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自媒体人都在向六小龄童老师学习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艺名“六小龄童”的章老师金莱先生,最近火了。他被网民尊称一句“六老师”,他的语录金句被结合起来,诞生了一门“新学科”——“六学”。

章先生近期的一些做法,确有一点儿“饥不择食”的样子,也让老版《西游记》的众多拥趸扼腕叹息。但是他做的事情不止是“毁童年”;一些卖文为生的“自媒体”人,也从他身上,或多或少能窥见自己的影子。

“六学”两大精髓

简单说,网民总结的“六学”精髓有两点:

一是章先生牢牢把握住了对“孙悟空”这个 IP 的定义权

在几乎所有公众场合和代言机会中,他都将美猴王形象同自己的艺术照牢牢绑定在一起,甚至在《西游记》原作者吴承恩故居景区范围内,也开辟了一个以他形象照片为主的艺术馆。

而他一方面在公众场合批评其他绕过他做“孙悟空”主题的文艺作品、网络游戏等是“胡乱”改编,是“戏说”,另一方面又不遗余力宣传自己接的代言,哪怕这些产品或网游含有跟他批评过的差不多的问题。

据某些游戏公司讲,章先生还“不太好合作”,谈代言时候,不注意其它一切细节要求,唯一看的就是有没有给足够的钱。

二是章先生牢牢把握住了“抓热点”这一颠扑不破的运营铁律

在个人微博的主阵地上,他如万年历一般精准地提醒大家发生了什么事,今天是什么纪念日,最后都会放他自己主演剧集、代言产品的推广语句,还非常习惯于在140个字以内,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放进去。

通过六小龄童微博历史上,好多条基本一模一样,看得人眼花的“悼念微博”,大家都能总结出一个“句式”了:

“欣闻/惊闻(某事发生),深感高兴/悲痛。虽然未曾有过交集,但是(某事/某人),跟孙悟空(怎样怎样)的精神是一样的。今年下半年,中美合拍的《西游记》即将正式开机,我继续扮演美猴王孙悟空,我会用美猴王艺术形象努力创造一个正能量的形象,文体两开花,弘扬中华文化,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

据说,章先生对于大家这么总结挺生气的,似乎还想着要用法律手段保护名誉权。但是其实,网友都是“一片好心”,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原汁原味地呈现这些他自己曾说过,也否认不了的原话。

SEO、造梗和软广植入见“功底”

你要知道,如果说像 x 神磊磊、x 世相、x 蒙他们,在写一篇挺长的文章之后,在结尾放一个植入,然后这个植入要是跟前面能无缝对接起来,大家都会夸他们广告做得好,或者至少不否认这是个好的广告形式。

那么,为什么章先生把这种植入形式浓缩到140个字,就会招人调侃呢?

你可能会说这是因为微博的螺蛳壳里做道场,“干货”太少了,以至于干扰读者。然而我本来在看上述那些公众号的长篇植入广告时候,往往也没觉得前半部分“干”在哪里。

我就觉得,最后那一部分广告出来,就像图穷匕见一样,体现出最后还是得赚钱的本质。就算前面写的太多的铺垫再怎么好,也会有吃了苍蝇似的感觉。

纵使如此,头部大号的软广,很多它们的读者,不还是乖乖的确认收货了吗?这对章先生来说,真是不太公平。

这还引发了一股自下而上的模仿潮。有个截图,可能是网友模仿的,但语气什么的都极为精准到位。

这条不知真假的微博,既说到了锤子,又无意之间提了一嘴余承东——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要“怀念”余承东,但这关键字可都是照顾到了。

这是什么?这就是赤裸裸的 SEO(搜索引擎优化)啊。它对于热点的追逐,那真的是出神入化,如入化境。

如果这真是章先生本尊发的,要么只能感叹他博闻强识,眼观八方,要么可能在他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团队。

但要是网友戏仿的,那就更了不得:这可是像“万物皆可 Supreme”一样,达到现象级的跟风 meme,千万网友脑洞给章先生免费打工,让多少商家和“自媒体”欣羡不已,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若是生计所迫,难免“吃相不佳”

再说说圈内传的所谓章老师“不好合作”这档子事情。

商务合作有两种不同的诉求,一是为了树品牌造 IP,另外一种是单纯地提升客单价。

若是你“门庭若市”,那大可不必担心收入问题,对新来谈的客户也有底气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码。可如果对长线营收能力有忧虑的话,那眼前每一单都尽量多赚点儿,也是一个挺自然的念头。

章先生如果真是跟某些文章爆出来的那样,只问价格为标准接了一些不那么“上档次”的代言,那其实跟地方广播和电视台都是卖药的广告道理差不多,只能说明现在日子真是不好过

再说了,老师的年龄在那儿摆着呢,可能也只有轻松点的活适合他,真的“薄利多销”了也恐怕会让他更劳累。

但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一个老问题:

自媒体也好,KOL 也罢,也都还是争夺眼球和“国民总时间”的注意力经济。而这种经济就没什么办法做出新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用得最普遍的依然是广告,此外就是电商。

社群是 16 年开始“知识变现”潮流新起来的一个产物,但经过两年发展,你会发现,社群最终还是会被归类到广告或电商当中,可以说是一个“伪分类”。

就算有创建社群能力,有人气的网红,也不一定都能通过广告和电商之外的更直接,或更巧妙的方式创收。

今年8月,倡导纯天然无污染田园生活的李子柒,开网店了。知乎 @八十克 说:“在我看来,在所有的流量变现方式中,这是最不好的一种。”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8573753/answer/471636609 )

固然,开网店意味着李子柒打破了“不食人间烟火”,“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人设,多少有点儿“竭泽而渔”。但如果她可以继续安稳的收到打赏和广告主赞助,怎么可以落到一定要靠开网店,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呢?

更不用说,因为“璞谷塘”商城而焦头烂额的崔永元老师,正在前方的不远处等着她。

春江水暖,我们先知

我这么说别人,难道我自己就一点都没有上面这些毛病吗?才不是。正相反,我每写一句话,都感觉自己中了好几枪。

我们做“自媒体”的,最近确实是很苦的。

——记得大概2015年那个时候,各界都在建什么自媒体联盟,当时刚确定“航通社”名字没多久的我,还跟人说自己挺讨厌“自媒体”这个词的。可是现在呢?我就在用这个词定义自己。

身处于肖申克的牢笼当中,慢慢的,自己就被这个“体制”给同化了。

我们靠写文章维持生计,我们的文字有时候不是纯粹的表达自己的意见,或者选择性的说一些话,不说另一些话——这就意味着我们早就不能再以“媒体”自称。

2014年,美国一家地方小报记者获得普利策奖,但因交不起房租转行做了企业公关,似乎预示着“媒体”前头加个“自”的未来。

但这条路也终于日渐拥挤起来了。即便我们满脑子想的都是生意,在赚钱这条道路上,往往走得也并不顺利。

写文章真的不是只要闷头写就好。正好相反,做这些东西是有“套路”的,你必须得顺着这个套路走,哪怕你心里不愿意。纵使如此,赚到钱的还是少数,而且“阶圾固化”也在发生。

可能在多数“自媒体”尝到甜头之前,自己就先被对金钱的追求给“异化”了,也没再去想这是迫不得已的,还要适当坚持原则的事情。用句时髦话,就是“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出发”。

其实,我很难准确知道自己给别人留下了怎样的印象,免不了会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也可能在自己不经意之间,给别人的观感也变得陌生。

但是,只要在多数从业者还能“喘得过气”来,能养活自己的情况之下,我相信会有更多人的吃相没那么难看,也不至于说毁掉大家记忆中的美好

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现在大家都穷得连“独善”都做不到,甚至因为实体经济大量集中,连广告主都不太好找了。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大中小 V 以至于没 V 都放弃了最初的些许优雅和原则,将 SEO、软广等写作技巧和商务合作的谈判技巧钻研得越发娴熟。

此时,在 140 个字里还坚持植入广告的章先生,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戏剧性。他将优雅与世俗的冲突极端化,结果就是全网调侃的“反差萌”。

“六学”之勃兴,正提醒着我们——

可能优雅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但这并不妨碍“更优雅地活着”,成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努力去追求的目标

2018.12.13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