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寄生虫

red parasite

很多人都听过所谓“左脑负责理性,右脑负责感性”,这当然是错的,理性和感性都是太过复杂的认知活动,光靠半个大脑搞不定。

不过,每个人确实都有那么两套认知系统,这两套系统并不能精确地对应到人体某个特定区域,不过,它们的职能还真有几分类似“感性”和“理性”。

自主运行,不费脑力,不断感知评估周遭一切的,叫“系统1”。极其费力才能运行,负责解决难题、自我控制、批判审视的,叫“系统2”。 情难自禁,不由自主,脱口而出,解答“心情好吗”“那人可靠不”的,是系统1。深思熟虑,统计演算,推理批判,解答“明年有多少天假期”、“2013×2014=?”的,是系统2。

理论上来说,系统2是最高决策中心,它可以驳回系统1的意见,当理性战胜感性,我们就有了“不感情用事”的时刻。一开机就自动后台运行的系统1不引人注意,需要主动开启然后在前台运行的系统2则醒目异常又功能强大。也正因如此,我们在自我评价时往往会想起系统2的种种光辉事迹,于是每个人对自己的评价都是理性客观不偏不倚符合实际,并且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很有自知之明。

问题在于,系统2实在太过耗能了。以至于在真正调用系统2的时候,我们瞳孔放大了、心跳加快了、血糖降低了……能连续几小时集中注意力,沉浸于“心流”状态中的是极少数学霸,大多人一动脑就难以克制地想购物刷微博吃甜食上厕所。而且作为一个功耗有上限的普通人类,即使再强迫自己,我们的系统2也只能运转到某一个限度——实验显示,我们一般在瞳孔扩张50%、心跳每分钟增加7拍的时候,就会长出一口气,放弃思考那个可恶的难题。

一岁婴儿就会挑最短路径,我们当然也喜欢省力省心。系统2虽有千好万好,但是一用就超负荷实在痛苦。幸好,我们还有擅长联想、容易发散、可脑补各种因果故事、能根据最近发生过的事和当下的种种线索做出判断和抉择的系统1,虽然它不懂逻辑,没学统计,充满成见……但应付日常生活完全够用,一秒钟内就能从脑补跳到结论,简直是多快好省的典范。

松轩醉雪 说道: 2013-12-31 22:37

赞同。精神疾病里有“妄想状态”这个术语,不仅是系统1,系统2也在十分卖力地运转着,指挥者是意志,意志坚定着,甚至可以说服外科医生给自己做阑尾炎手术(当然他的阑尾没有问题),显然系统2没少忙活。典型病例,有患者坚信自己吃了一个红色的寄生虫,形如一小寸段毛线,反复求医,症状百端,却无一实证,医生们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后来不得不给他做了一次假手术,取出他所谓的“寄生虫”,向患者“致歉”并承诺已经彻底根除,于是患者释然,终于证明自己明察秋毫的智商。要命的是一个心地纯善实事求是的年轻医生不忍患者所受的蒙蔽,向患者道出客观真相以及医生们善意的谎言,后来的结局是患者无比坚信那个红色寄生虫已经扩散至全身,在对现代医学极度失望的情况下,重度抑郁,生命之火迅速吹灯拔蜡,死了。

via 科学松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