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了那张假的马化腾微信截图,还有什么资格嘲笑长辈和微商?

你相信了那张假的马化腾微信截图,还有什么资格嘲笑长辈和微商?

本文首发于百家号,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微博 @lishuhang

你一定因为自己父母长辈的朋友圈传播带有“央视”视频片段的谣言痛心疾首过,也一定由于自己朋友圈不知哪里冒出的微商X小姐喜提和谐号的消息愤而拉黑之。

但是,这几天你没有看到过,提到过,以至转发过那张据说是“Pony 马化腾”发的,以“看了,有批评蛮好”开头的微信截图吗?

如果你有一阵对这张图信以为真,那你还真没什么资格嘲笑长辈和朋友圈里的微商们。

图是假的

潘乱的《腾讯没有梦想》这个周末引爆了科技媒体和整个行业。而这篇文章引起的大讨论,规模几乎可以和8年前《“狗日的”腾讯》相提并论。这个圈子很小,以这篇文章的影响力,应该可以让包括马化腾在内的大部分腾讯高管都看过。

紧接着,就出现了多张据说是腾讯高管的微信聊天界面和朋友圈的截图,包含了对这篇文章的褒贬之辞,马化腾、刘炽平等人名以英文昵称显示,每一张截图都做得象模象样。包括微信头像等在内,一切元素让人不疑有他。

然而,一觉醒来,很多还在讨论这些截图留言背后有何深意的人,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现实——其中传的最广泛的一张,号称是马化腾本人回应的截图是假的。

在疑似是伪造者本人“Gloves2Zen”的公众号“自白”,和新榜等多个第三方信源确认造假之前,居然连腾讯自家的腾讯科技,都错误地引用了这个“马化腾微信截图”。

腾讯科技并不必然代表腾讯公司官方立场,但鉴于此前的3Q大战期间,腾讯科技曾经确实被用作是腾讯的官方消息出口,如今这一来自腾讯科技的“背书”,可能成为一部分人(包括隔壁的新浪科技)选择相信并传播这一截图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后续有更多消息源说,其实腾讯科技是联系过自家公关部门做过求证的,更进一步的水有多深难以知晓,只需要知道这次腾讯科技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但是,也有很多人压根就不看是否有媒体为之背书。在转发的过程当中,他们也并未多加思索,可能他们唯一经过的检验关口,就是自己的头脑直觉。

作为一个看了这么多新闻的“资深业内人士”,要听从本能检测一下这个截图像不像是真实的,这句话像不像是站在马化腾的角度能说出来的话。一琢磨,觉得哎,还真挺像的,那应该就没有怀疑了吧。

于是就上钩了。

造假技术

实际上,制造一个微信聊天记录截图的成本非常之低。直接在Windows画图做一个,兴许都可以骗过平时不怎么看新闻的人。

不过,对于相对高明一点的读者,可能就无法忽略这种粗糙的图片在图标大小、间距、字体字号等方面的细微差异了。即使是根据iOS和Android系统的不同,也可以发现明显的界面差异。

专精此道的读者可以通过通知栏、字体等信息推断是哪个厂家的什么手机,也可以查询图片EXIF等信息进一步佐证;一般人的“直觉”则类似银行柜员,点钞用真钞经手多了,假的轻轻一摸,说不上哪儿不对但就是有地方不对。无他,唯手熟尔。

但是,如果你面对的对手已经掌握了此类识别手法,并在自己做假图片的过程中,刻意规避了这些问题,以进一步提升以假乱真的水平又如何呢?

航通社(ID: lifeissohappy / @lishuhang)之前听说过一款名叫“新闻相机”的App,只需要在手机上就可以为图片套用仿照各大电视台新闻节目的模板,假装这是电视台播出的新闻片段。一些著名的谣言图片例如“全国人民喜迎油价上涨”,都少不了同类软件的帮助。

不过“新闻相机”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刻意在模板中留下了破绽,例如台标不是“CCTV”而是“CCFV”,字体也不一样,等等。在百度贴吧的某个电视爱好者讨论区中,有帖子专门讨论了这些区别,作为给普通网民辟谣之用。

问题是,同一个讨论区的同一批人出于兴趣爱好,还在比较如何用Photoshop、PowerPoint等工具做出没有破绽,以假乱真的静态截屏和动图,并在贴吧当中晒图比拼,交流切磋。不知是不是因为此类原因,这个贴吧一年多以前被禁言,不能再发新的帖子。

今天我们看到的这张伪造的“马化腾”微信截图,就是一张从图片表面看来毫无破绽的iOS微信界面截图。而微信的界面又十分简约,部分元素的标准控件也可以导入Photoshop、Sketch等画图工具中,造假难度比制作电视截屏降低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谁也没见过马化腾,很少有人能直接加他的常用微信——假设他的微信号不止一个。所以根据极其有限的信息,很难对我们的“直觉”产生太大的冲击,唤起我们心底的不协调感。

有希望证伪的也许就剩下一个头像了。马化腾……马化腾会用什么样的头像呢?

你可以直接截取一个看起来像是商务人士的头像就行。你就说他换了个新头像,如果没有人认识马化腾朋友的朋友,那就永远无法证明。

从后续报道看,42章经的曲凯,以及潘乱本乱等被截图作者“Gloves2Zen”忽悠成功的人士应该都不认识“马化腾朋友的朋友”。

比真的还像真的

从遣词造句上,以及从中心思想上,这段假托“马化腾”的回复也完全能让人“信服”这看起来是他能讲的出来的话。

至少“看了,有批评蛮好”这个开头暗合了马化腾对“蛮”字的使用习惯。今年 3 月 3 日,马化腾在北京参加“代表通道”环节答记者问时说:“最近区块链这个话题非常热……这的确是一个蛮创新的技术。”

如果“Gloves2Zen”并没有花很多时间研究马化腾的说话语气和风格,这只能说是一个不幸的巧合。但未来基于AI的词频分析将让这一“玄学”过程变得更自然;AI已经可以判断《静静的顿河》《红楼梦》及《华尔街日报》的文章是否有人(或机器人)代笔。

在中心思想上,人们也期待腾讯和马化腾都说出尽可能谦逊的话,这家公司在过往的最大一次PR灾难也就是3Q大战时候的高管哽咽了。自此之后,整个腾讯不管面对多么刺耳的批评,都像是拔了牙的老虎一样,表面上一点脾气也没有。

而这段被虚拟出来的对话,正好符合人们对腾讯柔声细气,不卑不亢的内心猜想。试想,要是截图主角变成了另一个国内互联网巨头(我才不知道我指的是谁呢),那这“可信度”可就差远了。

实际上,这段话可以说是比马化腾自己能说出来的话,更像是他应该会说的话。在《让子弹飞》中,当城门攻破,“黄四郎”的替身被群众捉住杀死之后,黄四郎本人还活着,但“黄四郎”已经“死”了——真人即使出现,也会被当作替身而没人相信。

这就让航通社(ID: lifeissohappy / @lishuhang)联想到最近《人物》杂志的《奥数天才坠落之后》一文引起的争议。该文讲述了一个“奥数竞赛冠军去师范学院教书”的故事,但记者强调“天才坠落”,用了很多负面和贬义的说法来描写主人公的教职。同时,作为一篇人物报道,文章很少引用采访主人公的内容,即使记者已经对主人公做了大量采访。

知乎用户Yiqin Fu评论说

“现实是杂乱无序的,但读者、编辑、作者都期待干净、漂亮的文章,于是就有了《奥数天才坠落之后》这样脉络清晰的文章……文字非常干净,比喻非常漂亮,细节非常饱满。唯独就是内容并非百分百真实全面,细节背后还藏着轮不到作者来输出的价值观。”

就是这样——读者、编辑、作者都期待别人帮他们说出马化腾在这个场合下该说的那句话,然后就有人这么说了出来。

小心求证

今年3·15晚会没曝光太多重磅消息,只是说了农村地区常见的“傍名牌”。什么“周佳”牌洗衣粉,“老干爹”辣酱,“大个核桃”饮料这些。很多时候我们会嘲笑父母辈连这都看不出来,同样可笑的还有某些做微商的在“徽商故里”牌匾前心潮澎湃。

但是,我们能轻易的判断出正规的文字、图形和粗劣的盗版之间的区别,这可能只是因为我们更长时间接触媒体,以及年轻人头不昏眼不花,认知能力更强而已。一旦造假能力稍稍提高一点,我们就很容易放弃对消息真伪的鉴别责任。

航通社(ID: lifeissohappy / @lishuhang)自身的一项编辑准则是,对任何此类在朋友圈和群聊中流传的消息,在官方出消息确认之前最好都不要使用。即使真的要使用,也必须指出这是从哪里看到的,来源链接是哪里,以方便今后积累一个有关这些消息来源可信度的数据库。

即使这次情况特殊,我们也许会把腾讯科技的报道看作是官方的确认消息,那么最后消息不准确的时候,也会将责任归结于腾讯科技,而不是我们自己在传播过程中负有责任。

其实,在国外已经颇为流行的新闻媒体可信度评测服务,诸如 Allsides 和mediafactscheck.com等网站,都是根据这些媒体历来曾有过的真假新闻报道记录,一路统计下来,为媒体标注出可信度的分数高低的。

然而现在,我们在微信上更容易看到的情况是,大家对这种朋友圈截图或聊天记录片段,仍然是没有来源的随意转发居多。一询问转载者,他转载的来源是哪里,都会说是从朋友圈看到的,或者是群里看到的。那么很显然下一个问题就是,是群里的什么人告诉你的,他又是从哪里看到的?然而,你又不是他的谁,也不是有关部门,凭什么他必须回答你呢?

如果我们能够多有时间来问一句“来源是哪里?”很多时候谣言会在我们这个传播节点停止下来。然而大家只愿意选择性的,去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那些事情。所以谣言不管在多高智商,多有钱,多有社会阅历的人们当中,都会继续生长下去。

任何人都倾向于放弃非强制性的繁文缛节,以节省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润滑交流沟通的过程,让交流变得更简单。如果真要坚持查完来源再传播的原则,甚至对于一个无伤大雅开玩笑的话,也需要同样认真对待,那很难不被认为是“上纲上线”。

例如,前一段时间有个图很流行,说一个祠堂供奉的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牌位“隆平帝君”。这种给科学家“立生祠”的情况充满讽刺意味,因此作为一个搞笑段子容易流传。然而,就是有人不信邪去考证了这个图片,最后发现是将某一个正常的祠堂照片移花接木,修改了牌位的名称以及两边的对联而成。

所以,就算是搞笑的图片或者段子,有时候深究一下它的来源,也可能会经不起检验,但如此认真,可能会让你变成朋友眼中不解风情的书呆子。

更多时候,查证这件事本身大大增加了大家的认知成本和交流负担。一旦有一个事情你听说了,但是你却苦于没有查证,而不能告诉其他人。这种憋在心里面却说不出来的感觉,一定会让你心里感觉很痒痒。

既然没人拿枪指着你不要去传播,传播了自己也没有什么责任,辟谣的任务也不在你身上,那么……何乐而不为呢?这个时候跟大家一起去做吃瓜群众,这不是一种很常见的社交方式吗?为什么要放弃呢?

——对呀,所以说,那些曾被我们小辈嘲笑过的长辈,曾被我们鄙视过的微商,他们各自的朋友圈是如此要求的,他们也正是抱有一样的想法。

如果我们看到没有来源的信息,不加查证而随意取用,甚至在没有弄清楚事实的前提之下,就先人一步的去解读整个事件;那么,当所有的一切都面临“反转”或者被揭穿的时候,我们所做的一切评论和指点,都将会显得滑稽可笑,而且你越是卖力的去做,最后就越可笑。

小心求证所有信息,而不是凭借我们自以为高人一等的经验和直觉,才是免于受骗的根本方法。不这么小心行事,我们跟自己嘲笑过的人就没有什么区别。


相关阅读

假记者的价值观

社交网络是新闻的底稿

非新闻专业实习记者,如何能够在最快时间内提高自己的能力?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受权转载航通社稿件时,请保留版权信息。

寻求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 ID: lifeissohappy )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