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11月

What’s more threatening than “Mental Illnesses”

什么比”精神疾病”更可怕

成千上万每天连着上网超过6小时的朋友们可能会被定义为传说中的”精神疾病”患者. 这两天我们彼此打招呼都问候: 您去精神病院检查了没? 的确, 因为互联网可以把原先我们分散在电影院, 商店, 图书馆, 报刊亭等地的身影都聚集到屏幕前, 省时省力的完成, 我相信跟我一样开这类玩笑的朋友们肯定不算少数. 大家也许早已习惯了挂在网上的生活, 我们也从不认为网络会让负面的情绪影响到自己, 或是阻碍自己在现实社会的交往. 但是, 最近网上几个鲜活生命的逝去, 却不由得让坐在屏幕前敲打键盘的我心头一震.

前几日, 百度抑郁症贴吧的原吧主, 一位原本性格很开朗的女孩子, 被确认自杀. 这位署名为 “潇湘馆的竹叶”的抑郁症吧吧主一直在积极地引导其他患有抑郁症的网友, 鼓励他们积极地面对人生, 很多抑郁症网友在她的鼓舞下获得新生, 然而她自己却没有办法承受分担别人心中痛苦的那份沉重. 都说一份痛苦, 两人分担, 就各自只剩下一半, 那么承载了如此之多的”一半”之后, 叶子就变成了一种近似伟大的存在. 她的死让我想到张纯如的死. 她为几十年前逝去的生命而歌哭, 为了他们留下的痛苦而举枪击向自己, 而她们都本不应该承受这么多的重压. 所不同的是, 张纯如的痛苦来源于一直以来孜孜不倦的翻阅史料和走访得出的历史真实, 而叶子的痛苦则来源于一直被认为是”虚幻”的网络世界. 

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是真实存在的人, 每一分痛苦都并不是单纯的字节累积, 正如南京大屠杀的片片史料, 并不是铅字的简单堆砌一样. 这数字化的痛苦, 的确可以压死人,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把网络和现实割裂, 欺骗自己, 觉得虚拟的东西和我们并不相关? 

不仅是网上流动的情感可以真实的传导给我们, 某个生命的离去也可以借助网络, 被成千上万双眼睛见证, 被放大, 被储存. 就是这两天的事儿, 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名少年在我们BetaTV曾经用过的justin.tv服务里来了一场自杀秀. 事后有论坛整理了事发期间网民怂恿, 催促他尽快行动的帖子列表. 正如我们一位匿名访客所言, 我脑海里叠印出的画面是曾经的报道, 有人站在高楼顶上想跳, 下面群众围观, 还带上望远镜, 大家一起起哄到: 怎么还不跳啊? 我相信心中有上帝的美国人不会在看到跳楼的时候怂恿, 大概他们也是会祈祷一下的; 但很可能他们觉得网上的自杀跟亲身所见不一样, 大抵也就是一场作秀吧. 于是不管文明程度如何, 大家到网上总是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希望借此松弛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什么的…但是少年真的死了. 这件事情一点也不好玩.

网络影响到人们线下生活(我没有用”正常生活”这个词, 我不觉得网络生活就不正常.)的事情,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 它正在发生. 网上打出的每一个字我们都认得, 我们所发的绝大多数信息都跑不出2000常用汉字的范围, 但它们按顺序排列起来, 就变成了启动魔法的咒语, 就会让我们这些屏幕前的人们或欣喜, 或叹息, 或愤怒, 或无奈. 还在学校里的朋友们肯定会常去看好友的QQ空间和校内网, 脱离开这个圈子, 也有可能迷上mop, 天涯或是这里. 不管是好友还是”匿名人士”, 你能感觉到藏在文字背后的人的身影, 你能轻松的分辨出写文字的是人还是五毛钱. 当我们意识到我们是在和一个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人在交谈, 没准就会不由自主的变严肃, 变得谨慎, 学会注意自己的网上言行, 是不是会无意中伤到别人, 甚至促成一个生命的离去.

前一段时间”电击男”的视频大家都看过了, 我们也报道过了. 没有人在看视频的时候想到他做这件事可能是危险的, 可能会危及他的生命. 包括我在内, 大家都只顾忙着为他的愚蠢而捧腹大笑. 如果只是因为一个人愚蠢就可以放任他去死, 甚至一边欣赏他自残的过程一边哈哈大笑, 现在想来, 我觉得这很可怕. 因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愚蠢”, 是和判断一个人是否”异端”一样, 可以因人而异的.

我觉得要寻找解开所谓”网瘾”症结的钥匙, 也要首先正视网络上人们的行为, 并不是逃避现实, 沉迷虚无, 这份情感和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爱恨情仇并无二致, 一样重要. 而每一个使用网络, 并且参与其中的人, 都应该明白自己并不是单纯的看客, 更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寻开心, 以一种自私的目的来使用网络. 这样的想法最终必然会引发线上的集体冷血, 其实也就是现实中的集体冷血, 让人无比寒心. 对网络影响力的漠视和无知, 网上看客们的冷血, 比任何的”精神疾病”都可怕. 

Quote and repost

引用和转载

对一个提供信息的人来说,  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信息被更多人知道, 希望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可以给自己带来回报. 这就是对版权最基础, 最简单的理解. 中国的独立博客们正在日渐增多, 对于那些用独立域名和主机, 细细耕耘, 精雕细琢每一篇文章的人来说, 他们最希望自己的文章版权能得到尊重,也许这本不应该是个问题—但是在中国, 它偏偏就是个问题.

“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 CC)自从几年前出现之后, 很快受到了全球博客的欢迎, 大家终于不用在“版权所有(Copyright)”和“版权没有(Copyleft)”之间二选一, 用不着要么不给半点自由, 要么把劳动成果拱手送人.  尤其在中国, 应该是基于群智基金会(当时是cnBlog.org)这样的组织的推广, CC协议和中国的博客事业几乎同时兴起, 挂上一个88×31的灰色CC小logo从部分人的时尚, 变成所有新开博客的默认选项. 

但是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博客挂上CC协议的确切含义, 一律选择”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by-nc-nd)”, 其实这就为大大小小的网站疯狂全文转载提供了”法律依据”. 很多网站花大力气把来源砍掉, 把水印消除暂且不谈, 转载全文行为本身也引发了一些博客写手的注意. 当然, 在与自己读者交集不大的网站提交文章转载, 则会导致流量的交换, 使双方都受益. 不过一个没有多少流量的网站如果全文转载, 以至做”镜像”, 给来源网站带来的流量, 没准还不如给他自己的流量提升. 

台湾部落客Jas9曾经发起过很多博客贴纸活动, 比如声明本站是否接受话题广告, 或者表示拒绝网上匿名攻击的贴纸等. 最近他为了解决「满网尽是复制量产文」这样的问题, 发起了一个”网摘、引用、连结,不转载”的贴纸活动. 他建议的做法如下:

1. 网摘:借助Delicious等网络收藏夹或直接加入本地浏览器的收藏来表达你对一篇文章的喜爱. 

2. 引用: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抒发对某文章的感想,在正当合法的前提下引用并注明出处,或使用引用通告(Trackback / Pingback)功能。

3. 连结:用延伸阅读的形式分享文章的原始链接,或者单纯在email、IM或任何公开贴文区分享文章链接。

4. 不转载:因为收藏与分享的工具愈来愈多,为避免喧宾夺主,网摘原文、引用原文、连结原文才是上策。

不过, 如果问题只是引用文章的方式这么简单, 也就天下太平了…实际上中文博客领域无数次的出现为版权问题抗争的例子. 有的对以独立博客身份出现的专门转载文章而不表明来源的站点大加挞伐, 号召自己的所有读者抵制之; 有的文章被媒体转载后隐去了来源, 想说理却找不着对象,  也没办法发律师函之类的, 只好在自己博客里痛骂一番了事. 有一些博客对侵犯版权的行为—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都表现出近乎过分的敏感, 甚至不惜为了每一次发现的转载行为都写一个帖子, 把对抄袭者祖宗的问候重复一遍. 然而这样的抗争, 可能对个人多少有点震慑力, 对大型网站跟一阵清风吹过没什么两样.

在国内, 一家新闻媒体只要在(潜?)规则之下行事便可受到法律的保护. 新闻媒体必须注意不能碰的红线是: 内容失实, 照片滥用, 评论不当, 暴露隐私, 转载担责, 表扬过度. 其中, 评论不当的问题通过引用别人的话, 并注明”不代表本站观点”来规避; 转载的责任则主要体现在平面媒体转载网络媒体上, 比如报纸转发了the Onion的假新闻时. 而网媒转载平面媒体报道的文责, 则全都由平面媒体本身事先承担了. 就比如去年闹得轰轰烈烈的转载”系统”一文的事情.

至今为止我们在网络上看到的维(护版)权行为几乎全是”网上私刑”, 应该说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其实这很容易理解, 唱片公司正儿八经的打官司都不能阻止盗版MP3下载,  一个黑屏只不过小小的抗议一下就找来一顿拳脚相加, 在当今中国讲版权问题怎么说也有一点自讨苦吃的成分. 版权问题会不会成为中文博客们, 也包括其他在网上提供内容的人们”心中永远的痛”呢? 这就要看国家”跟国际接轨”的版权保护政策, 到底是为了安抚国外版权持有人们的心思, 让他们稳下心神继续在中国发展, 还是优先保护国内的创意产业, 维护所谓”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BetaTV准备就绪, CBC2008直播整装待发

www.betatv.com.cn的页面刚刚做好, 年会期间将会提供直播服务.

明天轻松一下, 买票是最要紧的, 另外还要关注一下萌战决赛, 姐妹会师在萌战历史上是空前, 绝后还说不准.. 不过再加上双胞胎, 也很有可能是绝无仅有的, 你看这届萌战多么值得纪念啊.

另外, 还有作业, 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