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9月

鲜果、ZAKER等新闻阅读器遭国信办查处,为什么是这几家?

13-09-30 20-57-58

今天下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出通报,对抽屉新热榜,鲜果联播,ZAKER阅读,3G门户新闻,一五一十部落,蜜蜂新闻等一批未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违规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移动客户端,依法要求限期整改。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条新闻在网上引发了广泛担忧。焦点不仅集中在本次查处的对象上,还集中在查处的理由上面。有不少评论担心,由于本次查处的理由是“没有取得新闻信息服务资质”,这场风暴如果继续扩大的话,很容易延伸到独立博客和自媒体等最新涌现的媒体形式上,将首先在科技领域兴起,进而扩大到其他领域的媒体革命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

以下是动点科技对本事件一些背景资料的整理和分析: 继续阅读

Haxlr8r 2013 年毕业生:智能自行车灯Helios

helios01

如果问你“什么是智能自行车?”你可能第一反应是,加入了健身啦,GPS定位啦,心率分析什么的。苹果确实已经有了一个这样的专利,类似把Nike+加入自行车这样。但是Helios的联合创始人肯尼(Kenny Gibbs)觉得,做一个健身主题的自行车并不是好主意。

“因为健身产品已经做得烂大街了,很多人的很多附件都有这种产品,并且竞争十分激烈。但是我们考虑到,行车安全是一个实际的需求,尤其是你在夜间行车的时候,没有一个灯光照明是很危险的。” 继续阅读

Haxlr8r 2013年毕业生:智能灯具制造商Fabule

QQ20130926-6

Fabule 生产一种可编程的智能灯具。其核心是一块成型的电路板,使用Arduino对其编程,来改变这种灯具不同的颜色或者开关状态。

他们生产的首款灯具Clyde看起来像一只独眼的八爪鱼,灯头就是”眼睛“。下面的“脚”可以随意弯曲,变成不同形状支在地面,或者缠住桌子腿。他们未来还可能生产其他有意思的外观,采用和这款同样的技术。 继续阅读

Haxlr8r 2013年毕业生:让Arduino便捷联网的模块Spark

QQ20130926-7

如果你没有自己玩过Arduino,你不会知道让这种机器彼此之间联网通讯,以及连接到互联网有多困难。你可能以为用手机遥控这些设备不会太难,但实际上这只有让设备连接到电脑上,你再遥控电脑,才能做到。

Arduino也有默认的WiFi模块和一些变通的解决方案,但是要让这一切运作起来难度超乎想象。开发者们需要翻阅大量的文档和网络讨论区,才能给自己的设备定做一个解决方案。 继续阅读

社交书签服务Diigo迎来700万用户,宣布转型为“个人知识管理”工具

2005年曾经掀起一股社交网络书签的热潮。当时最著名的Delicious后来被雅虎收购。其它同一时间涌现的产品,现在都怎么样了?

2005年开始服务的简单的社交书签服务Diigo昨天发邮件宣布,已经达到了700万用户数,收录了3.5亿条书签信息。现在这款工具已经可以提供网页历史存档、截屏保存、团队协作书签,以及改进的信息组织和展示,还推出了移动应用。

Diigo表示,他们已经“明显地成为一个整合的多样化工具,方便个人进行知识管理(Personal Knowledge Management,PKM)”。

Diigo同时宣布了一次完整的改版。新设计方案包括以下内容:

  • 网站本身经过了重新设计,在实用性和扩展性上都获得了改进。
  • 公司有了新的标志和品牌图像,来强调他们不再是简单的书签,还成为个人知识管理产品。
  • Chrome浏览器扩展产品“网页收集器”也被重新设计。
  • iOS客户端也将迎来一次重大升级,在网页阅读和标注功能上有所改进。

可以说,转型为在线的个人知识管理类产品。使得Diigo拥有了一些强大的对手——而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自然是Evernote。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一个简单的书签产品,在整个产品线已经基本被淘汰之后,依然能够顽强地存活下来。

当初做网页收藏夹的时候,也许有人做过在线笔记的尝试,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有了Onenote这样的产品。但是在当时的眼光来看,只是把这两者当作两种相互独立的的产品线,事实上两者中间只隔一层薄纸。Diigo的这一举动意味着他们捅破了这张纸。

在最开始从网页收藏夹过渡到知识管理工具的时候,Diigo可能要面临消息的版权能否在分享过程中得到保护,以及这些东西背后隐现的个人隐私的保护等问题。当初Evernote到中国推出印象笔记,就曾经列出一些隐私原则,好让人们放心使用。

Diigo这次改版还让人们将其与在线课堂联系在一起。当笔记或知识管理类软件功能类似的时候,他们的定位不同决定了目标用户和具体的产品形态可能会有差异。而Diigo选择的个人拓展和教育领域就是一种差异化的定位。

这款手表流淌着诺基亚的设计基因!走近酷派手表背后的设计部门

IMG_20130918_210815

今天下午15:30,酷派在北京将发布大观4手机和智能手表CWatch。消息人士透露,此酷派智能手表属于ODM项目,背后有很有来头的幕后英雄。项目由湖南大学媒体实验室(深圳)孵化的创新创业企业开发。研发团队来自有多年可穿戴计算产品研究基础和经验的原诺基亚研究院深圳创新中心。 继续阅读

背单词应用:为考前冲刺还是日常积累?

13-09-20 16-30-09

学英语的人越来越多了,今天我们就来聊一下背单词的应用。

一般来说,我们把单词书翻个底朝天目的有两种,一是为我们的日常会话积累一些词汇量,免得在老外面前憋了半天一个字都出不来;第二个就是应付万恶的托福GRE啥的。显然后者更容易吸引开发者的目光,因为应考人群是最容易盈利的目标用户,在线教育领域目前赚钱最多的几家都是瞄准了准备考试的人群。不过幸好不是所有应用做出来都是为了赚钱,我们才能看到一些有趣的专门针对日常积累的背单词应用。

下面我们就分两个类别来看一下目前市场上的一些背单词应用吧。 继续阅读

Pinterest向用户发公开信解释广告策略

13-09-20 08-33-25

今天早上Pinterest用户的收件箱收到了来自其CEO本·希尔伯曼(Ben Silbermann)的一封邮件,向用户解释了他们即将在消息流中插入广告的做法,以及大致的实施方案和准则。

Pinterest现在有180名员工。2011年下半年,它们获得了接近40倍的用户增长,创下一个发展记录。此后他们展开了数轮规模庞大的融资和收购。2013年2月,Pinterest收到了D轮两亿美元的融资。3月20日他们收购了一家移动推荐应用Livestar,一款用来接收来自朋友和网络上可信来源的个性化推荐信息的软件。该软件此前获得了200万美元的融资。

Pinterest的模式介于图片分享和网络导购之间。在图片分享领域,具有强大竞争力的对手Instagram已经被facebook收购,目前用户达到1.5亿。几乎与Pinterest同时,Instagram表示将从明年开始销售广告。而其商务运营主管正是从facebook空降而来。

现在我们基本可以断定,主要的图片分享社区,最终都不可避免的走向了在内容中插入广告的盈利模式。

公开信全文如下:

大概一年前,我和妻子欢迎儿子来到这个世界,从他降生人世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把我们在一起做的很多有趣的镜头放上网。从他还是一个小不点,到他慢慢长大,直到现在。我知道你们当中的很多人是同样做的。在Pinterest你可以存储你的心愿清单、假期计划、梦想中的家居装饰,以及其他你想要马上做和在未来要做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对于我们来说,Pinterest的服务持续至今是如此重要。为了帮助我们将网站持续运作下去,我们开始选择一小群商家,测试对某些帖子的推广方案。

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会想“哦,好吧,现在又要来一些条幅广告了”,但我们决心不会让那种事发生。尽管我们并不清楚这一推广方案的所有细节,我可以讲这些推广的帖子将会是:

好看的——不会有闪光的条幅或着弹出式广告。
透明的——我们总会让你知道,是谁花钱让你看到这些东西,还有你会在哪里看到。
相关性的——这些帖子将会是你真正所感兴趣的领域,比如一份美味的菜单,或者是符合你款式喜好的夹克衫。
根据你的反馈而改进——请让我们知道你所想的事情,我们将持续改善。

对于我们的首次测试,我们将会在搜索结果和分类更新当中,推广少数的帖子。举例说,在你搜索“万圣节”的时候,来自某个服装店的韦达大师的装束将会被贴在结果流中。目前还没有商家真正付费,我们想看看事情如何发生,而且想听到您的想法——这比任何其他事情都重要。

感谢您过去几年来对我们的所有支持。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当中,你会继续在我们网站上张贴。

祝万事如意。

Ben

果壳继译言之后加入Coursera翻译项目

QQ20130917-25

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对待国际通用的知识宝库,我们最需要的不是能够贡献原创内容的人才,而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翻译人员。我不喜欢翻译工作,因为很多时候,翻译不会(也不允许)对文章进行再创造,只是让一个充满智慧的人花掉自己的时间,去复制另一个人的所思所想。

我宁愿让一块魔芋代替活人帮我来做翻译这种事情。

英文是现实意义上的世界语言。英文资料的丰富详实也是其他语言所无法比拟的。在公开课方面的业界翘楚Coursera拥有87个合作伙伴提供的444门课程(截止发稿的数字)。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英文,所以在其他国家的学生,如果要获得平等的学习条件,首要的一点是用自己的母语去接触这些同样的知识。

可能除了少数英语水平达到可以不眨眼地接受英文授课的人,以及一部分完全不懂英语的人,大多数人的英语水平都处在中间态,大致是“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这样的水平。这样接受课程,虽然能勉强听懂,借助词典什么的可以明白意思,但学习难度会凭空加大。对于他们来说,即使自己看得懂,也还是不如用母语看,因为用母语的思维是不需要经过更多思索的,可以更纯粹地专注内容本身。

同时,跨文化功夫不到家的学生,如果听到课堂使用语言文化背景相关的笑话或者桥段,也会不知所云。毕竟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是学贯中外的黄西。而且,还不免会涉及到一些当地的报纸头条,社会名流,网络热点话题等等,越是和这些结合紧密的课程,对于英语国家的学生来说,就越是人性化,易于接受,对非英语国家的学生就更困难。

在翻译和字幕组退出历史舞台之前,他们目前的工作已经不仅是忠于原文,而是要继续介绍原文背后的文化背景。我们常常会在美剧的某个台词上看到铺满一屏幕的兢兢业业的注释。对于在线课程而言,可能这也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已经是目前最不坏的办法了。

果壳的“150名用户”译言的众包翻译集体,都有着文本翻译和字幕翻译的丰富经验。也许,我们还应该算上煎蛋——但这个同人网站可能没办法聚集太多精力去达成某种承诺。它们正在成为中国人和世界联系起来的桥梁。

如果中国文化足够吸引人,国外专门从事译介中国信息的机构和个人,想必也会越来越多。我们看到网上众多为日本动漫友情配音和写文章介绍日本的英语国家社团,就没有理由不去做此猜想。

也许,机械翻译会很快淡出历史舞台,在不同国家交往只剩下文化差异的时候,现在的国际交流,也许就会变得像美国境内的民族熔炉一样。美国不同族裔之间的求同存异,是未来人们逐渐消除语言障碍以后情况的一种预演,对我们思考自己的未来很有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