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5月

不再是未来:人工智能发展进入新阶段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谷歌一年一度的开发者大会I/O又来了。会前传言说,谷歌有可能会借助国内某个搜索引擎的帮助,而使它的搜索结果曲线进入中国。不过这种美好的幻想仅仅停留了不到一个晚上,然后随着大会的各项议程公开而消散。

本次I/O大会最主要的焦点,是谷歌人工智能产品的进化。谷歌将语音助手GoogleNow更名为Google Assistant也就是“谷歌助手”,同时又复活了原先的聊天工具GoogleTalk,将其独立为一个文字聊天软件Allo和一个视频聊天软件Duo,在Allo当中可以和各种机器人进行交流,也同时将谷歌助手植入其中。谷歌还推出了一个有形体现助手的硬件产品——Google Home,这个终端可以作为家中各种智能设备的中枢,而原先这一厚望是人们寄托在谷歌重金收购的恒温器Nest上面。不知道Google Home是否凝聚了Nest团队的努力。

在传统的Android系统方面,新一代AndroidN将会在今年夏天正式发布。新系统对于虚拟现实的支持比以往更全面,同时如选用谷歌原生的生态系统,也会有包括CNN,国内如网易游戏等多家厂商对其提供内容支持。可以看出,在虚拟现实这方面,谷歌正在竭尽全力避免重蹈在智能手机时代系统碎片化,体验无法自己掌控的覆辙。但是能否奏效,还是得谨慎观望。

所以,本次大会的重点,毫无疑问是人工智能,以及其背后的技术核心——机器学习。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也在演讲当中直截了当地指出,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是谷歌未来10年的重点。

语音助手正开始摆脱“玩偶”的刻板印象

我们都知道,国内外都希望通过将商家和媒体植入即时消息工具,来方便我们的生活。但是国内外选择的道路却不一样。微信很早就已经占据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所以它选择了简单方式:把公众号作为商家或媒体同个人沟通的方法。用户在号码的内部像是操作选单一样去进行操作,甚至用HTML5搭建一个微缩的Web App,相当于复制了70年代开始引入美国的电话自动应答系统,人们接受难度低,易上手,作为功能而言比bot成熟。

反观海外,特别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Facebook为首的一堆国外企业都宣布要推出机器人(bot),强调用自然语言进行交互。如果人们不满意,他们就把工程师人力疯狂的投入改进识别自然语言结果和作出反应上面。不过截止目前上市的产品中,机器人基本还是只能支持几种固定的语法,如果稍微改变一下问题的格式和语句,他们就会陷入混乱。所以从产品方面评判,号称用自然语言交互的bot目前还是一个不成熟的产品,它跟公众号之间的体验差距,就像命令行和图形用户界面的差距那么大。

不过当技术都在这方面发展,人力都在这方面集结的时候,这也标志着bot们和其他人工智能,很有可能会加速进入下一阶段,也就是从像Siri那种单纯的玩物,迈进人们真的可以用自然语言无拘无束的交互,并且期待他给出答案的时代。如前所述,bot是一个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选择,但是bot如果能在实战中得到检验,必然有助于发展。

而现在所有的助手都将变成前车之鉴——如果他们不更改商标名出现的话,想要扭转在人们心中“玩偶”的形象已经非常困难了。这种刻板印象的深浅,是与它诞生初期的智能程度挂钩的。比如说,谷歌的Google Now就中规中距,存在感比较低。而微软的小娜和小冰在诞生之初的智能就要高很多。调戏小冰,并且有些情况下把它当成真人的人,现在是越来越多的。而苹果Siri就比较惨,在推出的时候智能度就比较低,当人们发现它不够智能的时候,Siri就沦为了调戏的对象。也许,这也就是为什么谷歌要换一个名字Google Assistant再推出新的AI助手。也许,等到谷歌助手随着新版Android系统推向市场的时候,人们会发现它的智能程度确实比前身Now要高一大截——要真那样的话就好了。

巨头都加入游戏了,但是苹果有掉队的危险

正如刚才所说,当语音助手从单纯的“玩偶”,向着更深刻理解语义迈进的过程已经开始,玩家当中不仅包括微软和谷歌,也包括Facebook和亚马逊等,但是苹果在其中有掉队的危险。

微软的小娜和小冰的进展已经为人所知,包括在中国诞生的机器人小冰,是几个跨国姐妹当中智商最高的一个。在中国,小冰受到了比较宽容的对待,没有因为种族歧视等禁区而立刻被撤下,而是经过了大规模,高强度的人类试验。谷歌的进展在这次大会上已经表露无遗。而Facebook把bot概念引入了自己的聊天工具,并且开始探索信息流当中的机器学习功能,比如标记照片中出现的物体,方便盲人用户。至于亚马逊则另辟蹊径,语音助手实体硬件化的产物Echo销量出乎意料的非常不错,以至于这一次谷歌发布Google Home就有人说是对标Echo的产品。

只有苹果——不仅Siri在整体技术上偏于落后,自发布之初iOS历经多个版本,未见明显改善,更雪上加霜的是Siri的创始团队现在已经悉数出走,其中有一部分人在离开苹果之后,创造了一个更能识别语义和上下文的语音助手Viv,这使得苹果在这场大战当中,目前来看真的处于下风。

国内呢?

在国内,号称正在研究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并且有数据和实物支持的公司——很遗憾,是百度这个最近被千夫所指的公司。百度在自己的网页搜索当中推出了小度机器人,然后也有这个机器人的实体版本,目前在一些科研场所当中试点推广。可能中国和日本这些东亚文化圈,会比较期待一个具有人形或者动物形的玩具,用语音跟人交流的同时被赋予人格,这跟Echo以及Home这种无生命的圆柱子是两相对比的。但不管怎样,从人工智能这件事情上来看,包括百度研究院聘请了吴恩达并且他还一直非常满意自己在百度的工作,种种迹象可能都表明,就算我们再不愿意接受,百度在人工智能这方面,也可以说是最像微软、谷歌等巨头的中国企业。

阿里前一段时间宣布推出人工智能产品“小Ai”(读作“小爱”),并且称成功预测了我是歌手比赛的结果,还放出话来希望和围棋机器人AlphaGo再来一局。但是除了几个新闻稿之外,目前我们尚不能得到这款人工智能在实际应用的更多数据。其他厂商暂时还没有拿出来说的,包括腾讯,目前并没有很明显的看出腾讯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发力。长袖善舞的乐视目前也没有在人工智能概念上炒作,贾老板的主要精力还用在搭建生态方面,可能人工智能方面更多要依靠美国的汽车合作伙伴法拉第未来。

在Siri出现之后,一些对标的语音助手产品,包括出门问问,云知声等开始涌现,让语音助手成为国产手机的标配功能。从语音输入起家的科大讯飞则是另外一条道路。各家都在拟合Siri的产品体验,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Siri本身是一个“玩偶”一样的产品,国内同类产品至少目前来看,也没有逃脱被束之高阁的命运。我觉得,这不能仅仅用国内用户习惯不同来解释,还得说我们上市的产品不够好。

改变已经在发生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是一体两面,未来潜力的高低,取决于数据积累和算法改进的进展。因此,是否拥有一个足够支撑改进算法的数据库,可能是几大巨头未来竞争的关键所在。

微软将智能助手小娜推向了所有的Windows 10用户,虽然在所有用户当中启用的比率不高,但是因为本身基数太大,所以绝对数量不可小觑。每天,这些真正在使用助手的用户,都在为微软贡献着宝贵的经验,而在中国情绪机器人的成功,也为将此经验复制到日本和美国树立了一点信心。

谷歌的语音搜索目前主要部署在Android手机以及电视,车载等平台。从这一次的大会上可以看出,谷歌希望把助手更有型的嵌入生活,并且向人们标示它的存在,而不是隐藏功能。这可能说明他们对自己的技术有了更多的自信,现在需要的是更大的曝光。另外,诸如Facebook和亚马逊等等的推广渠道也在之前有过论述。

至于苹果方面,他们可能需要在接下来的Apple Watch更新当中,进一步的强化语音交互,而弱化那些3d Touch以及滚珠等用手进行交互的手段,使用这种方式来强化人们对Siri的应用,以及改变她“弱智”的印象。苹果也有可能通过传闻当中的苹果汽车产品来推动人工智能进步。但是从目前来看,上述实现的可能性还都比较渺茫。

在中国厂商方面,百度跟微软类似,拥有海量的数据积累,而且这些数据的绝大部分都是由搜索字符串来构成,数据的质量比较高。阿里收购了UC浏览器及其他一系列消费产品,推出神马搜索,并且入股了优酷土豆,从理论上来说也拥有一定的数据积累,但是相对就比较分散。要想把它们整合在一起使用,成为人工智能的语料库,还是不太容易的事情。如果阿里的小Ai真实存在,也可能是以阿里云的计算能力为主。未来阿里的人工智能,更加适合应用在支付宝、口碑等产品,在风控,本地服务方面,语音助手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虽然其他厂商,包括腾讯并没有对外直接推广,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在偷偷研发,不过既然没有放出声音,说明可能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

经过一段时间的疲劳轰炸,人工智能概念已经成为各大科技媒体的座上宾,是一个跟大概4到5年前“移动互联网”出现频率差不多一样高的概念。但是人工智能,包括语音助手等等,现在对于消费者的体验还比较初级,在人们不断地观看未来出现在媒体报道上的时候,他们在生活当中的感受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这可能会让一些人没有耐心。

但是我对此有足够的理由乐观,因为改变正是在人们不经意的时候发生的。当人们都习惯了改变的时候,改变就会在不经意间发生。我们提高了对人工智能的期许——这就意味着我们原先期待的其实已经实现,人工智能的进步其实早已发生。

网易科技

文章来自 航通社 – 知乎专栏 http://ift.tt/1TIkeXL
使用 IFTTT 创建

UC浏览器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新闻客户端

很多老网民接触UC浏览器都是在前触屏手机时代,在诺基亚S60机器上因为省流量而开始使用。现在UC浏览器已经悄然将其在应用商店的分类改到了“新闻”,启动首屏也不再是网址导航,而是一个非常类似今日头条的界面。今天,UC发布了自己类似微信公众号和头条号的UC订阅号功能,正式宣布自己变身为一个新闻客户端,加入这个早已陷入混战的市场中。

首批入驻UC订阅号的大牌自媒体包括“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刻画视频出品人苗炜,新榜CEO徐达内,军事评论员张召忠,情感作家陆琪,毒舌电影创始人何君,混子曰创始人陈磊、新媒体管家CEO杨震凯等创作者、合作方。

去年8月,UC推出UC头条,替代了之前的网址导航首屏。这为现在推广订阅号打下了基础。除UC浏览器以外,UC订阅号文章还将有机会利用手机淘宝、高德地图、阿里文学、PP助手、阿里游戏以至优酷土豆等阿里其他手机客户端的资源。

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表示,阿里不会自己做内容,抢创作者生意;订阅号相当于创作者在UC客户端开了一个“网店”,售卖的是自己创作的内容,所以叫“内容店铺”。他表示,订阅号将不会仅提供流量分发,而是打算塑造作者的个人品牌,这样优秀的作者就能赚到更多钱。

UC还计划像扶植淘宝中小原创品牌一样,扶植一些自媒体作者打响品牌,措施包括但不限于提供投资。作者在UC订阅号文章当中植入自己的淘宝网店信息,将比其他平台更加自然。

官方发布的最新数据表示,UC浏览器全球月活超过4亿,是全球第二大的浏览器,用户量已经超过Safari,仅次于Chrome。UC掌门人俞永福负责的阿里移动事业群以UC、高德为核心,配合神马搜索、阿里文学、PP助手、阿里游戏等,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入口之一。

cnBeta

UC浏览器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新闻客户端

Safari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扩展和插件?

现在正使用的Safari扩展:


Savefrom:保存YouTube和Vimeo等网站视频

Adblock Plus:过滤广告

Stylish:自定义网站样式

YOUKUhtml5player:转换国内多家视频网站播放器为HTML5,可以直接用Safari下载视频

Disconnect Private Search:保护隐私的搜索,但因为最近不支持Google,现在不太常用

Wikiwand:美化WikiPedia

CustomReader:调整Safari的阅读模式

其中,Stylish使用的样式如下:

DarkSearch for Google

DarkTube(见上)

清爽新浪

贤者贴吧(Smilence-Tieba)

Flat_Zhihu v2.2 Beta2

新浪微博去广告脚本 (Weibo Cleanup)

Disconnect Search – Dark Google look

(不稳定,没有截图)

◆TechCrunch

FT中文网


[最近的文章]


点击 阅读原文 可以看到昨天写的关于百度的文章《这些规定,也许真的可以把百度变成中国的谷歌》。至于观点是否接受,就见仁见智啦。


这些规定,也许真的可以把百度变成中国的谷歌

QQ20160509-0@2x

国家网信办、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北京市有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今天傍晚调查基本完毕,提出了一些整改要求。在此之前,传闻百度大厦门口进了一堆特警的消息甚嚣尘上,甚至我认识的部分媒体编辑,已经开始不怀好意的准备李彦宏的简历了。最后毛事都没有,我们幸灾乐祸的看着当时心急发出来的一些公众号文章,祝他们转发上500+。

调查组对百度公司提出了这些整改要求:

首先,对医疗类等“事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商业推广服务”要进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整顿。这叫做治标;

其次,贯彻落实大Boss“搜索引擎不能仅以给钱多少作为排位标准”的名言警句,对百度的规范非常精确:“在2016年5月31日前,提出以信誉度为主要权重的排名算法并落实到位;对商业推广信息逐条加注醒目标识,并予以风险提示;严格限制商业推广信息比例,每页面不得超过30%。”这就像规定直播平台女主播不能以挑逗姿势吃香蕉一样,事无巨细。

最后,还要搜索引擎对结果负责,先行赔付。目前为止,我看几大厂商中先行赔付原则被贯彻的最好的,也就是支付宝了(对这条有意见的,可以去看我之前的文章)。

为了治本,针对其他所有国内搜索引擎的搜索服务专项治理,《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出台,《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出台等等,会从搜索和广告两方面至少理清一个基本事实:竞价排名属于商业推广行为,而不是一种搜索技术。

这几条措施当然具有中国式的运动,一阵风的特性,也有不少值得吐槽的地方。然而,治乱世当用重典,疗沉疴需下猛药。目前措施体现出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应该也是有关部门权衡利弊以后,能做出的最明智的举动。

政策最大槽点:搜索引擎的先行赔付政策

最值得抨击的是先行赔付政策,如果搜索引擎要对结果负责,那么就和让官员对自己执政期间的政绩终身负责等等措施一样,都是典型的中国式措施,会当然地带来创新的反作用,也就是让人们惧怕犯错。

百度做为中国最大的搜索服务商,如果真的贯彻先行赔付政策,可能会小心驶得万年船,到时候人们担心的应该不会是出现错误的搜索结果,而是搜索结果数量的大幅下降。百度可能选择的应对措施,是搜索结果当中将会大幅度出现百度站内的内容,而这些内容也会经过更加严格的事前审核——而不是事后审核。

如此一来,整个百度搜索索引的网页数量可能大为下降,同时也意味着可能会斩断百度推广和SEO方面的任何可能性。毕竟SEO生效的前提是搜索引擎的技术是自然积累或者只有少量的人工干预,但是为了执行先行赔付的规定,万一百度直接变成白名单机制而不是目前的黑名单,这就会完全掐灭SEO生存的空间。

不过我倒是可以带着调侃的口吻认为,目前似乎即使百度采取白名单政策,也不会对公司发展有太大的影响。百度现在主要的盈利点确实是搜索广告,但是已经在前几年遭遇的增长乏力,而且还有移动互联网端拓展缓慢,逼迫百度业务重心几次转型,首先是搞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后来转型到包括糯米和百度地图在内的o2o服务,后来又想要进军互联网金融等多重领域,还对UBER进行了投资。这都说明百度已经在布局没有搜索引擎作为主要业务的未来——虽然不太成功。而规定一出,只会促使百度加快转型——而不是减缓这一进程。

政策针对的是所有搜索引擎,而不只是百度,所以份额最大者依然最保险

随着魏则西事件的不断发酵,相关的搜索引擎“友商”都做出了对应的反应,所谓“友商”在国内其实主要是指搜狗,360,和uc旗下的神马搜索。360动作很快,在官方微博说要禁止医疗广告,不过很快被网友调侃为是“再次禁止”——因为之前就曾经很多次赌咒发愿,但是都没有完全禁止成功,后来又死灰复燃。搜狗虽然推出了一个非常干净的,只有权威来源搜索结果的医疗搜索网站,但是网友们也普遍质疑这一措施的可行性以及可持续性。不能忽视的是,毕竟搜狗跟前两者相比份额还是太小,难以看出长大后包藏的野心。

腾讯现在已经从之前“狗日的”形象当中逐渐开始洗白,它除了QQ和微信之外的桌面端软件所霸占的市场份额,甚至比不上百度全家桶这类流氓。因此随之而来的,对搜狗搜索的推广作用也比较有限。虽然搜狗提供微信搜索和知乎搜索两大杀手锏,但是更多的是针对专业人士。而众所周知,搜索引擎最主要的用户,是并不太会使用电脑,没有进阶需求的普通用户,这也是百度和莆田系的商业模式能够成立的根本原因。

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网信办的搜索专项治理行动,和关于搜索以及网络广告的规定出台,针对的将不仅仅是百度一家公司,而是市面上所有的搜索引擎,包括国内的引擎,以及国外搜索引擎在国内提供服务的部分,比如说微软的必应搜索。

而就像我刚才所讲到的那样,搜索引擎如果都被规定要对结果先行赔付,这等于说搜索引擎需要对搜索结果负责,这将会很快地促使所有搜索引擎都降低自己的服务质量,甚至有可能采取白名单制度,在所有网站的搜索质量都缩水的情况之下,肯定会凸显出一句中国古代谚语的正确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原来份额最大的厂商,在经过这轮风波之后依然可以独善其身。

其实本来,搜狗如刚才分析的一样,已经并没有报太多的独立发展希望;而对于必应搜索来说,最近微软刚刚关闭了MSN中文站,并且把Windows 10的默认搜索引擎改为百度。所以可能这两个搜索本身也都带着玩票的性质。至于神马,则基本等于UC浏览器的独家搜索,它的市场份额取决于UC,和整治行动关系不大。

这么看来,本次对于搜索引擎的整顿治理,可能会造成最大打击的应该就是360搜索。而相对的,360搜索的反应也是平淡如水,这样的反应可能也正是一种恐慌情绪的展现,不知道之后会如何反应在360的股价表现上。

中国人民为什么怀念谷歌——你确信你真的明白吗?

魏则西事件对于舆论有重要的影响,其中有包含多个不同的维度和方面,持有不同立场的人可以从同一舆论当中解读出不同的结果。尤其是对于医患关系这个永恒的主题而言,魏则西事件让所谓军队医院系统和莆田系相关的问题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关注,并和随后发生的一起精神病患者杀死医生的事件相得益彰。

但是我想,整件事情当中另外一个可能会让有关部门非常恐慌的副作用,是所有人在念着百度的恶的时候,都再一次记起了谷歌的好。

不论当年主动还是被动,总之谷歌退出了中国市场,远离中国大多数百姓的视线,只能被一小撮人以学术或者是工作目的而接受。此时,距离就无疑产生了一种美。虽然人们不能直接使用谷歌的服务,但是谷歌所做的一些伟大的探索行动,比如上天入地,自动汽车,人工智能等等,无不出现在中国各家科技媒体的版面。每一次疑似谷歌重返中国的消息过来,包括董事长施密特每一次到达中国,都会刮起一股不小的旋风。

在大多数人无法访问谷歌搜索的时候,人们在谈论着这家公司的美好和伟大,他“不作恶”的信条也被人们无限次的重复。但是在这种赞美声当中,我似乎读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几年前我们对于台湾人民也是这样来形容的。

中国人与宝岛之间的距离始终无法完全移除。中学课本的日月潭,再加上一些报刊和意见领袖去过之后又大肆吹捧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这一切都造成了我们对台湾的一种幻像或者错觉。然而,随着台湾电信诈骗犯逍遥法外的新闻,以及之前的一些负面事件,这个巨大的肥皂泡正在被戳破。

对于谷歌来说,要想戳破盲目赞美的肥皂泡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在肉眼可见的年份之内,谷歌想要搜索视频邮箱等回归中国还不可能。而小报作者附会的谷歌成功学书籍,和扎克伯格以及马云等大师的传记一起,依然在机场火车站的书店微笑的看着路人。

并没有天生善人,大家都只是靠监管死撑

很多中国人在希望谷歌回来取代百度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真正的体验过谷歌到底有多好,只是有可能认为它是一个最不坏的结果。而对于谷歌在不作恶光环之下被掩盖的一些往事,比如因假药广告被迫和美国司法部和解的故事,就算有人指出来,大概也会被视为不懂得气氛的莽撞。

谷歌搜索也并不是纯洁如白莲花的搜索——很多这个阶段发布的自媒体文章引述过去的报道指出,谷歌对推广链接的突出显示在大约10年前会呈现跟页面不同的色彩,之后越来越淡,直到和页面颜色一样,区别度降到了很低。

可以想见,如果百度在高压之下改善了自己的搜索结果,并且真的如习大大所说,不以金钱作为搜索结果排名的标准的话,那么它将会成为一个基本达标的,可用的搜索引擎。此时人们能享受到的百度搜索服务跟谷歌之间的唯一区别,可能只会剩下那些“因为法律法规未予显示”的内容。

这将会让反百度挺谷歌的国民阵线遭遇严重的分化。有一些借这个机会,只是为了抨击百度搜索结果太差的人们可能将会就此收声。只剩下一小撮需求“特殊”的人,他们的需求——就像《环球时报》之前说的那样——依然可以通过特殊手段来满足。如此一来,社会岂不就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你能说这是一个很坏的决定吗?恰恰相反。我认为,这是有关部门在他们位子上,可以做出的所有决策中最明智的一种。诞生一个在充分管理之下,具有中国特色,但同时又保留着搜索引擎最基本功能的产品,就能够即满足中国绝大多数网民的搜索需求,又能够实现维持稳定和可管可控的目的。用官方术语来说,这争取的其实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最大公约数”。

这比可能出现的其他结果——比如官商勾结什么的——还是好多了。

百度死后会怎样

5659382906_0b520378a1

百度又出事了。接着,对于百度的批判潮流再次上升到了历史新高度。

这历史新高到底有多高呢?昨天晚上我发现某门户科技频道想做个专题,为了堆稿子,一口气发了二十几篇关于百度的批判文章,而它能在半天内找到这么多文章,也是因为现在的媒体生态已经与往常大不相同。

CWG]TZJS45TT~3TTK6CMQ9B

现在控制舆论,不靠流量,得靠律师函

自媒体的崛起,标志着百度再也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控制舆论。现在的自媒体不像以前的那些小网站,流量这个生命线被牢牢地操控在百度手中,以控制流量的方式来要挟中小网站是百度惯用的做法,但现在却无法照常使用,因为大部分的流量已经通过微信,今日头条等人们已经熟知的渠道被分发出去,百度作为流量中转站的作用在逐渐下降,自媒体越来越不把他看在眼里。

但是,百度本来有更顺手的武器,却似乎从来没想过使用,它完全可以选用其他同等体量的互联网巨头已经驾轻就熟的方法——发律师函。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只要出声音的,都发一封过去,动辄索赔个几百几千万的。也没准,真这么做的话,以后百度财报当中可以写很大一部分收入是来自诉讼收益。

虽然百度忙着灭火的身姿看起来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看下这篇名为《百度:严审虚假信息,“消费者”为核心关键词》的公关稿:

“可以看出,互联网公司的长久发展,必须以“消费者”为企业价值观的核心关键词。正如向海龙(注:百度搜索业务负责人)所说:‘这是一场人民的战争,百度将始终选择和消费者站在一起,我们是认真的!’”

但实际上我感觉,那些将法律精神应用到极致的巨头,远比百度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彻底觉得写篇檄文没有用,是因为……

百度最近所谓“作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都会有人站出来说绝不用百度。我自己也之前写过严肃的批判文章,我认为这是百度的商业模式出了问题。只不过,人们的下限总是随着新的社会热点再一次被刷新,对百度造成的影响绝不会是毁灭性的,也难以达到批判者的目的,最终依然是时间流驶,街市太平。

我看着那么多人义正词严地站在道德高地上,我已经对此感到麻木。别人可能如鱼儿一般记忆只有7秒钟,但是我作为记得历史的人,只知道这种事情是在一次又一次重演。而魏泽西只是千千万万个被百度坑过的人当中的幸运儿,因为至少在生前和身后,他的声音还是成功地发了出去。

真正让我觉得写篇檄文扔过去没用的,是当我知道魏泽西父母还在知乎上被骗过钱的时候。

“在寻医的过程中,一位知乎的网友告诉他(魏则西父亲魏海全),称自己是日本的IAM大夫,可以让魏则西去东京的医院医治。‘因为那个时候则西刚刚出现肺转移,就非常虚弱,我当时就跟他联系。他说国外的病历需要翻译,翻译费要5000元,我就给他打,后来他又要5000元,中间不停的给他打,一共打了1万4还是1万6。我觉得不对,让他把翻译好的病历给我,他马上就把我和则西全部拉黑了。’”

不知道这对家长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也许家长不知道知乎,但孩子知道。也许孩子生病之初,其实并不希望父母使用百度,我在假设如果我在那种情况下,也会建议家长用知乎,因为我从知乎获得了很多东西。但是,知乎的网友骗了他们的钱。

我必须说明,这个骗钱——如果报道属实——可能甚至比百度提供的武警医院的行径还要恶劣。知乎上面这个骗子,骗完钱什么服务都没有提供。相比之下,武警医院那个疗法,通过网友科普是一个被过去证明无效的疗法,它只是起到安慰剂,拖延病情的作用,所以严肃的称,可以说它还是做了劳动的。就算无用功,也比空手套白狼的骗钱,似乎更能给病人家属一点心理安慰?——似乎还是不能?

但很显然,因为绝笔信和父母的声明都发在知乎上,所以这件事估计会很快被人忽略,而知乎会带着发布绝笔信官方平台的这种第一印象,固定在很多媒体的报道中,之前的经历也无损它的纯洁。——当然,知乎站方没有因为用户的不法行为而从中渔利,事情的性质确实不一样。

当我们批判百度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忘记虚假医疗信息泛滥的根本原因。莆田系的出现,是因为医疗改革让很多公共服务难以触及的医疗需求进入商业轨道。而这种现象一日不除,就算倒了一个百度,也许下一秒医疗广告就会在人类的灯塔——谷歌上出现。我们都说莆田系和百度愿打愿挨,亲密无间,但是莆田系自己也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成为百度的大客户的,这是因为交的钱实在太多,已经有报道说过这种复杂的心理。

而这也证明医疗小广告的需求,实际上并不是一个伪需求,而是如毒品般,不打一场人民战争就赢不了的硬需求。而作为一家“不作恶”的海外公司,谷歌果真进来,用技术手段干掉所有搜索结果,莆田系信息也会出现在任何有价值的新闻页面,甚至在微信公众号打赏位置由头像组成一串广告。还有,它也可以入侵电信运营商的dns污染,给你强制弹窗,还有进入你家IPTV的启动屏幕,还有更多地出现在楼宇广告,公交车和报纸版面。

你相信这是人民的胜利吗?

重点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标题为《魏则西父亲:在知乎曾被骗万元 后百度选择武警二院》的报道来自封面新闻,这是由华西都市报运营,阿里巴巴参与投资的新闻客户端——你看,还是没有流量和百度什么事,而且还有百度友商的股份。

某门户为了堆专题,刷了20多篇文章。不是某门户,是所有门户都在做。百度呢?百度没有门户。百度有百家,但百家是为了发展自媒体,干掉传统门户而产生的,一向推行编辑独立自主的原则,之前我也在百家平台上骂过百度。这篇文章,我一样会在百家发出来。

当年PC互联网时代,各大网站对这个互联网枢纽积怨已久,敢怒不敢言。而到了现在,流量多极化,特别是所谓自媒体,根本不需要依赖百度,所以就可以尽情去消费。百度吃了这么多年独食,酷到没朋友,一有机会就会被人吊着打,我一向认为,这才是百度被黑到死,导致你现在看百度也不爽的一个重要推力。

电商平台假货问题逼得国际大牌要退出中国,社交网络乱象催生了微商传销等形形色色的群体,这些我们很容易知道都不是(哦,似乎不是)平台的责任。如果大字不识一个的官员,又对互联网崛起存在恐惧心理,他们把百度的竞价排名看作和电商与社交一样的技术手段(而不是广告),那实际上非常合乎情理。

有人说,在真的无法杜绝所有混乱的情况下,平台只要做出姿态,便可以免责——比如加入国际反假货组织,比如对公众号封号封IP,都可以说明平台在努力,他们就可以免责。唔,百度也发了好多次声明说自己在努力了。是什么导致你就只是不信百度的声明呢?

你知道,这次事件以后,逼得百度开除了直接负责商业化任务的一位元老级高管。但我并不很相信这是人民的胜利。正如我上面所讲,如果确保打死一个百度以后,新来的搜索引擎能解决问题还好,如果不行,那么新的替代者就只是继续承担了问题的代理人,问题本身并没有得到解决。而如果你觉得新来者可以让你以为他们在努力,所以你就能原谅的话——那我确实不能多说什么。

没错,百度该死。百度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它必须对恶采取默许甚至合作的态度。但是,我们很难只靠任何一家公司的行业自律来解决所有问题。我们希望的(也许)不是宣泄情感,而是解决问题,而如果这样,我们就必须真正和问题的根源作斗争。就比如说,前几天120急救医生在空军总医院住院部门前,因救护车没有关警灯遭到医院保安殴打。对于现在这个武警医院,百度也就是发出协查函,请求对方调查一下情况而已。不是因为它能做更多而不做,着实是因为微博这个青天大老爷,在这一问题上的确比一家商业公司更管用。

既然人wei民bo是社会前进的动力,那比如说,我们人民来建议立法禁止所有商业医疗排行信息,医疗咨询服务要许可证准入,并且只可讨论病情,不能出现医院名称,这是不是比搞死百度更管用?但是人民认为这很难啊,相对还是搞死百度容易点,对吧。

有人帮我们为民除害的同时,我们要想它是不是因为竞争对手关系,想趁机搞死对手;有人做不出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们要想什么是它能做的极限,什么是它力量之外的事情……啊,这样太麻烦了。还是放弃思考,老实的进入人民战争的欢乐海洋里好。不是说,只要结果是好的,就算是商业广告做事件营销,就算是作秀也能接受么?那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题图:Flickr 用户 Eva W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