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8年02月

What’s tagged…and Fanbox?

Below are part of conversation between a friend of mine and I via Gtalk.

WaveF: what is tagged? spam site or…thanks your invite but i think you should watch this first: http://www.intuitive.com/blog/is_tagged_a_spam_site_or_what.html

LonelyJames: well, i don’t expected that it may send invites automatically..but it’s not a Malicious site, i think..

WaveF: never mind ^_^, in fact i clicked the “YES” button and start my register, i just stopped when the site ask for my gmail password. 继续阅读

The Requiem

挽歌

刚过完十五,就谈论跟清明沾边的事情,好像早了点。不过,在这个星期给一些事物和一些人唱挽歌,还算是一个合适的时候。预言一个事物的成长和兴旺,即使后来并不如所想的那么顺利,那也是令人高兴的;预言一个事物的死亡,或者盖棺定论,万一后来并不如所想的那么悲观,就容易得罪人。但是,我们依然能经常在媒体上看到一群记者和评论家不甚忌讳的对处于弱势,看样子回天无术的人和事高唱挽歌,大概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如果预言命中,那算我们赶巧;如果不幸被盖棺者绝处逢生,我们的讽刺也是当年他前进的动力嘛。反正,怎么着都不吃亏。

大家的第一只挽歌是献给雅虎的。一年前微软要收购,雅虎还未显颓相,大家也都认为微软只是意思意思。短短的一年,微软再一次踏入雅虎门槛,人们惊讶的发现雅虎早就是老态龙钟,步履蹒跚,好像不被收购就会彻底消失。几乎是一夜之间,人们对雅虎的态度就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大概是抱着类似隔岸观火的态度吧,评论员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探讨并购成功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哪知道,雅虎居然不听话了,甩过脸对微软说了一个“不”字。这下大家都不干了,明明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非要从中作梗,突生变数,这Jerry还真是“不识抬举”。在cnBeta上你很容易就能看见一篇篇有棱有角的评论,说雅虎这是一种怎样的漫天要价,自毁前程的愚蠢行为。

第二只挽歌献给HD DVD。东芝自己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告HD项目的完结。而这个发布会几天之前,NHK就忍不住放出了消息。再往前推一点,华纳兄弟宣布撤离HD阵营的消息一出,舆论就开始早早的给HD DVD准备棺材。这种舆论环境的营造,随着HD正式退出而渐入佳境,媒体终于明白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道理,异口同声的为HD叹息一声,为HD的购买者,真正买单的消费者“冤大头”们唏嘘一下。这种团结一心把HD往死里整,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行为,就有CB的一位访客看不下去了,在一篇文章后面痛心疾首的评论道:媒体不能这么带着倾向性!

真是落井下石。似乎有些媒体对于HDDVD的落败狂喜不已。连篇发相关新闻也就算了,还顺带着发一些花边消息,不忘对落水Go再痛贬一番。至于这么欣喜若狂吗?蓝光赢了,还是改变不了专利费的问题.只不过从两家竞争变成了一家独大,作为消费者,我看不出这样的事对我有什么好处。在OS上,大家都喊着反垄断,换了高清光盘,大家就又喜欢一家独大,真奇怪。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不能说媒体和舆论的一边倒的时候,雅虎和HD DVD的颓势立马就产生了。就在消息传出的前夜,人们心里可能还对两者抱有某种希望,但是突然,媒体告诉你,这种希望破灭了,于是你跟着大家一起唱挽歌。我们难道不能说,是媒体在已经摇摇欲坠的雅虎和HD DVD身上加了最后一根稻草吗?

都说三人成虎,舆论众口一词的评说,会造就一个“拟态环境”,这个环境被让人们期望尽可能的反映社会现实,但实际上拟态环境和现实环境不一定重合,有时候还能通过这之间的偏差,对真实环境翻过来产生影响。比如说十一二岁的小男生小女生,根本不懂爱情,班里同学都说俩人早恋,俩人一听,可能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干脆一咬牙,真就在一起了。往严重了说,社会舆论是可以压死人的,当然也能压倒一个企业。假如这个社会的所有人对你都不抱希望了,这情况比死还难受。几个月前的HD DVD和现在的雅虎,面临的都是这样的处境。而这样处境的造成,不能归罪于某一个单独的刀笔吏,因为一个媒体坚持力挺弱者,自身并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实际上对社会也不见得有好处。优胜劣汰是自然竞争的过程,媒体非常愿意为尽早淘汰弱者出一把力,自己也可以从中赚取受众的关注。所以墙倒众人推是一个群体的行为,是包括媒体在内的全社会的既有倾向。雅虎和东芝要怪,就怪这个社会不给弱者机会吧——或者是不给“被公认的弱者”以机会。

The IOC’s embarrasment

奥委会的尴尬

本周斯皮尔伯格宣布辞任奥运开幕式艺术顾问一职,整个网络一下子炸了锅。个人认为我们抵制一下斯氏电影还是有正当理由的,而且我们抵制的办法最好是狂下载他的盗版电影,这样我们基本是零成本;他要是以后看着开幕式心痒痒想盗版,只有自己扛着dv整一个,而且还得他自己掏钱。本周我们想谈论的话题也和奥运有关系。

在雅典的时候,罗格大概想不到短短四年的时间,世界的变化会这么快,马上奥运会就要接触到一个根本不熟悉的全新领域,那就是网络。北京奥运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广大网民的努力,产生了很多奥运史上和IT有关的第一:第一个奥运会互联网官方合作伙伴搜狐第一个官方新媒体转播商央视国际第一次规范了网络媒体报道奥运会的权益,还有本周第一次对运动员博客有了界定。就连中国人自己的企业第一次当上Top赞助商,那也是和电脑有关,虽说开完北京奥运会联想就不干了,不过据传接手的是另一个华人产业Acer,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对于运动员开博客,国际奥委会的担忧不无道理,因为他们要照顾到电视转播商的利益,提供奥运报道的通讯社和电视台一定不希望零成本的散兵游勇轻而易举的战胜自己花大价钱构建起来的报道网络,他们花在奥运会上的钱也要用到刀刃上。为了和电视观众(实际是转播商)妥协,北京射击馆的靶子的照度都要调整得并不那么利于运动员发挥,以便电视观众看得更清楚。见钱眼开无损于赛场上的表演,顶多只会没当上赞助商的企业难受而已,如果没了赞助商的支持,大家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所以“巧立名目”地让赞助商垄断奥运会的各项权利是奥运会的惯例,他们不损害运动员和观众的利益也就算仁至义尽了。

但是网络给奥运赞助商的维权工作带来了新挑战。举个例子,原先电视台必须从央视手里买版权来转播,信号去了哪里央视都掌握得很清楚。现在央视国际的奥运视频只要一段代码就会被复制到个人和商业网站,监管基本是不可能的。央视大概是想通过贴片广告来收回赞助成本,只要广告不是内嵌在视频里面,别人就可以在自己架起的直播页面放自己的广告,何况还有那么多p2p电视,这个央视国际是没辙的。Ohmymedia还曾经撰文说奥委会打算以国家为单位出售新媒体转播权,(理论上)只要能上网就能浏览任何一个国家的网站,所以要想不同国家分着卖,奥组委还要联系当地“网管”部门想个辙才行。

关于运动员博客,奥组委这次的很多标准和限制语句都很模糊,比如不同国家或文化对所谓“格调高雅”的评判就不一样。再有,如果体操队内的朋友相互问候,吃顿饭什么的,写个博客,算不算“运动员之间的相互采访”?而且,鉴于某奥运赞助商的广告闹出了硕大的笑话,让运动员“高雅”的写博客,就很有“只许州官放火”的嫌疑了。应该说国际奥委会关于网络媒体合作伙伴的权益规定——只有合作伙伴才能投放奥运相关广告——颇有广电总局的风骨,让人啼笑皆非。我就想起广播里播出的几个广告,比如某面粉是“2008北京的面粉”,某手表是“多项国际赛事官方指定计时”,统一和omega在旁边干瞪眼。这类广告好像还是能在搜狐以外的网站投放的吧。

总之一句话,进行限制,授予特权,是必要的,不能取消,但是毕竟,向往自由开放才是互联网和新媒体的本质精神。

结尾来点抒情的吧。可以想见,8月到来的时候,将出现很多中国人一辈子都很少见到的场面。从宽敞明亮的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换乘机场支线地铁,或是坐着刚出炉还热乎的京津城际特快迈向奥运赛场,一路上阳光明媚,反季节花朵争奇斗艳,立交桥栏杆和路灯杆锃明瓦亮,大爷大妈抢着找外地人给他们指路,一队红领巾冲街上老外喊“歪哦克姆吐杯镜”;看到鸟巢了却不进去,一转身在旁边的书报亭买上一份《花花公子》瞧着;进网吧一看,居然什么网站都能去了网速还那么快[13]——没准我会当场流下感动的泪水呢。

Xiaoneis as standards

作为标准的校内们

好几天没上校内网去看了,发现好多的人给我留言,打招呼,还有添加好友的邀请,不禁有点惭愧。真的是一天也不能离开网络啊。从某种意义上说,校内现在已经和QQ处于并驾齐驱的态势,因为有人并不认为QQ真的能把离线留言准确的送达好友(这是原因之一),或者QQ空间的装扮实在要花太多的钱,免费代码既高难又不稳定,于是看上了校内网的个人主页,毕竟涂鸦板装饰是不要钱的(这是原因之二)。所以(再加上其他的原因),大家在线用QQ聊天,离线用校内留言写博客,似乎已经蔚然成风,用不着LJ再在这里啰唆。

看到一个朋友对校内近一段时间的举措颇有微词。校内最近推出的一系列改动都让人想到另外一个SNS,那就是海内。校内也加入了朋友描述的功能,你可以选择你和同学是在学校,在网吧,还是在日租房认识的,等等。那位朋友指出,上校内就是同学联系,同学还是要选择“同学”的,只不过多了一道手续,跟海内相比这个功能抄的一点也不实用。而且他还指出了程序设计给出的提示存在语法错误,很细心哦。不过“荃不查余之中情兮”,这篇稿子发到校内blog就被管理员大哥无情的砍掉。

校内和海内,严格意义来说,不能叫抄,因为校内、海内(和饭否)是一父同胞的亲兄弟,长得像是理所当然——而且外国还有脸谱兄弟等着两个“内”认亲戚呢。指望一个东西永远不抄袭是过分的,即使是指望他永远不会抄袭的那么过分也是奢望,普天之下还没发现创新一辈子的公司,除非是一直出钱把创新的点子和团队买下来的购物狂。还有就是,因为校内开放了公司用户注册,现在校内用户不再是清一色的大学生,好友图谱的功能还是很实用的。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管理员大哥。没有约束的(网络)环境是肯定要出事的,所以如果反潮流习惯了,就容易感觉到到处碰壁之不爽。yo2最近对敏感关键字进行人工审核,我的几篇博客现在还没有审核完。审核的话,大抵还是要管理员大哥看一眼的,删帖子就不排除机器操作的可能了。假如真是机器过滤,想想都冤,写稿子多少也要费一点脑汁呢,就被硅做的芯片跟几行代码废掉了,世界上最不缺的原料大概就是硅了……

遇到阻碍,第一反应肯定是自立山头去。不过假如你在写博客,迁移平台,自己找主机和域名没什么损失,而且利大于弊。但是在校内和QQ这样用户粘性极大的社区就不一样了。这两个社区用户的典型特点都是对电脑操作并不十分熟悉,以联系朋友为目的,如果你离开了校内,就意味着离开了和同学交流最方便的平台,不可忽视的是还有很多同学只知道怎么用校内的相册和博客,你没办法叫别人来迁就你。这也是很多想离开的人的困惑和无奈,经常听见“要是不管那些同学和网上的mm,我早就不用了”的声音,这应该是大实话。高粘性的用户圈子是SNS类网站(推广到其他所有服务)的最重要的法宝,百分之几或零点几的用户离开,压根不会有什么影响,那些用户的示威也只能是无奈的独角戏。

回想起参加中文网志年会时候的一段对话。有人说,假如QQ之类的大型用户社区倒掉,或者微软这一级别的公司倒掉,不会对既有的信息环境造成颠覆性的打击,迁移到其他的沟通平台或操作系统,并不会那么痛苦。但是2006年中美光缆断掉的那一瞬间,曾经有多少人守在登陆不上的MSN前面,或者一遍又一遍输入hotmail的网址,一边感叹网络是多么脆弱,那情景还历历在目。那只不过是一次预演,而且是一次不彻底的预演。

《世界是平的》一书认为,工作流软件使人们有条件分工合作,而前提是他们使用的软件基于同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是不是开源的,所属公司是什么阶级的,这个标准的实行过程中有没有管理员大哥,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大统一标准的存在。如果一个不好的,不开源的,“有东西隔着”的标准成为了标准,我们就要接受这个既定事实,并且试着从改变标准本身出发,而不是另外树立自己的标准,否则我们会和世界隔离开来。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很多人愿意接受ipv9、wapi、uof都没有成为国际标准的事实,也勉强可以接受windows作为操作系统领域最大的标准的事实,却不愿意接受qq和校内成为国内一类人数庞大的用户的首选标准这个事实。

微软次世代UI简析——explorer和Ribbon

一年以来针对Windows Vista的批评都没断过。但是如果只是说这款花了五六年时间赶出的系统一无是处就有点冤枉Vista了。性能的瓶颈是Vista难以普及最重要的原因,随着让老罗感叹“它会快得让我不好意思”的机器逐渐来到现实世界,随着衣食都涨价,唯有内存条还是白菜价的局面继续稳固,性能终有一天将不再是问题。让我们来关注Vista被当成是卖点的东西之一——改进的界面和操作方式。

五六年过去了,对于IT业界,这简直相当于一个世纪。微软想通过操作方式的革新,来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如果我们不是抱着成见,而是用一种学习新事物的精神来看Vista革新的操作方式,你也许会发现这其中与前代相比的巨大进步,体会到微软UI设计师们的良苦用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