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5月

腾讯做(?)了个“什么值得买”


比较一下咯:

这是什么值得买:

这是腾讯的“觅鱼”

这是什么值得买:

这是“觅鱼”:购物助手有很多啦大家都知道,比如网易的惠惠:这是“觅鱼”:

最后这是“觅鱼”的页脚:页脚有些链接还是由腾讯电脑管家的网站模板修改而来,还没有更改为自己的说明页面。该网站的其他图片也是托管在腾讯电脑管家的官网域名下的。

什么值得买方面已经知道了腾讯觅鱼的存在,但是不清楚接下来会有何动作。

点击 阅读原文动点科技看更多

书航是多家国内科技媒体的专栏作者。2010年开始,我在新浪科技、网易科技、腾讯科技、动点科技等媒体开设名为“航通社”的专栏。
个人网站:http://lishuhang.me
知乎专栏:http://dwz.cn/htszhihu
新浪微博:@lishuhang
微信公号:lifeissohappy (航通社)
新浪科技:http://dwz.cn/ljsina
动点科技:http://dwz.cn/htsddkj
虎嗅网:http://dwz.cn/htshuxiu
百度百家:http://dwz.cn/htsbaidu
本微信公众号(lifeissohappy,微信搜索:航通社)每天推送当天撰写的业界文章。

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摩拜创始人胡炜炜起诉了知乎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北京海淀法院起诉知乎。这像是一场(同样获得腾讯投资的两家独角兽之间的)撕逼大战的前奏,但实际上双方的你来我往却彬彬有礼。摩拜在声明中还说知乎方面有“及时受理和处理”举报。知乎在今天晚间 发表了关于此事的声明 ,同时 胡炜炜也给予了一个积极的回应 。

事实上相对 ofo,摩拜和知乎之间确实走得更近。在今年的知乎盐 club 胡炜炜有主题演讲 ,而 摩拜高层又参加了 知乎最近花大力气宣传的“寻找下一个共享经济的风口”知乎 live 活动。也许,如果爆料者把平台选在脉脉上面,执行的过程可能就不会这么顺利。

知乎声明表示:“在未接到司法机关要求前,知乎无权将用户个人的隐私信息转交他人。如后续司法机关基于案件案情提出明确要求,配合司法机关工作也是知乎的应尽义务。”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摩拜尽管跟知乎关系尚好,事情也没多大,却必须走一趟法律程序的原因。

即将在 2017 年 6 月 1 日施行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 规定,6 月 1 日开始要实行全网范围内的实名制,也就是“前台匿名(可选),后台实名”。《网络安全法》第 61 条规定,如果不严格执行实名制,需要被责令改正,情节严重者罚款,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等。

实名制下,网站拥有双重责任:既要收集、存储用户的个人信息,同时又必须负起保护个人信息的责任。这就是知乎目前所做的方式:先收集用户实名信息,同时又禁止随意公开用户信息。

如果非国家机关的机构或个人想要得知匿名用户的个人资料,唯有向法院起诉,走一遍法律程序,知乎再应法院的要求来公开。所以我们在这一次起诉过程当中看到的,并不是两家腾讯系的公司兵戎相向,而是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之下,双方开开心心的互换了证据,并且等待着法院向知乎提出要求,然后知乎公开该用户证据和资料的那一天。

历史上,知乎曾经是一些大公司的员工跑来申冤的一个避风港,特别是针对某某系和某巨头的负面新闻,不少都出自知乎。但是随着这个案例的顺利进展,可能标志着这样的历史将可能终结。今后,厂商面对知乎“ 匿名用户啥都干 ”的情况,不必束手无策,只需要向法院起诉,并且法院受理,走一套非常简单的法律程序,即可以让当事用户的身份大白。

对于爆料者来说,知乎现在是一个不再安全的地方。假如一名爆料者选择了国外网站或者是暗网等平台,那么,把这些消息第一个从其他地方转到知乎平台的那个人,可能会第一时间被查验或者问话,被询问到这个信息到底他是从哪里看到的。就算他跟信息发布者素不相识,他也可能会因为看到和帮助传播信息而受到波及。

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不要成为第一个在知乎传播某条可能会被大公司盯上的消息的人,当然你可以做第二个,第三个或者第 100 个。还有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虽然有这么多新实行的法律,但是之前的那些像是转发 500 次什么的,仍然没有失效,依旧还是很好用的哦。

动点科技

给你的图片和视频加上水印,这不正常



这几天有一条新闻出来,说是魅族的部分手机若升级到最新版本Flyme系统后,会在用户使用系统截屏功能的时候,在截取的图片中叠加一个难以察觉的二维码。魅族官方解释称这一叠加二维码的操作是在Flyme的内部测试版中才有,目的是为了追踪每一张系统截图的来源,防止在未公开阶段的图片以及其暗示的系统功能流入外界。这本来不应该出现在正式版的系统当中,但是工程师在向大众发布时,错误的忘记关闭叠加水印的功能。 


早些时候新浪微博也出现过为图片加水印的情况,不过那一次可能情节要恶劣一点。有用户发现新浪微博上传的图片经过压缩之后,添加了一个铺满图片的微博大眼睛形图标的水印,需要在一定的对比度增强之后才能够显现。新浪后来解释称,关于图片上“出现黄色斑点的技术问题”正在抢修,不过这遭到了网友的嘲讽——什么样的技术问题能使得图片上添加的黄色斑点,正好组成一个新浪的大眼睛? 


还有其他类型的水印。例如大家可能都知道,在阿里和华为的内部论坛当中,仅仅是利用系统截屏功能所获得的图片,会马上让IT部门知道这张页面来自哪一个内网论坛的账户,随后查出背后的工号以及姓名,方便对其进行所谓不符合价值观的清洗工作。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一个企业规定员工在内部论坛当中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那员工为了赚这个钱也得遵守,这(只要不违法)倒是无所谓。可是当微博和魅族在我们正常使用产品服务的过程中添加水印时,就好像把我们当成了他们的公司员工一样,但也没有因此而给我们钱。话又说回来,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回去说理,可能回头翻最终用户许可协议,会发现他们这么做也写在里面,而我们也毫不迟疑地点了下一步同意了。 


说到底添加水印这种东西,就像是狗在自己开辟的一块新地盘上尿尿一样,能够同时起到两种作用:一是宣示主权,二是警告他人不要乱动自己的东西。 


某工作室在报道明星出轨的新闻的时候,如果是独家新闻,恨不得把整个照片区域都打上自己的水印。当然这也并非中国特色,我这两天翻到之前一个突发事件的新闻报道。当时是澳大利亚悉尼的一家咖啡厅,遭到了武装分子劫持人质的袭击。当时事发地点正好在一家电视台演播室的正对面,这家电视台开展现场直播的五分钟之后,就在画面上添加了一个大大的公司水印。后来,当警方冲入咖啡馆解救人质的时候,画面上更是出现了像走马灯一样,有50%透明度的白色水印,占满了整个屏幕。观众仅仅能够大致的分辨出画面的内容,却看不清楚里面的人物动作,因为被水印挡住了。 


具体到手机系统或者是社交网络上,打水印的行为不管是在宣示主权方面,还是在提醒别人防止盗用方面都并非天然合理。 


首先,截图、上传照片的载体和工具,是否能够宣称对上面流通和存储的照片自动拥有所有权或者使用权?新浪微博肯定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事实就是在微博传上去的东西都在被微博方面无条件的使用,而且你也没有办法跟他多理论。 


但是讲真,如果我在上面生成的东西都要过一遍他们的法眼,那可就太可怕了。作为底层服务层面的,包括操作系统在内的工具,如果想要直接备份甚至操控用户的文件,都是非常值得警惕的。如果系统截屏软件在我们开微信即时消息,或者银行账户余额截屏的时候,也会上传一份到服务器,那我们还敢不敢用这个手机? 


有一个国产HTML5编辑器,在最初的几个版本当中要求用户在打开软件时必须联网,同时需要登录账户,就被使用者质疑可能会窃取公司的商业机密。后来制作者取消了在线登录的选项,用户可以离线使用该编辑器。对于另外一些消费类应用,例如千千静听,如果因为被收购等原因,由单纯的单机版改为必须在线登陆的版本,通常也就是用户离开他们的时候。 



其次,至于防止他人盗用,就比如在国内一段视频的左上角和右上角会打上密密麻麻的不同视频网站的水印。任何一种强制的,不可取消的打水印的行为,都阻止了用户一种很重要的权利,就是上传该文件的无损原始版本。 


如果每一次用户转载或者转发的时候都会经过一定的损耗,那么也就没有了数字产品相对于模拟存储介质的一个重要优点——传输和重放过程当中不产生损耗。就算无数次的倒带,也不会导致一份多媒体文件的数字副本花掉无法读取。然而在互联网上,图片转载好多次会变绿,视频上添加的密密麻麻的水印,都会让无损传播的优势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笑话。这也是为什么一旦能够上YouTube享受没有经过压缩损耗的视频之后,人们就再也不会怀念国内任何视频网站的原因。 


被传播损耗过那么多次之后的视频,是否还具有跟原始文档同样的震撼力和表现效果,是否还具有同等的价值呢?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防止他人盗用或宣传自己品牌的添加水印,就会成为一种显然弊大于利的做法。 


只不过,如果只有一家不加水印,那么你也挡不住在其他家传播的过程当中,他们的水印必须添加上。而且对于各种独角兽来说,要在他们上传的文件当中加一下自己的图标,这相当于是免费打广告的行为,可以帮他们省下很多的广告费用。所以一时半会儿,水印在中国看来是难以绝迹的。就像绿色守护的作者发起了一个联盟,希望国内的安卓应用,不会在后台长期驻留,不会互相唤醒,通知都要非常节俭,甚至能够在谷歌应用商店上架,来接受严格的监管。但是对于国内的大多数厂商来说,这也就只是又一个非常美好的想象而已。


动点科技



总有一天,我们会怀念共享单车黄金时代的花样创新



单车行业虽然没有到达千团大战的疯狂程度,也已经有几十款同台竞争。如果一个直播软件,一个团购网站在资本退潮后消失掉,你可能一点都不会有反应。但是如果某个二三线共享单车品牌在市面上就这么消失的话,我觉得我还是会稍微怀念一下的。或者换句话说,我希望市面上的幸存者,比摩拜和 ofo 两家要稍微多一点。

至少从感情上,我觉得小蓝可以留下来。——我这里没有半点钦定小蓝会活不到最后的意思——我只是在陈述小蓝并不是跟跑在最前面的摩拜和 ofo 处于一个集团中的事实。

原本我是没想过骑轮流免费的摩拜和 ofo 以外的车型的,不过小蓝一整个 5 月免费;在试用以后,我被它在单车设计上的一些特殊之处所触动。

例如,它的车尾有一个 LED 灯显示 Logo,当开车锁车时灯都会点亮,闪出科技感很强的蓝色。还车以及锁车的提示音也是一大亮点。比起摩拜只是滴滴两声,我觉得小蓝的提示音——如果你在较为安静的街道上听到的话——会提醒你现在是 21 世纪。如果你还有点功夫看车身,你会发现小蓝有个致敬“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的相似的文字标记。

小蓝的情怀浓度在单车界简直比锤子都高。但是很显然,如果不是一个月免费的话,我根本不会去用。实际上,我也打算在免费骑行结束之后,如果没有其他剩余的优惠就跟小蓝的情怀说再见。

我想很多人是跟我一样的:谁家的优惠停止了就马上不会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共享单车多样性的快速凋零,还是会成为历史的必然。我想这种多样性的失去是大工业化所必然的一种结果。后来的竞争者绞尽脑汁想在用户体验上取胜,但标准化的产品肯定与个性化是背道而驰的。

任何新品类经过充分竞争后,充其量只能剩下一两种同类品牌,满足我们最基本的需求。这也是商业逻辑所在。好好享受还有很多竞争者存在的日子吧。

动点科技

非新闻专业实习记者,如何能够在最快时间内提高自己的能力?


提问:


我目前是一枚娱乐行业的实习记者,但由于非新闻专业出身,在写稿的时候会有些不自信,打开word文档,总是难以开头,列好了提纲去写的,但最后总是被老师说写的逻辑混乱,或者交稿之后总会被老师修改很多地方。


我知道没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一蹴而就,我也做好了长期实习下去的准备,但我到月底就毕业了,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完全没有就业压力也是夸张了…但目前只要是稍稍知名媒体都不愿意招应届无工作经验的人,除非你写作实力超强…


所以,希望各位资深媒体界人士能够帮助我,我想知道:

1,如何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

2,有什么立行有效的方法,能够让我快速掌握写好一篇稿子的套路?

3,如何能够在实习过程当中脱颖而出,让老师给自己更多机会写稿?

4,在纸媒被唱衰的时代,我是否应该考虑良莠不齐的新媒体?

谢谢谢谢~~~


PS:我的兴趣是撰写人物观察类稿件,我写的最多的是娱乐产经方面的文章!


回答:


首先,不自信是没有任何必要的。因为做的好的新闻记者很多都是半路出家的——当然我没有诋毁专业人才的意思,只不过我们现在国内的新闻学教育,确实存在和现实脱节的情况。所以就不要认为科班出身一定比半路出家要好。从心态上,首先要打破对自己的限制。


列好提纲去写是一个好习惯。但是如果提纲列好了之后还是会被说逻辑混乱,那么首先要检查提纲是否存在问题。我觉得就不要等到交稿的那一刻才跟老师沟通,可以在提纲阶段就首先跟老师沟通,看一下各个环节当中是不是有问题。毕竟一开始的路线不对,后面是越走越歪的。


其实,交稿过程中面临老板修改的情况,在几乎所有行业当中都存在。只要你是给别人打下手,你需要面对大boss的检验的时候,他可能总是不满意。不管是新闻行业,还是平面设计等行业对此都应该感触颇深。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老板参与到你的决策过程当中,毕竟他不可能看着他自己改过的东西,还说这个存在问题。他只是旁观的,站在第三方的立场上一看,才知道漏洞百出。同时,跟你的老师更多的沟通,这本身就是在给你争取更多今后写作的机会。如果老师都不认识你,他怎么给你机会写稿呢?



最后你有几个观点我觉得需要稍微纠正一下。


首先,任何事情都是不能速成的,就算你有这个心思,想要把它浓缩在一段时间之内完成,也是不切实际的,而且会损害这个目标的具体实现。


其次,现在新媒体和纸媒同样都是“良莠不齐”,但是在你说“良莠不齐的新媒体”的时候,我很容易读出你在字里行间的隐藏的一点负面情绪。


传统媒体可能意味着稳定,但新媒体一定意味着挑战,受限于体制,传统媒体现在还是属于事业单位的工作,而就算是市场化运作的,它的整个企业面临的压力,肯定也是比不上新媒体的。如果说在传统媒体当中作为合同工也好,临时工也好,你可能面临的是个体被解聘的命运;但是在新媒体当中,可能随时都面临着媒体整体倒闭。


但是,也越是在这样的充满危机感的竞争环境当中,越能够锻炼人的毅力。长久来说,对于你在这一行业当中积累经验是有好处的。一个人玩游戏毕竟不能总打第一关,适当的对自己加压,多做一些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趁着自己还有机会和精力,要赶紧试错,不然以后成本可能更大。


题图/Pixabay



百度 Du Caller 被指可以查到香港重要人物的手机号


2016 年,百度面向国际市场推出 Du Caller 应用 ,可以在 Android 系统过滤潜在的垃圾电话,鉴定未知号码。香港有机构“传真社”发现 这款 Du Caller 在安装之后,可以随意查询用户自行录入的机主信息。

本来这个功能设置是为了方便标注推销电话,快递送餐等等,但是也有一些人会非常仔细的标注来电者的名称和职位,这就导致了一些真实人物的手机号码泄露。实际上,即使自己没有装过,都会可能被自己好友或者交换过号码的联系人外泄,因为该应用会引导用户标记自己接听的陌生来电。

泄露的手机号码,甚至包括香港一些行政人员和重要公众人物。未注册用户只能最多查询 3 个人的电话号码,但删除之后重装又可以免费查询 3 个人。

Du Caller 用户数据会直接被上传到百度在北京的服务器。用户条款已经写明数据会被传递到使用地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同时还包括用户开始使用此软件,则同意加入“用户体验计划”的写法。

值得注意的是 Du Caller 并不是唯一一款在香港被查出有隐私泄露问题的国内来电拦截应用,此前猎豹的 CM Security 也曾经被揭发过有同样问题。去年 11 月,猎豹已经应香港私隐专员公署的要求,停止了这种叫做“号码反查”的功能。

此外,在半个月前奇虎 360“水滴直播”被指泄露教室监控镜头同时,香港也发现至少有一家茶餐厅在使用“水滴直播”向全网公开茶餐厅内部顾客的就餐情况,而没有给出专门的告示张贴。

香港私隐专员公署曾提示,使用不在香港的管辖区之内的产品,争议解决不适用香港法律,维权会较为艰难。

动点科技

映客是 toVC 创业模式的教科书式案例


昨日晚间得知映客将过半股权卖给了创业板上市的4A公关公司宣亚国际,在找了一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也多少有些感慨。映客曾因为入局直播行业早,被看作很有可能跟今日头条一样由垂直产品晋升而来的独角兽,而今年初开始却陷入资金紧张,频繁卖身传闻,以及再一次被苹果下架的不断困扰中。

也因此,如今映客能找到下家,砸了大钱的投资人能成功退出,也算是一个阶段内的功德圆满。而映客的“对投资人友好”又远不止这一点,它能踩中风口,能快速决策,能合理烧钱,映客团队以极强的执行力,实际演示了如果你有一个点子(就差一个程序员了?),应该怎样把它变成现实。

作为一个直播平台而言,映客没有依靠巨头,没有依靠主播工会,没有强调独特调性,存在很多缺陷;但作为一个创业项目,它运作一个商业模式的过程,也许是投钱如押宝的VC们梦寐以求的标准解法。

映客起家:如何正确的拿钱

2015年5月至12月,映客在半年内拿到三次投资。

昆仑万维周亚辉对其投资对象,映客CEO奉佑生大加赞赏的文章现在还能搜索到。而他最近的动态是因为另一个他投资的创业者而愤怒不已——他的律师举证说,该年轻创业者拿融到的资金,给她自己买了十几万元的奢侈衣服。

周亚辉回忆说,跟映客谈的协议差不多敲定,定金已付的时候,映客收到了其他一家基金发来的投资意向,条件比昆仑万维优越。但经过周亚辉坚持,奉佑生也就信守承诺,没有让投资节外生枝。

“这里,不恭维的说,老奉是我见过非常优秀的一位CEO,从做人方面讲,他讲信誉,讲义气,对团队大方,情商高,对朋友帮忙……”

很多投资者都有一个共识,就是投项目最主要是投人,看重团队的技术能力和执行力。周亚辉评价奉佑生时说“老奉对产品的悟性非常高……老奉做移动产品的能力在国内绝对可以进入产品经理Top10”;评价团队时说“我一下子觉得这个团队做产品能力不错,可塑之才”。

另一个完全可以佐证这份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互信的例子,是映客遭遇第一次下架的时候。周亚辉回忆说,“我算了笔帐,这家公司重新再做个APP,以他们手脚这么快的执行力,未来也还能做到一年1亿利润,其实不用太担心,这个时候大家最需要的是信心。”

在帮助映客恢复上架的过程中,投资者奉献了自己的资源和人脉,此时创业者需要的则是个人的坚持,以及通过这份坚持能给外界(投资人)传递一种事情可以最终解决的信心。最后,所有已投放的“映客”品牌广告都没有被撤下,映客一恢复上架,马上冲到了免费榜第一。

映客发展:如何正确的烧钱

奉佑生在映客发展中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在BAT没意识到之前首先开展融资,为今后的烧钱做准备。而烧钱的办法在此后看来也是简单而乏味的,包括在电影院、电视台等传统渠道投入8000万,还有疯狂刷榜——以至于产品在第一波大力宣传前夕遭遇首次App Store下架,玩了一场刺激的“饥饿营销”。

产品经理“丙丁”讲到,映客甚至一度买下百度搜索“花椒直播”的关键字,导致用户搜索花椒直播点击后发现是映客,这件事情花椒曾在官方微博上吐槽过。

映客发现最容易吸引用户粘性的游戏直播平台,对高价买头部主播有极强的商业模式依赖,如果对主播掌控力不强,容易成为今后发展的一大隐患。为此映客选择主打无经验的“素人”直播,希望能成为“全民直播”的平台。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xxx正在直播,快来一起看”的消息刷遍微信朋友圈,知乎用户“黄豆酱”讽刺说:“你都说我丑了我还看你直播你说我是不是神经病。”然而这句话本来就不是说给直播者的好友听的——而是直接面向直播者本人,目的就是吸引更多人主动来开直播。

从这个意义上讲,吸引自我定位为“美人”的播主,就是映客在那段时期体现出的产品气质。而映客最主要的拉名人入住的动作,也发生在那段烧钱过程的后期。其中包括押宝20多名非头部资源的奥运选手,其中能碰到“洪荒之力”小姐姐傅园慧的爆红,也算是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

傅园慧的映客直播1小时突破 1000 万人次观看,但夹在中间的播主傅园慧本人却时刻体现出一个大写的尴尬。一个小时当中她始终重复着说“谢谢你们,你们不要送东西了”。与此相反,映客方面的主播不断引导观众发送更多的礼物。该场直播最终收入318.5万颗“钻石”,折合31.9万元。

映客卖身:如何正确的退出

简单说,映客发展到后来面临的问题是:拿钱砸出来的东西难说有调性,批量打造的美女直播没有吸引力,引来的名人转一圈就走,同质化严重,审核压力增大。

傅园慧直播为映客带来的宣传效果只用了很短时间就消散了。“傅园慧为什么会火?是因为……在采访里的真实流露显的那么清新脱俗。”跃盟科技CEO王冉在知乎写道,“再看直播,不是就是各种锥子脸弄点小暧昧搔首弄姿让观众打赏嘛?这不恰恰是傅最反感的‘妖艳贱货’?”

娱乐观察媒体“三声”形象地描述道:“在映客上打开一个直播,有八成的机会遇到一名或坐或躺的主播,他们的口中往往会重复着‘谢谢XXX送的樱花雨’、‘欢迎XXX’这样的话,甚至连缠绕耳机的方式都大致相同,弹幕中的提问也无外乎‘你多大’、‘在哪呢’、‘哪里人’这样查水表似的问题。重要的是,这样缺乏新意的内容甚至竞争不过已有秀场。”

映客有针对性地吸引美女播主,并较早做了直播美颜功能,短时间内就被抄走。映客今年3月开发“直播开放平台”,向其他应用提供接入直播功能的服务,提供资源互换。不过这也没有啥门槛,地铁一族通勤必开的花生地铁WiFi,里面内置的直播模块是由花椒直播提供。

而审核压力主要体现在映客对监管部门要求的积极响应上。“三声”观察到“映客对外的活动越来越偏向于2B的业务,其中不少与政府合作的项目,宣传上也主打’绿色直播’‘高雅艺术’等主流意识形态概念。”

综合以上原因,近期的外界传言中,映客似乎一直在寻求新资本的介入,甚至直接去找“接盘侠”。4月份,映客与宣亚国际好事将近,但双方保持着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传统美德,坚决否认到底。

而直到昨日出售股权消息确定当时,观察者还很难确定这事的性质到底是映客卖身,还是它“借壳上市”。可以说,这个退出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说是相当的漂亮了。

映客的未来

今后怎么办?在缓解了目前烧钱弹药的燃眉之急后,映客的未来发展仍需要进一步的预测。

BAT三巨头中,除百度发展AI战略无暇他顾以外,阿里和腾讯以自建为主,收购/投资为辅的方式迅速切入直播市场,其他的大小巨头如微博、360、今日头条、陌陌等也加入混战。

相比之下,映客坚持不站队,甚至连主播想站队都没掺合,所以头部资源都不在手。而在长尾播主领域,它又不像快手那么独具个性,内容吸引力不强。

映客还有一个今年初刚正式开始发力的海外版叫Meme直播,首发市场是台湾,曾经说接下来要进日本,现在也不太好提了。在台湾,其对手包括17、Live.me、UP、BIGO LIVE等,而所有这些都比不上Facebook和YouTube两家直播的联合压榨——这可能是没有本土社交平台的市场的最大悲哀。

所以映客目前可以说除了通过烧钱砸出来的超高流量和靠前的排名之外没有别的,但这恰好成为宣亚国际看重的地方,4A拥有自己能控制的直播平台可以说是很巧妙的一个搭配。

跟大客户有丰富沟通合作经验的4A,是带传统难调头的大企业走进直播的最佳中介。虽然特大号的巨头都赶时髦,自己建设新媒体运营部门,但还有更多企业对此鞭长莫及,主要的公关灾难也发生在它们身上。

如果大企业忌惮像优酷、淘宝直播、一直播这些背后有单一金主捆绑的情况,例如想同时维护淘宝和京东的关系,又希望搞个独占,那独立第三方平台就成为了殊为可贵的资源;但这条路能不能走也不好说,优秀的传统企业一般可以自带跨平台合作的属性。

宣亚国际将很可能把直播概念引入它负责的国内外知名品牌大客户(其中不少是汽车品牌),让我们今后看到更多可能的与户外、电视广告等联动的直播营销。这也是映客曾经规划过的一种盈利模式。

不过,如果早期投资者可以从谈妥的收购协议中成功退出,落袋为安的话,映客的后续发展对他们也就没那么重要了。那样就可以说是为映客这个教科书式的 toVC 案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cnBeta

便宜,够用,能升级,你想要的微软这次都会给你


北京时间今夜微软将在纽约召开面向教育市场的新品发布会,网上已经提前泄露了主角——一款(可能是低价的)面向教育市场的笔记本电脑。时尚外观,相对偏低的配置,还有一个首次亮相的 Windows 10 S 系统——也即此前所说的 Windows 10 Cloud。以下是在发布会开始之前的一个前瞻。


我们(微信搜索:航通社)认为 Windows 10 S 的发布将解答微软去年底宣布的 ARM 运行 x86 应用的具体方式和应用情景问题。它肩负着很多使命——


· 向学生群体提供价格区间类似的 Chromebook 替代解决方案;

· 将 x86 应用收归应用商店管理,使系统生态更可管可控;

· 让 Windows 桌面版走入手机,成为手机、平板、PC、游戏机、电视机等跨硬件的操作系统,挽回被谷歌蚕食的通用操作系统份额。


Windows 10 S 不是 Windows RT


目前为止的资料显示,Windows 10 S 将会是 Windows 10 桌面版的简化版,它能够适用于 ARM 平台,而能安装运行的仅限 Windows 应用商店应用。


然而,这里必须得画个重点:与当初不兼容 x86 的 Windows RT 不同,Windows 10 S (以流出的资料显示)可以花钱升级到完整桌面版,该完整版则可以运行 X86 Legacy 程序


因为,此时此刻 Windows 应用商店应用已经不仅限于 UWP 了,其中也包含转制以后的 x86 应用


早些时候,Win32 程序转制 Win10 应用商店应用的关键工具桌面应用转换器(Desktop App Converter)上架应用商店,使开发者很容易将之前的 Win32 程序转换成在 Windows 商店上架,并且充分使用 Win10 应用的新特性,包括动态磁贴、消息通知中心、应用商店更新等等。


(航通社注:早前国内媒体消息称转制为 UWP 是不确切的讲法,只有能同时在 当前的 Windows 10 移动版、桌面版和将来的全息界面运行的才叫做“通用”Windows 应用 – “Universal” Windows Platform。)


一大波 Win32 转制的 Win10 应用上架商店,包括Evernote、Arduino IDE、Double Twist、PhotoScape、MAGIX Movie Edit Pro、Virtual Robotics Kit、Relab、SQL Pro、Voya Media、Predicted Desire和korAccount等应用。其中 Evernote 的 Windows x86 版本引起了最大的关注,微软也用它替代了 UWP 版 Evernote 在桌面版应用商店的位置。


仅运行商店应用更符合教学管理要求


从应用商店下载的 x86 应用不需要运行常见的安装程序,当系统后台提示“刚安装好了,请查看”就可以使用。删除也不需要用卸载程序,在开始菜单找到应用,右键点卸载,确认一次后即可,过程与 UWP 应用相仿。


这种重新打包有效避免了学生自行下载安装不需要的应用,或者绕过学校安装的监控和家长控制应用,欺骗学校打卡系统等可能。要知道,很多美国学校选择仅能联网使用的Chromebook,一个当然是便宜,另一个也是因为它没那么多病毒和自由度的妖蛾子。


今后,学生不仅可以使用(很大概率上会是)免费的,全功能的 Office (相当于Windows RT当年的做法),更可以期待Adobe、AutoDesk等针对学生的大厂来一波转制,学生不仅可以只安装他们该安装的软件,这个软件的授权甚至可以受应用商店的灵活管理,在学生离开学校后自动过期!


2016年Futuresource报告中显示,Chromebook已经占据了58%的教育市场份额,在所有购买Chromebook的用户中,有超过73%的用户将它用于教育工作。


仅仅能联网的Chromebook已经可以满足美国学生日常学习中的需求,比如分发作业、记录笔记或是查阅资料,这还是建立在学生们更换他们Mac或Windows的传统使用习惯的基础上的——自己家可很少有机会用到Chrome系统。


那么我们可以想象,一个集合本地存储,x86高级工具软件,(低价),可进阶升级成完整功能的笔记本,学校家长拥有完善管理权限的产品,将具备比Chromebook更大的竞争力。


从谷歌手里抢回地盘


当前不少厂商已经将入门级Windows设备的售价做到了199美元,但Chromebook产品的平均售价更低,在100美元左右。如果微软要改变自己在教育市场仅仅20%的市场份额,新产品的售价就必须与主流Chromebook持平。


而教育市场虽被蚕食,却真不算微软的心腹大患。要说什么是当前最大的问题,那就是Android即将赶超Windows(桌面版),成为全球最流行的操作系统:Windows的市占率从2012年的82%大幅下滑至38.6%,而Android在短短5年内从2.2%上升至37.4%。这真是令人不可想象的情况。


微软观察人士Paul Thurrott和Mary Jo Foley都爆料微软计划在本财年结束前(6月底)彻底告别半死不活的Windows手机业务。尽管我们(微信搜索:航通社)认为这背后有用桌面版 Windows 统一界面的后手,我们还是觉得这个未过河先拆桥的举动,太过鲁莽,也留下了太多遗憾。


总之,微软的想法现在已经呼之欲出——将手机、平板这两个独立出来的品类重新回归到大的PC品类定义之下,把它们重新定义为只不过是屏幕尺寸小一点和更小一点的PC。统一界面的消息我们也已经在其他媒体上看到传闻,相信微软也会用DPI缩放、折叠屏幕、全息(Holographic)多管齐下的方法,方便x86在更小的屏幕上运行。一切都好的话,我们就有机会回到那个用Windows系统打电话的时代。


本文写在发布会前几小时,我们(微信搜索:航通社)希望最终产品定价是和Chromebook主力机型处于同一水平。鉴于它能升级为全功能PC(相当于当年的上网本),价格稍高点也可以接受;但如果定价和普通x86笔记本拉不开距离,这一盘好棋就下糟了。


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