层的在一个桌子上,我,我哥和我弟弟我们三个在一个桌子上。后来我十五六岁时候,我五娘又生了一个儿子,所以后来变成我们四个在一个桌子上。一直到我上大学都是这样。

等我上学的那几年,我大姐那个年龄层的开始陆续结婚。女的都要过去到男方家里,男的则是把媳妇儿带了过来。所以总计人数应该没太大增减。又过了一两年,下一代陆续出来了。加上小不点儿,过去的两三年,是我奶奶家春节聚会最乱的时候。

现在,吃饭的时候还是四个桌子,前两个没变,第三桌走了几个姐姐,来了几个嫂子,第四桌每年都会加上一个小不点儿跟我们几个抢饭吃。

说到这里,不得不感慨一下,在大家族里你能朦胧的感受到“女儿不是传后人”的一种感觉。我二姐三姐这几年出嫁以后,过年都没法过来了,只有小年或初五选一天过来。我对三姐印象略深刻是因为我才八九岁的时候,有天曾经把三姐拉过来扑倒在床上,她说了句“人小鬼大”就躲开了。可是现在只有几个嫂子替代了姐姐们的位置,她们还抓住各种机会跟哥哥们喂饭秀恩爱……对于姐姐们不能回家过年,想起来会感到一点点悲伤。

每当过年的时候,我们都要去这么几次奶奶家。过小年的这一天中午去吃一顿饭。大年三十当天中午去吃一顿饭,下午可以自由活动,回自己家把灯点上。晚上过去,8点开始看春晚,大人搓麻,小孩子们拿起手机上网。10点吃饺子,11点放炮,12点拜年拿红包。当晚,有一部分人选择留在奶奶家的大床上休息(三张床可以挤最多10个大人!还有沙发!),另外一部分自己回家休息。初一早上起来不会各处去拜年,因为年都拜的差不多了,一大家子都解决了,而且实在是太累了。再见到大家是初五。如果能留在本地的,那么正月十五还要再去一次,这个年就算过完了。

每次大家聚到一起,所有女人不论年龄大小,只要有劳动能力的,必须帮厨上阵。男人想动手都不行!这就得说到我爸了。我爸每当此时都是带着羡慕的眼神望住我妈,因为平时我爸妈是上下午交班,我爸会用一上午的时间,给家里人准备丰盛的午饭,所以要是不下厨,手就痒痒。

女人们在厨房里一边劳作,一边交流着闲话。还是那句话,我根本没有办法按照辈分来梳理这些人,只能大致的说一下。

我妈我大姑大娘二娘三娘四娘五娘七婶这些人是一组。我大姐二姐三姐还有后来那几个嫂子(我基本上一个都不认识)等等是一组。我们这个年龄段就没有女生。那帮小不点儿有一个女生,尚只有爬行能力,没有劳动能力。所以在厨房里就分成两拨人。

我妈这一组聊的当然是那些传统的子女话题,也是嚼子女的舌根儿。但是不同人还是有区别的,比如说我妈一听别人问我交女朋友这事总是帮我拦着。她对于我二娘总是使用自己的筷子,而不是公用筷给别人夹菜也极其讨厌。然后我大姐那一组非常执着于看中央电视台的各种选秀节目,看电视剧也是CCTV8,对卫视兴趣缺缺。她们跟我说起《中国好歌曲》的时候我还怀疑他们是不是顺口念错了,因为我只听说过《中国好声音》。

所有的男同学们聚在一起聊的话题,永远离不开各自手里的电子设备。整个大家族一共有三个iPad,大人小孩轮流玩游戏。只要有孩子,这个场面一定会变得相当热闹。

我们四个和我大哥这一组和小屁孩能说到一块去,但是我爸这一组就神秘多了。因为我们小辈儿吃饭从来不上他们的桌子,所以过了这么多年了,他们在酒桌上聊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我这几个嫂子们都非常成功地融入了奶奶家逢年过节的这种氛围当中。身为家里的女人们,她们走到厨房,去砍瓜切菜,擀饺子皮,对付凶神恶煞的鱼头。我想也就是这样吧,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困难的。

如果我的女朋友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做菜,那其实还是挺简单的,只要她过来跟我一起玩游戏就好了。不过我们家里头一定要补足一个做菜的名额,正好让我爸上:)。

实话说,我们小一辈是可以破坏某些大家族的游戏规则的,因为我们三个人,有两个进了大学,另一个也率先达阵,完成我们仨的首个结婚大业。我们是长辈手心的宝,我们要是有带回家的女生,也可以不遵守大家族的规矩,——因为说实在的,被夸的太多了,守规矩了也不会有人多夸你两句呀。

可是,正因为都让位给了我们小一辈,这个大家庭也要风光不再了。

今年奶奶家的活动比以前冷清了许多。这是由几个原因造成的:首先有三个小家庭因为属本命年,所以好像必须回自己家过年。到明年还会正常过来。其次,今年有更多人选择在外面工作,而且回不来。明年可能还得出去一两个,而且也说不准还会有出国的。今年五大爷一家子就去了美国旅游。

虽然原因特殊都赶到一块了,但是今年的冷清还是让我吓了一大跳。往年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家里拜年要持续两三分钟,各种数不清的“XX过年好”含糊不清的交响在一起。小孩子总是把声音发得特别清亮,就等着奶奶(太奶奶)给红包。今年,奶奶家里的拜年持续了不到十五秒钟。

奶奶不介意。她最希望的就是一大家子每个人都身体健康,幸福绵长。奶奶现在身体依然硬朗,平时最喜欢的运动就是打麻将。她正一步一步的向着90岁的大寿稳步前进,带着我们整个家族的祝福。

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趋势。虽然我奶奶当时生了八个孩子,但是也只会有少数几个还留在家里的人继续陪她过年。我爸妈肯定会在其中。他们本命年的时候,也没避讳回家,还是在奶奶家过。未来要是我过年还能回老家,自然也是一直过去。我们一定会把这份温馨留下来,人少了,也没关系。

初一早上醒来,回头看春晚的节目,看到《时间都去哪儿了》,我差点儿没哭出来。

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奶奶能够健康长寿。

via 怎样融入一个新的家族?

题图:2012年1月28日,我即将离家,走上火车站进站口的瞬间

年夜饭,2014年1月30日

年夜饭,2013年2月9日

年夜饭,2012年1月22日

年夜饭,2011年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